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财经洞察:中国券商融资潮汹涌而来 规模堪比当年银行股但难成无底洞

路透上海6月17日 - 近一年来,券商无疑成为中国和香港股市的融资明星,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体量让人联想起五年前的银行融资潮。巨额融资的直接驱动因素除了券商的资本中介业务快速扩张带来的资本补充需求外,背后亦折射出当前国内间接融资正向直接融资迁移的大趋势。

图为行人经过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在券商的募资投向中,以融资融券为代表的资本中介业务无疑是最重要的投向,而新三板做市、自营、投行等亦是常见投向,这些业务都将占用大量净资本。在证监会启动以净资本为核心的风控体系后,券商近年来对于提升净资本有着普遍需求,这与银行为满足资本充足率等指标而不断融资是异曲同工的。

不过,券商的融资潮与银行有一本质区别,在中国经济处于较快成长的大背景下,银行信贷需求仍处于稳定增长期,银行的资本补充需求具有持续性。而券商相当多业务仍与股市表现密切相关,因此其资本补充需求是脉冲性的,此轮资本补充,应可满足相当多券商一两年业务发展需求;且中国股市有牛短熊长的惯例,因此券商融资未来数年尚不会成为另一个“无底洞”。

可以预见,为了更便利的补充资本,那些还没有上市的券商未来将大量登陆资本市场,或者独立上市,或者与有实力的上市公司结盟,变相打通融资渠道。最终,在国内近120家券商中,可能约有一半左右的券商上市或变相上市,并将成为未来中国证券业的中坚力量。而那些未能打通融资渠道的券商,可能就会成为被收购对象或被边缘化。

本周进行IPO的国泰君安,其首次募资达300.6亿元,是2010年7月农业银行1288.HK601288.SSA股IPO(685.3亿元)以来的最大IPO。自去年1月国内新股发行重启以来,券商股不断刷新近年来的IPO融资记录,如去年IPO融资王--国信证券002736.SZ(69.96亿元),以及今年2月的东方证券600958.SS(100.3亿元)。下半年,银河证券6881.HK将回归A股市场,可以预见又是一只超级大盘新股。

而在再融资方面,国内券商的胃口亦不小,例如国信证券002736.SZ和东兴证券601198.SS在上市四个月后就宣布再融资计划,分别拟融资至多180亿元和150亿元,目前100亿元以上规模的券商A股再融资计划就达七个。

另外,继中信证券600030.SS6030.HK和海通证券600837.SS6837.HK之后,今年又有多家A股上市券商寻求登陆港股市场,其中广发证券000776.SZ1776.HK和华泰证券601688.SS6886.HK已实现H股IPO,融资额均在300亿港币左右,之后还有光大证券601788.SS和招商证券600999.SS

据初步统计,国内现有24家上市券商中,有22家券商在最近一年里完成或正推进融资计划,融资总量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其中已完成募集资金量约1,484亿元。2010年国内上市银行曾一度集中融资,当时国内前六大银行融资量共计3,000多亿元。

按目前监管层设定的券商净资本计算规则,净资产、次级债和母公司承诺是仅有的三个净资本增加项目,因此股本融资和发行次级债成为券商增加净资本的主要途径。

中银国际分析师魏涛稍早曾做过估算,按照2014年末国内证券业净资本6,791.60亿元测算,结合近期上市券商增发、配股及H股发行规模(含未完成)2,639.43亿元,三年及以上期限次级债2,931亿元,计算2015年末证券行业净资本可能达到12,362.03亿元。

这一轮券商股融资潮的触发点,源自于监管层新的政策导向。去年10月,证监会要求国内券商需制定三年资本补充规划,三年内要将资本至少补充一次,建立资本补充与管理机制。同时,证券公司要充分利用挂牌上市、发挥股东和潜在股东的作用实现增资以及资本积累三条资本补充的主要路径。

虽然此前券商已开始了由轻资产向重资产的转型,但因国内股市经历了六七年的熊市,券商近年大多只是在负债端扩大规模,提高杠杆率。而去年开始的这一轮A股大牛市及日益膨胀的融资融券规模,使得券商资本迅速消耗,少数券商近期两融规模已接近政策上限。在这样的背景下,券商的资本补充显得更为主动和迫切。

证监会上周五刚公布的融资融券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要求每家券商的两融规模上限为净资本的4倍。而此前公布的券商风控指标中,要求券商的自营股票和自营债券规模不得超过净资本的1倍和5倍;总负债不超过净资本的12.5倍;各项风险准备之和不得超过净资本等。

中国国务院去年发布的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新国九条”中,已明确提出要促进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协调发展,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而被赋予现代投资银行定位的国内券商,未来还将大力拓展融资类业务、资产管理业务、衍生品业务、柜台业务、私募产品以及固定收益外汇大宗商品(FICC)业务,显然这些都需要资本的持续补充。 (完)

(审校 曾祥进)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