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十三五”中国不再让调结构成纸上谈兵 产业政策先检讨

路透北京9月7日 - 20年前,中国制订“九五”计划(1996-2000年)首次提出从根本上转变经济增长方式;20年后,产能过剩进一步加剧,昭示着调结构仍将是中国制订“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的重头戏。

翻看过往规划,国内生产总值(GDP)屡屡超标是常态。眼下稳增长压力加大,中国力推战略新兴产业加快推进结构调整,如何让十三五规划不再沦为“纸上画墙上挂”并避免造成新一轮过剩产能,中国的产业政策显然很有检讨必要,同时也需要税收政策的配合。

“十三五期间,在我看来中国经济结构面临重大的调整任务,应该把结构调整放在一个最重要的位置。”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称。

他认为,现在关键问题不是能不能保持在7%的问题。如果不解决现在经济结构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那么未来的经济增长还有可能继续走低,甚至可能滑向中等收入陷井。

中国财长楼继伟此前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演讲中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他认为,中国如果下大力气进行结构调整,中国中期增长有可能达到6.5%-7%。这是一个需要努力奋斗去实现的比较乐观的前景。

“但是,我们也有另一种前景,即今后的五年十年,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是非常大,我甚至觉得是五五开。”楼继伟称,因劳动力和土地为代表的要素流动性、产权保护、对外开放等等,在其他国家可能有二十年的演化过程,但中国未富先老,只有五到十年的调整期。

中国将在今年10月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研究包括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调结构、转方式、促创新任务艰巨。

**不唯GDP至上,说易做难**

尽管中国政府正在拟订的十三五规划尚未正式出炉,但三中全会和十八大报告均已明确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GDP和人均收入都要比2010年翻一番。

曾参与过多个国家五年规划制定的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曾公开表示,“十三五”时期GDP的增长底线是6.5%左右。这一数据略低于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预计的“十三五”期间中国7-8%的潜在经济增长率。

“根据我们的测算,十三五末要实现双翻番目标,GDP增速维持在6.5%左右就可以了。”中国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称,真正要担心的并不是速度,而是目前庞大的债务以及经济结构本身的不健康,中国经济目前仍在下行通道上。

这一看法也得到中国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认同。他坦称,尤其下行压力加大时,当稳增长成为第一要务时,扩大投资又成稳经济杀手鐧,而这又会让固有的投资与消费的失衡加剧。

中国经济过去30年高度依赖投资,投资在GDP的比重从1990年35%上升到2014年的48%,远超欧美日等发达国家。

欲浏览净出口、资本形成和消费对中国GDP的贡献率走势,请点选 link.reuters.com/dek45w

“我们一方面说不要太在意GDP高低,但经济一往下又很担忧,马上加大投资,大修机场铁路,甚至一些毫无意义的面子工程...其实很多小城市的机场几乎是摆设,没什么人,高速公路上也没几辆车,太超前了。”一位不具名的官员就批评道。

王小鲁也认为,如果用这些钱来改善民生也是拉动GDP的方式之一,但因为见效没有投资那么快,所以很多地方政府不愿做。

人民日报近日刊发的做好当前经济工作的评论文章称,新常态下不是不要GDP,而是要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GDP。

**十三五:是产能过剩化解抑或加剧?**

在稳增长的短期目标尚存压力之时,中国如何实现“十三五”调结构的中长期目标显然更令担忧。尤其是面对产能过剩的现状,官员们寄望“一带一路”是化解良方,而专家们却担心会进一步加剧。

中国工信部工信部运行协调局副局长黄利斌指出,相较十二五(2011-2015年)以淘汰落后产能的主要任务,中国已提前一年完成,“十三五”主要任务是化解过剩产能。

他称,过去像钢铁、水泥、电解铝等“两高一资”行业,经过这几年努力应该正正名,因为这些行业都转成了节能环保的产业,已经是优势产能。

“这些优质产能在国内处在过剩的状态,但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者对其他金砖国家来说,它们的产能还是不足的,如果我们推出去就能获得双赢局面。”黄利斌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乐观地预测。

对此,专家就表达了强烈质疑。“产能是过剩还是优势前提你得卖出去呀?”祝宝良直言,“经济下行压力这么大与产能过剩有直接关系,现在还没法断言中国落后产能淘汰任务已经完成。”

这与马晓河的看法一致,他认为,中国一直是投资比重偏高,消费比重偏低的经济结构,与十二五相比,十三五时间产能过剩矛盾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他进一步分析称,因为宏观上有利于投资的国民收入结构和微观上有利于储蓄的阶层收入结构均难有大的改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扩大投资支撑产能进一步扩大,必然会加剧原有失衡。

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其对于中国经济结束软着陆的时间并不乐观,估计在“十三五”前半段还需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未来几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继续在低位。

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国出台一系列稳增长举措。欲浏览相关背景,请点选背景资料:中国政府2015年经济及主要改革政策一览。

**值得反思的产业政策**

基于稳增长的现实需求和扩投资可能加剧产能过剩的两难境地,中国如何实现十三五调结构的战略任务?追本溯源,中国的产业政策制订显然很有检讨的必要。

回溯2008-2009年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出台的十大产业振兴规划,结果到2012年钢铁产能过剩很快扩散为整个制造业过剩。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中,所涉产业几乎都在2009年欲振兴的范围之内。  

眼下,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加快经济结构调整,中国又提出大力发展移动互联网、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并出台《中国制造2025》等产业政策。

这也让王小鲁担心新一轮政策刺激再造成大量产能过剩。他认为,中国的产业政策有个毛病,总是侧重在刺激供给端而不看具体的技术指标,导致由于政策的刺激作用改变了要素价格,必然造成过度供给。

“很多政府支持的行业技术指标并不先进,技术上也没有突破,但却在拼命刺激供给,导致新兴产业技术没领先,产能已经过剩,比如风能,太阳能等。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王小鲁称,也导致企业不是把精力用于创新科技,而是想着怎样能获取政府补贴。

2015年5月下旬至6月中旬,国务院部署开展了对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的第二次大督查时就发现个别地方以虚假文件或弄虚作假方式获取中央专项资金,甚至与企业串通骗取中央补助资金。

他认为,出台产业政策要慎重,对于新产业政府可以扶持帮助,但产业政策的重点应该放在维护市场秩序,改善市场环境,鼓励公平竞争。应该清理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慎用刺激政策,回到普惠的、鼓励市场竞争的政策上来。只在少数市场失灵的领域进行主动的调节,进行适度的基础设施投资等等。

此外,通过完善税制改革,尽快将消费税培育为地方主体税种也有助经济结构调整。

一位财税专家就提到,原本作为地方主体税种的营业税将在今年全部改为增值税,最有可能成为地方主体税种的只有消费税。一方面消费税是在消费地征收,不会激起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同时为增加地方税源,反而会刺激地方政府创造更好的消费环境,对扩大内需也有帮助。(完)

(审校 杨淑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