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财经视点

市场低估中美深层次脱钩风险 中国债券成为暴风雨中避难所--安本标准

路透香港9月23日 -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发表最新评论指出,目前市场上存在低估或难以适当定价中美双方发生更深层次结构性脱钩的风险,惟中国政府债券受到的影响仍相对较小,是暴风雨中的避难所。

富时罗素本周将宣布会否将中国债券加入其获广泛追踪的世界政府债券指数(WGBI)。假如中国政府债券获纳入该指数,将与彭博巴克莱环球综合债券指数及摩根政府债券指数的新兴市场编制者保持一致,投行高盛估计将可能额外吸引约1,400亿美元资金流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

安本标准亚洲固定收益投资董事吴子宇在其评论中称,除了进一步纳入国际指数将导致更多被动型投资之外,有很多更好的理由令投资者这具潜力的资产类别加以关注。

他指出,在中美角力日益尖锐的艰难时刻,中国获得更多国际投资或看似有违常理。这场战略性的角力将导致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进一步脱钩,有碍贸易及投资。在史上分歧最大的美国总统大选前夕,对中方采取更强硬立场似乎是民主党与共和党唯一达成共识的议题。

即便如此,主权基金及澳洲超级年金基金等国际投资者对人民币计价的中国政府债券的投资意欲却颇为高涨,带动今年外资持有量刷新纪录,不过原本的基数是较低的。截至8月底,海外投资者在110万亿元人民币债券市场中约占2.8万亿元人民币(4,138亿美元)。

欧洲、拉丁美洲及澳洲投资者对投资中国的兴趣,已由A股扩大到中国政府债券。这些投资者认识到中国国债的相对价值。举例而言,10年期中国政府债券收益率为3.12%,而美元计价的10年期美国国库券收益率仅为0.67%。

尽管疫情引起的停摆措施对今年的经济增长造成打击,而中国看来将是首个从中复苏的主要经济体,但中国国债的收益率更高。

“中国的货币政策重新回到以稳金融(与刺激相反)为中心,近几个月,货币政策收紧,限制金融系统内的货币供应,已推动中国债券收益率升破疫情之前的水平。”吴子宇说,“相比之下,海外其他主要债券市场的收益率被其司法管辖区的货币扩张政策所压低。”

在计入为减轻货币风险而购买金融工具的对冲成本后,相对收益率未必还如此吸引,但中国政府债券相对成熟市场政府债券提供的额外收益率,可为进一步市场波动提供缓冲。

在成熟经济体中,利率已经接近零,政府债券收益率微不足道,且央行可选择的货币政策有限,所以成熟市场政府债券无法提供额外收益率。

该行并认为,中国有很大的动机保持人民币稳定。由于中国希望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与投资中发挥更大作用,自2014年起,人民币汇率获准能更加根据市场动力浮动。政策制定者试图抑制任何过度波幅,设定了汇率波幅。倘若人民币大幅贬值会引起对货币操纵的指责,加剧中美双方的紧张局势。

同时,倘若海外投资者突然从债市撤资,中国央行亦有工具可抵销撤走的流动性。银行系统内的国家指示仍是强力的政策工具,有助在发生资本外流导致的市场干扰时支持债券价格。

安本标准的多元资产投资部门同事认为,中国政府债券能提供针对A股的最佳对冲。中国政府债券及A股可互相用于减轻对方的短期风险,同时在长期产生潜在正回报。其相关性与标准普尔500指数.SPX与美国国库券的历史相关性类似。(完)

记者 雷美珍;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