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拜登政府利用释放油储 插手石油市场管理

路透11月24日 - 美国总统拜登决定动用国家的紧急石油储备,这标志着二十年来首次有总统利用储备来抑制能源价格,而不是用于解决供应中断问题。

资料图片:2019年11月,美国门通,一处油库外的标识。REUTERS/Angus Mordant

这也标志着没有在西方能源监督机构--国际能源署(IEA)的主持下,美国首次与石油消费国联手释放石油储备。

拜登周二宣布,美国将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5,000万桶原油,与中国、印度、韩国、日本和英国协调释放油储,以试图遏制已经达到七年高点的石油价格。

“危险是,未来的政府将这种所谓的有管理的释储作为未来为控制油价而释储的先例,”咨询公司Comarus Analytics的总裁Tristan Abbey表示。他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在白宫从事能源工作。

拜登的决定为寻求追踪市场相关政府政策决定的石油交易商和钻探业增加了新的风险。钻探业可能将此视为一个信号,即消费国政府将每桶80美元左右的价格视为市场的上限。

这将会限制未来石油投资的潜在利润,因此可能影响能源投资。

“其后果可能不易觉察,但却无处不在,”Height Capital Markets的能源政策分析师Benjamin Salisbury说,“它将改变能源企业对未来不确定性和新项目投资的看法,无论是钻井,还是油田服务或管道项目,这将为新风险的出现留下可能。”

拜登宣布释放石油储备的消息公布前,OPEC+产油国一再无视美国和其他消费国政府关于原油增产的呼吁,同时明年美国国会选举在即,拜登正在想方设法抑制不断上升的通胀。

战略石油储备通常用于发生中断后提供足够的供应,比如飓风造成管道或油田破坏,或战争突然让一个常规供应国的生产关闭。目前并不存在这种中断情况。

白宫表示,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不同寻常,释放油储仍然理由充分。

“我们正在从一场百年一遇的疫情中走出来,全球经济摆脱疫情之际,石油的供应却没有跟上需求,”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周二对记者说。

虽然拜登利用储备压低油价的决定颇不寻常,但也并非没有先例。2000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从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了3,000万桶,帮助降低家庭入冬后的高额取暖费用,当时也并没有看到什么实质的供应中断。

瑞穗证券能源期货主管Bob Yawger说,目前的释油不太可能对市场产生巨大影响,因为美国的释出大部分安排为出借,而非直接出售,而且其国际合作伙伴释放的数量也不算大。

Yawger说:“美国提供的数量不少,但其供应架构不会产生巨大影响。”

全部释出的储备量将不到全球一天的消费量。关于美国贡献的份额,官员们说,将提供约3,200万桶作为交换,在这种情况下,接受原油的石油公司必须在以后将其归还,并加上利息。

其余的将是国会已经批准的1,800万桶的加速销售,以便为预算筹集资金。

能源部的一位官员说:“我们没有改变战略储油的政策,释出储备是在能源部的广泛授权范围内,既可以从战略储油提供交换,也可以加快国会授权的销售,以弥补市场的供应缺口。”

在拜登政府将与其他消费国同步释放石油的报导率先传出后,美国原油已从10月25日创下的每桶85.41美元的七年高点下跌了8%。

Energy Security Analysis Inc的管理负责人Sarah Emerson说,国际释出储油可能在政治上有利于拜登。

“他不希望进入选举年的时候出现通货膨胀,”她说。“他希望让大家看到他对高物价有所作为。”

但她补充说:“这不是什么伟大的政策。价格不是这个工具的目的,目的是解决供应中断问题。”(完)

编译 张涛/郑茵/张明钧;审校 刘秀红/杜明霞/陈宗琦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