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对央行来说 通胀回归是胜利而非失败

路透法兰克福10月13日 - 是的,通胀回来了,就算你不觉得欢欣鼓舞,也应该感到松了一口气。

资料图片:2020年4月,德国法兰克福,暮色中的欧洲央行总部。REUTERS/Kai Pfaffenbach

这是全球主要央行的判断,他们希望他们已经达到了一个甜蜜点,在经济保持健康的同时价格温和上升,而不是失控的螺旋式上升。

在政府大规模支出的支持下,央行官员近年来释放出前所未有的货币政策火力,以获得这一结果。的确,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现代最大规模的中央银行实验恐怕已经失败了。

只有日本仍处于通胀低迷的状态。自199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在尝试推高价格,但屡屡失败。

对于其他发达经济体来说,价格压力的上升使解除超宽松政策这一难以实现的目标变得触手可及,并终于提高了央行最终退场的前景。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央行冲到了挽救经济的最前线。

当然,目前的通胀率攀升并非没有风险,但与1970年代的滞胀情形还不具可比性。滞胀指的是高通胀和高失业率的同时,经济增长近乎停滞的情况。

乍一看,目前的通胀率确实令人担忧。美国的物价涨幅已经超过5%,欧元区的物价涨幅可能很快达到4%,远远高于政策目标,并处于10多年来未见的水平。

但这些确凿的证据尚未挑战许多决策者的说法,决策者称这主要是经济在疫情后的艰难重启造成的暂时性飙升。

“目前的通胀飙升可以比作打喷嚏:经济对疫情及疫后复苏扬起的灰尘做出的反应,”欧洲央行执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说。

因此,如果通胀率在“打喷嚏”后持稳于较高的水平,各央行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他们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努力提高而不是降低通胀。

与好几名央行官员进行的公开和不公开的谈话表明,物价压力终于建立起来了,政策正常化这个多年来的禁忌话题又回到议程上,这让他们感到欣慰。

“如果通胀现在不上升,那就永远也不会上升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决策者说,“这是(通胀上升的)完美条件,这也是我们努力想达成的目标。”

央行已在做出反应。挪威、韩国和匈牙利等国已经调升利率,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和英国央行已经明确表示,即将采取行动。

即使是10年来一直未达到通胀目标的欧洲央行,也正准备不久后将撤回危机时期的措施,而市场现正考虑到2022年底至2023年初加息的可能性,这将是2011年以来的首次加息。

**不同于70年代**

考虑到引导通胀的潜在因素,滞胀似乎不太可能。

薪资上涨是通货膨胀的先决条件,欧洲的薪资涨幅依然乏力,而美国的涨幅则低于通胀率。没有证据表明企业正计划就物价上涨对员工给予充分补偿。

多年来,工会已经失去了相当大的权力,薪资现在只是他们要求的要素之一,此外还有休闲时间和工作保障。因此,他们不太可能发挥类似1970年代将工资增长和通胀推到两位数百分比的议价能力。

能源价格暴涨的影响也可能比过去温和。几十年来,能源在总体支出中所占份额已经下降,全球有多年的丰富经验,可以在油价超过每桶80美元的情况下勉力生活。

“经济对能源的依赖已经大大降低,无论是在民间消费还是在工业生产方面”,ING分析师Carsten Brzeski表示。“能源价格的任何上涨,尽管对生产者、消费者和央行官员们来说都是不受欢迎的,但已没有像1970年代那样的经济影响。”

确实,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一单位能源的经济产出已经增加了一倍多。

最后一点,央行当局丝毫没有掉以轻心。大多数央行之所以被赋予独立性,正是因为1970年代的通货膨胀经验,目前央行决策官员已对物价失序上涨的风险有所警惕。

“我们应该在没有过度反应的情况下保持警惕,”法国央行总裁维勒鲁瓦德加洛(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周二表示。

**下个隐忧--债务**

当“暂时性”通胀的持续时间过长,企业同时开始调整工资和售价,使基本物价的暂时性冲击变得更加根深蒂固时,令人头痛的麻烦就开始了。

“各项指标并未显示长期通胀预期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表示。“但偶发的压力可能持续时间够长而导致预期失去锚定。”

不幸的是,没有一个神奇的公式可以确定多长时间算太长。

事实上,未来真正的隐忧可能是另一件事:债务。

各国政府借入巨额资金以摆脱疫情冲击,宽松的央行政策使这些债务保持在可控范围内。

美国债务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约为133%,而欧元区债务水平约为100%,都比10年前的75%左右要高。日本的债务/GDP之比更是超过了250%。

然而,即使债务水平上升,但鉴于利率超低,偿还债务的成本有所下降。这意味着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央行将利率维持在最低水平附近。

央行可能不得不在忍受通胀上升或借贷成本上升之间做出选择,而后者会阻碍增长。

斯洛伐克央行总裁兼欧洲央行管委卡日米尔(Peter Kazimir)说:“目前我们是各国财长最好的朋友,但这种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完)

编译 徐文焰/汪红英/王灿/戴素萍/李爽 审校 杜明霞/陈宗琦/张若琪/蔡美珍/王兴亚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