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牛年资本流入再考验中国监管层 退出干预后老问题会否有新办法?

路透北京12月21日 - 尽管一季度经常帐户录得小幅逆差,但肆虐整年的疫情并未改变中国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格局。随着全球经济复苏,中国经常项下货物贸易或延续高顺差,资本项下证券投资净流入也有望进一步上升,2021年中国面临的资本流入压力料加大,这对监管层是个严峻考验。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中国北京,人民币和美元摆拍。REUTERS/Jason Lee

分析人士预期,监管层将保持不直接干预外汇市场的政策立场,而可能的政策路径或是,将此前防范资本流出、鼓励流入的不对称措施陆续回归中性,同时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在必要时采取调控资本流入的政策。

“明年全球经济复苏会使中国经常帐户顺差规模适度上升,债券市场资金流入也将持续,”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称,“在不干预外汇市场的情况下,监管层如何应对资本流入压力、减少顺周期行为,这是很棘手的问题。”

他认为,接下来监管层会继续拓宽资本流出渠道,“还没到防流入的时候,但我相信明年可能会有,一旦出现顺周期行为,可能采取与防流出对等的措施。”

法巴银行中国汇率及本地市场策略主管季天鹤亦指出,明年监管层将放宽资本流出限制以平衡资本流入压力,可能的政策选项包括放松经常项下利润汇出及资本项下对外直接投资的政策限制。

“我不认为央行会直接干预外汇市场,...,2016年(资本外流压力较大时)防范资本流出的很多措施落地后还未取消,这方面还有很多可以做,明年陆续撤出的话可以平衡部分资本流入压力,”他说。

对于短期大量资本流入的风险,此前已有市场人士表达担忧,今年全球主要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外溢,流动性泛滥会推升人民币汇率,同时大规模资金流入也会进入股市和房地产等行业,这可能导致资产泡沫。

而时隔两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提及维稳汇率目标,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昨日撰文指出,在外汇供大于求、本币有升值压力情况下,如果不喜汇率过于波动,外汇政策无外乎是增加外汇储备、扩大资本流出,抑或是限制资本流入。

他预计,明年大概是“增加汇率弹性+扩大资本流出+调控资本流入”的外汇政策组合。

花旗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也建议,明年监管层应避免加息,积极管理资金流动,推动更有弹性的汇率,并动用宏观审慎政策控制房地产泡沫的风险。

澳新银行外汇策略师Khoon Goh称,2021年人民币仍有很强升值预期,中国政府可能会借机重新推动资本账户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尽管仍会进一步开放吸引资本流入,但允许资本流出方面的措施将成为重点,这也有利于调节人民币升值速度。

自今年6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路上涨重返2018年中以来高位,已连续升值六个月,其间央行将远购风险准备金率降至零,并将中间价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寄望通过宏观审慎举措回归中性等更为市场化手段缓和人民币升势。外汇占款也持续保持低波动,亦证明央行基本退出常态化干预。

在资本流动管理方面,监管层已加快了QDII额度发放并将扩大QDLP/QDIE等资金流出渠道规模,将金融机构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参数回归中性,另外开始研究债券通“南向通”框架性方案,也体现其倾向以双向开放的市场化手段平衡资本流动。

**资本流入压力加大**

分析人士大多预期,明年中国资本流入将远超资本流出。从经常项目看,中国在全球贸易出口份额抬升,短期替代效应将继续带动中国出口,明年上半年货物贸易顺差有望保持在高位;而国际旅行难以恢复,经常项下的逆差大户服务贸易预计将维持低位。

平安证券年度展望报告指出,在疫苗推广前,中国外贸仍将受益于供应链稳定、出口市场份额提升,并进一步受益于全球经济的逐渐复苏,外贸运行还会延续当前较快增长、较高顺差的状态。

对于服务贸易,季天鹤认为,明年国际人员交往和出境旅行仍会受限,服贸料延续今年明显收窄的逆差规模,短期内不会扩大。

在资本账户方面,明年中国国债将正式“入富”,渣打银行报告预计这将吸引1,400-1,700亿美元外资被动流入中国债市,有望推动2021年外资流入中国债市规模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

瑞银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指出,作为“双循环”战略的重要一环,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继续吸引外资流入。预计政府可能进一步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降低进口关税税率和非关税壁垒,同时鼓励外资进入更多行业和国内市场。(完)

发稿 韩笑; 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