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8, 2019 / 12:28 AM / a month ago

分析:中国减税规模史无前例 但忽略纳税合理性恐不利税改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9年3月4日,中国北京,中央商务区街景。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北京7月17日 - 中国今年减税降费规模达到史无前例的近2万亿元人民币,这一深得民心的举措对提振消费和应对经济下行压力正发挥积极作用。只是在政策和舆论铺天盖地地强调中国调减税降费规模有多大时,财税专家们担心过于强调减税规模,却忽略了公民企业依法纳税本身的合理性,恐不利税改。

近期在北京举行的一个有关税负轻重的研讨会上,与会的财税界专家就表达了这种担心:中国间接税为主,直接税占比很小,后续税改的方向要提高直接税比重,如果只一味宣传减税降费而避谈公民纳税本身的合理性,在原本纳税意识就淡薄的中国,对推进后续财税改革不利。

“全社会都在谈中国税负过重,感觉税务局都该撤销了...却很少有理性地文章具体分析一下中国目前的税负构成,实际上收上来的不全是税,比如社保缴费、基金、土地出让金、非税收入等等,这些都有特定的对应支出项,不应该算在宏观税负的口径里。“一位来自税务系统已退休的官员称。

他表示,中国需要有抛开利益集团的中立专业学者,对税收结构是否合理、税负轻重等进行专业研究和判断,才能提出适合中国国情的政策建议。

近期人大重阳发布的中国企业税收负担报告提出,根据测算结果,中国企业2008-2017年平均企业总税负、增值税负担和所得税负担分别为25.89%、14.92%和19.21%,企业税负相对较重。

但报告认为中国宏观税收负担并不算重,尤其是与其它国家税负水平相比。其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当前处于以间接税和直接税(主要是企业所得税)为主的税收结构,而间接税和企业所得税的主要纳税人都是企业,因此造成企业税负较重。

为了完善税制,报告建议政府势必逐步提高直接税的比重,从对企业征税转向对自然人征税,从对生产征税转向对所得和财富征税,最终达到调整间接税和直接税比重的目的。

中国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有关财税体制改革的核心表述包括: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把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及部分高档消费品纳入消费税征收范围;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加快资源税改革,推动环境保护费改税等。

中国目前一共设有18种税收,包括增值税、消费税、车辆购置税、营业税、关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土地增值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契税、资源税、车船税、船舶吨税、印花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和烟叶税。但真正意义上个人直接缴纳的直接税种只有个人所得税和车辆购置税。

**减税效果明显,但讨论税负轻重意义有多大?**

税收这种技术,就是拔最多的鹅毛,听最少的鹅叫。这或许是对税收最贴切的表述。而有关中国税负是轻是重的讨论一直都是热点话题,但却从来没有一个让各方都信服的结论。

虽然企业一直抱怨税负重,前几年甚至有学者提出“死亡税率”之说,来自财税部门和官方的专家则认为中国税负并不重,但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美国大规模减税的外部环境下,减税降费已成为近几年中国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内容。

中国总理李克强周二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时指出,上半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定向降准等措施对应对外部挑战、稳定经济运行发挥了关键作用。

减税降费对经济的提振正在发挥积极作用。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通过深化增值税改革、实施个人所得税改革以及出台一系列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优惠政策、切实降低关税总水平等措施,实现了全年减税降费约1.3万亿元。

申万宏观发布的宏观报告就指出,汽车显着回升、可选消费普遍回暖,中国今年6月社零增速大幅反弹至9.8%,较5月反弹达1.2个百分点,得益于前期个税减税、增值税结构性减税等因素。展望三季度,预计增值税减税+个税减税对高端可选消费持续形成支撑,维持三季度社零同比10%左右的相对乐观预期不变。

中国今年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CNGDP=ECI同比增长6.2%,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这是自1992年有纪录以来的季度GDP最低值;上半年GDP同比增长6.3%。

在铺天盖地的减税降费潮中,财税专家们有对专业领域的担忧。

一个来自税务研究系统的学者表示,讨论税负轻重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轻重是一个价格上的判断,好像对一个100公斤和50公斤体重的人,背负同样重量的东西他们对轻与重的感受也是不同的。如果只强调从纳税人的感受来决定减税降费规模,这在学术上是很难解释的。

他认为,要搞清楚税负差异是政策因素还是自身原因导致,而现在很多时候讨论税负轻重的口径标准都不一样,在不同的平台讨论税负的轻重是没有意义的。

他举例称,反思个税改革,从提高起征点至5,000元,到今年开始的增加六大专项扣除,无论是政策宣传还是舆论导向都在强调给多少人减税,只侧重强调纳税人的权利,却没有同时平衡宣传纳税也是公民的义务。

“最后的感觉就是恨不得把所有的税都减没了,大家都不要缴税了,但我们的税改方向是要增加直接税,这种舆论宣传不利于后续的税改,中国民众本身的税法意识就不强。”该位专家不无忧虑地称。

他表示,虽然宪法第五十六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依照法律纳税的义务。但从现实情况看,涉及税收增减时往往反对声一边倒,说减税大家都高兴,但要开征合理的新税种,却是难上加难,也突现中国税收法定的迫切性。

**大规模减税降费同时,需为税制改革留空间**

尽管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深得民心。但专家们呼吁,毕竟财税是一个专业要求比较高的领域,在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财政支出矛盾加剧,社会贫富分化加剧等现实面前,如何让现行税制更合理,通过提高直接税比重调节社会收入分配,确保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都至关重要。

中国财政部最新公布,上半年受减税降费导致税收收入负增长影响,二季度全国财政收入仅微幅增长0.8%,远低于一季度的6.2%。上半年全国税收收入92,42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9%,比一季度增幅回落4.5个百分点。其中二季度下降3.3%。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炜光教授在“间接税是个局,直接税是个梦”的文章中就指出,间接税偏高,会加大企业成本,推动物价上升,有阻滞民间扩张投资、消费的负面作用。

“若民众感受到被征收的税用在提高福利改善境况,则不会有此情绪强烈反弹,只因我国财政资源的分配使用存在问题。蛋糕已然做大,分配却不合理,政府所提供的公共服务与其所受税款的数量不匹配。当纳税人税负已经很重却没有感受到幸福和福利的降临,凭什么有继续承受高税负的热情? ”文章称。

人大重阳报告就指出,中国纳税人主体主要是企业,为完善税制,可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从对企业征税转向对自然人征税,从对生产征税转向对所得和财富征税,最终达到调整间接税和直接税比重的目的。

可供选择的政策有:在2019年4月增值税降税改革后,标准税率稳定在13%,同时改革个人所得税,使其充分发挥筹措收入的功能,必要时可以零售环节开征零售税,以部分代替生产环节增值税。

“凡是涉及到财税的改革说到底都是利益和金钱的再分配再调整,没有法理上的支撑是很难推进的。中国在大规模减费降税的同时,也需要配合营商环境的改善,尽快落实税收法定原则,把属于税收的部分通过税收法定合法化,不属于税收但却是上缴财政的收入也都说的明明白白,真正把预算法落到实处,提高全社会的普法意识,包括税法,这样也有利于推进下一步的财税改革。”一位不具名的专家称。(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