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应对气候变化成各央行控制通胀新难点 动作快慢是个问题

路透伦敦6月8日 - 对于英国央行总裁贝利来说,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如果行动太少太晚,就会带来通胀风险。但在投资巨头贝莱德首席执行官芬克(Larry Fink)看来,风险则在于动作是否太快。

2021年6月4日,美国华盛顿,示威者在白宫外呼吁就应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REUTERS/Evelyn Hockstein

谁是正确的呢?答案将取决于决策者、投资者和消费者如何应对一系列复杂的变量,这些变量将在不远的将来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扰乱全球经济。

世界各国领导人将于11月前往格拉斯哥参加联合国会谈,以规划一条直到2050年的平稳路径。这是各国达成一致的最后期限,要在此之前把造成地球变暖的碳排放量削减到“净零”水准,并把全球气温控制在较工业化前提高不超过1.5摄氏度的水平。

贝利认为,他们等待调整政策以适应新现实的时间越长,这种调整的经济成本就越大。

“而无序的过渡,即在较晚的时候推出更严厉的弥补性政策,可能会导致经济中的能源和材料成本上升,进而造成经济增长放缓和通胀加剧,”他上周在路透一场活动上表示。

相比之下,芬克关注的是过渡太仓促所导致的成本。比如,金融时报援引他的话报导,他警告称,政策迅速变得环保,将增加航空燃料成本,从而提高机票的价格。

他说,问题在于监管机构和政府是否“接受通胀率上升来换取绿色发展”。

对于那些已在担心前所未有的抗疫刺激措施最终会使全球经济过热的人来说,这样的取舍可能令人不安。

**碳价格**

许多经济学家都认同,气候政策可能推高物价,因为目前的碳价格并没有反映其真正的环境成本。因此,任何旨在反映这一成本的政策往往都会推高物价。

这可能影响巨大。一个由全球主要央行组成的联合组织周一表示,要想到2050年将碳排放削减至“净零”,需要在2030年之前推行每吨160美元的碳价格。这比欧洲目前可交易基准价格高出两倍还多。

Federated Hermes国际业务部资深分析师Silvia Dall’Angelo表示,“向净零排放转型--以及更普遍地说,向一个更可持续的世界转型--可能会产生通胀影响。”

然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实际上可能会降低某些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而无所作为可能会刺激气候变化加剧引发的其他通胀压力。

目前,以维持物价稳定为主要任务的央行很难拿出硬性数据。

欧洲央行(ECB)去年的一份文件指出,气候变化和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可能对通胀产生不可预测的影响,甚至可能破坏为保持物价稳定而采取的货币政策努力。

文件称,导致风暴、洪水和歉收的极端天气事件都有可能推高食品价格,而随着荒漠化和海平面上升造成土地短缺,大宗商品价格也可能攀升。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文件指出能源效率提高可以降低家庭取暖费用,能效更高的车辆可以降低燃料成本--如果对化石燃料也征收更重的税,这个好处显然会被削弱。

**除了通胀,还对多方面造成复杂影响**

欧洲央行总裁拉加德上周在一次有关气候变化的财长会议上表示,主要问题是如何准确地将这些较长期因素纳入各国央行用于预测的较窄的2- 3年窗口期。

“建模领域的很多重量级人物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她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鲍威尔在这个会议上也认同,该问题不仅会对物价,还会对就业、生产率和利率产生复杂的影响。

脆弱的发展中经济体多年来一直感受到气候变化对其农业和其他部门的影响。PGIM Fixed Income的首席欧洲经济学家Katharine Neiss表示,现在,富裕经济体开始看到与天气事件和气候变化政策相关的价格挑战。

她举例说,早在2018年,水流量减少导致莱茵河等关键供应线路遇阻,还有欧洲一些城市中心禁止柴油车,导致二手柴油车的价格急剧下降,电动车的需求上升。

“无序的向净零排放过渡可能导致更不稳定和更高的平均通胀,这将影响家庭和企业的计划能力,导致次优的储蓄和投资决策,”她警告说。

最终,无论如何,气候挑战意味着全球经济将发生巨大变化--而通货膨胀的上升可能是我们最不担心的事情。

贝莱德智库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师Wei Li估计,如果不做出任何努力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对地球的影响将导致未来20年全球产出累计损失近25%。

另一方面,法国经济学家Jean Pisani-Ferry对气候情境进行了模拟,他估计迅速转向真正的可持续发展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类似于1973年石油危机的动荡,当时引发了一场长期的螺旋式通胀。

他认为,这次抵消这样的冲击将更加困难,因为各经济体不仅需要投资于转型,还需要补偿因化石燃料资源搁置而造成的现有资本损失。

其他人则表示这个挑战也伴随着机遇。

Nicholas Stern在2006年编写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气候变化经济学报告,他认为,未来的绿色经济需要对新生产形式进行投资,这可以为世界上的储蓄提供一个有吸引力的去处。

“如果我们做对了,这就是21世纪的增长题材,”他在财长会议上说。(完)

编译 李爽/王兴亚/王灿;审校 徐文焰/汪红英/杜明霞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