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 2018 / 7:01 AM / 25 days ago

分析:信用紧缩下中国银行业不良“冰山”渐显 部分农商行首当其冲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6年3月,中国北京,一家商业银行柜台上的一摞人民币。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7月20日 - 中国金融管理部门从严监管强势去杠杆,正令潜藏在银行体系的不良“冰山”逐步浮出水面:除了传统表内不良贷款加速真实暴露外,还包括未纳入监管口径的表内外类信贷、以及前期交由外部机构代持以规避监管的部分。业内人士普遍预期,未来包括上述三部分在内的不良资产规模将“非常大”。

信用收缩下企业经营及现金流恶化是不良放量的主要诱因,这使得区域经营特征明显且风控相对薄弱的农商行资产质量承压显着。接受路透采访的银行人士指出,部分农商行不良飙升只是存量暴露,更需关注类信贷产品不良新增的压力。

“资管计划、主动管理的信托计划等银行实质性承担风险的融资产品都属于类信贷,并不在当前不良贷款统计的范围之内,这块受资管新规的影响比较大,”某股份行相关部门负责人称。

他并指出,资管新规前,这些类信贷存在刚兑等不规范的操作,可以通过不断融资一棒一棒接下去,但新规后就没办法再接续下去,接不下去就成不良了,此类不良正在加速暴露。

另一上市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亦对路透表示,“资管新规要求打破刚性兑付,银行自己发行的资管产品你不兑付谁兑付啊,...(投资标的)授信标准跟银行表内贷款标准不一样,比较宽松,出现问题就麻烦了。可以预言,后面的问题还多着呢。”

此外,前几年银行为美化报表将不良交由其他机构代持的部分也在严监管下浮出水面。

上述股份行负责人就坦言,“2014年到2016年各家银行都做过一批,扔在表外由其他机构代持,现在都会让监管部门检查出来的,这种没有实质性风险转移的资产转让都要求整改,下半年以及未来一两年这块的量还是非常大的。”

东部某地方AMC高管持同样的观点。他谈到,银行表外的不良以前有很多,但都通过各种方式腾挪,如两家银行对倒互持,都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但最近这一年来,监管趋严而且各家行可以用来腾挪的空间不大了,会逐渐暴露出来。

中信银行法律保全部总经理魏安义此前在一论坛上表示,当前去杠杆带来压力,加上监管政策的趋严,不良资产通过结构化、子公司代持等出表方式遇阻,预计未来不良资产的总量将扩大;银行自身的不良贷款过去以表内为主,这两年表外业务的压缩也会暴露相当量的不良资产。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9万亿元人民币,不良贷款率1.9%,双双高于3月末的1.77万亿元和1.75%。

**不良失控,农商行首当其冲**

面对更为严格的监管环境,规模较小、风控相对薄弱、贷款五级分类前期较为宽松的地区法人银行显示出其脆弱的一面。就传统表内信贷而言,近期包括贵阳农商行、山东邹平农商行、山东寿光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等多家农商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大幅上升,部分不良率甚至高达20%。

以贵阳农商行为例,为落实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2017年末该行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导致年末不良贷款激增;中诚信据此将该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

某农商行投资部门负责人对路透表示,农商行不良大幅攀升并非个案,是降杠杆等政策导致企业风险蔓延至银行。

“你想企业的融资渠道一共就几种:表内融资、表外融资和发债。现在表内贷款授信增长不明显,表外回表回不去,前些年做的非标等表外业务、信托计划等都陆续到期。现在债市的整体大环境也不好,很多债没有交易性机会发不出去,造成企业很难,银行自然而然就会出现问题。”他称。

他并认为,虽然市场普遍将其成因归结为不良贷款认定标准趋严,但他却表示“有关系但关系不大,这只是原来存量的问题,让你把原来隐瞒的(不良)都爆出来,但现在不是存量而是新增的问题。”

对于未来如何应对,他也表示暂时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这轮去杠杆和资管新规弄得大家都很难受,之后再看看国家的政策取向吧。”

中国银保监会数据并显示,分机构类别看,截至3月末,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农商行不良率分别为1.5%、1.7%和3.26%,2017年末则分别为1.53%、1.71%和3.16%。

**大中型银行相对“淡定”**

与农商行相比,操作更规范、贷款五级分类更为严格的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则显示出较强的抗压能力,在不良处置方面较为淡定。

某大行总行人士就谈到,该行近期盈利较佳、有余力处理存量不良。如该行华北某分行因制造业低迷、房地产限购,几十亿公司贷款几乎都沦为不良,但总行层面号召“尽快暴露”还给了该分行不少核销额度。

上述股份行负责人也表示,其内部将传统不良贷款和类信贷中的不良均纳入管理,称为“全口径不良”;而该行在去年及今年上半年抓住有利时机,以很好的价格处置了一大批不良资产,“压力很轻”。

因此,面对今年以来不良资产包价格整体趋降其态度更加从容。他表示,“现在不良资产回收率比较低,我们也不那么急,可以等市场缓和缓和再说。”

此外,对于当前频现的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爆仓和债券违约,他称,这对银行不良的影响存在滞后性,“我们行内有预警机制,会对相关项目和公司的风险进行监控。”

对于银行体系不良陡升的压力,业内专家学者也给予高度关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事长李扬近日表示,去杠杆的核心是处理不良资产;杠杆的最大问题在于形成不良资产的部分,其所对应的负债是“死负债”,是永远还不了的,这才是真正需要处理的事情。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亦撰文指出,金融去杠杆导致金融机构资本短缺问题尤为突出,须以财政资金真实地向国有金融机构注入资本,以增强防范和应对金融风险的能力。(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