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8, 2018 / 6:39 AM / 7 months ago

分析:投资人急于摆脱俄国投资的“寡头风险” 以免遭制裁殃及

路透伦敦4月17日 - “谁是下一个?”俄罗斯的投资人正在发问。在美国上周制裁俄铝(0486.HK)后,针对接下来可能被锁定的制裁对象,投资人争相结清对这些有“寡头风险”的公司持仓。

2018年3月16日,俄罗斯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塔楼之一(右)。REUTERS/Maxim Shemetov

进一步制裁的威胁已经让投资人对投资俄罗斯企业提高警惕;俄罗斯企业受到美国制裁行动影响的程度要比该国政府更高。美国财政部在4月6日对一连串俄国企业和被认为与俄国政府关系密切的“寡头”实施制裁,证实了投资人的担忧不无道理。

由Oleg Deripaska所掌控的俄铝,一直是被锁定的主要目标之一。俄铝本身曾警告,制裁的影响可能导致一些债务发生技术性违约。

之前对俄罗斯大型企业的制裁是所谓的部门制裁,限制美国投资人参与被制裁公司的发债融资。本月对俄铝的制裁则更进一步,规定美国投资人不得与受制裁实体有任何的商业往来。

俄罗斯主权债与其他俄国企业资产尚未受到制裁,但情况可能生变。华府方面正在研究针对疑似与叙利亚化学武器设备有关系的企业实施新的制裁。

“投资者的问题是:下一个会是谁?对俄罗斯的这种制裁会扩展到其他企业吗?这是有可能的,” 安联环球投资新兴市场债券投资长Greg Saichin表示。

“我们知道有一些个人,他们不是企业主,就是有持股一些企业,接着可能就轮到他们...寡头风险是存在的,因此我们会削减投资组合中与俄国官方有关的成分, ”他表示。

美国财政部1月公布一份囊括210位俄国富豪的清单,被外界广泛视为线索所在。清单中包含了96位寡头强人,包括诺里尔斯克镍业的共同所有人Vladimir Potanin、金属业大亨Alisher Usmanov与Alexei Mordashov,以及两家大型国营银行的执行长。

PineBridge Investments投资组合经理John Bates表示,已经削减对高“寡头风险”企业的曝险,表示如果扩大制裁,“就估值而言,我们可能面临又一段相当严重的下跌。”

美国的最新制裁已经让俄罗斯市场吃足苦头,而在上周的抛售之前,俄国市场在投资者的推动下高歌猛进。道富环球投资管理(SSgA)数据显示,假设投资者对俄债的配置与其在各种全球债券指数的权重相同,截至3月底止,投资者对俄罗斯债券持仓约为460亿美元。

reut.rs/2J5NLNs

**预估风险**

上周,卢布RUB=挫跌6%,俄罗斯股市.IMOEX下跌4.6%,俄罗斯企业美元债收益率平均飙升100个基点,这些投资组合或已遭受了重大损失。

评级机构惠誉称,这波抛盘反映出市场担心制裁名单还会扩大,可能蔓延至与那些与被制裁实体和个人有业务往来的公司。

因此,投资者还没有准备从备受打击的资产中挑选目标进行抄底。

甚至在大跌前,2014年俄罗斯吞并原属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地区之后,资产管理公司就已经在筛选俄罗斯企业,以避免对那些已遭制裁的企业曝险。

不过讽刺的是,那些制裁措施使得俄罗斯企业的债券对部分投资者而言更具吸引力了。卢布波动、政府施压削减外债、以及在国际市场上举债的门槛提高,都使他们的未偿债水平稳步下降了。

据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不包括银行的俄企有大约2,700亿美元硬通货债务,其中仅有130亿美元在2018年到期。除非他们也遭遇制裁打击,否则偿还这部分债务应该不成问题。

“若没被制裁,那基本上你就得拿着了,”他表示,并指出反正这些债券也没什么人买。

总的来说,资产管理公司认为俄罗斯主权债以及国有旗舰企业发行的证券存在较低的制裁风险。这些企业包括欧洲能源主要供应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Gazprom) (GAZP.MM)及俄最大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 (SBER.MM)等。

其他像卢克石油(Lukoil)(LKOH.MM)或者Phosagro (PHOR.MM)这样,选择与俄罗斯政府保持距离的企业,也被认为是更为安全的投资对象。

市场的表现也反映了这一观点。道富环球投资管理(SSgA)新兴市场固定收益业务主投资经理Abhishek Kumar指出,钢铁生产商Severstal (CHMF.MM)的债券上周跌势惨重,在一连串采矿及能源企业的债券中表现靠后,仅好于俄铝和Polyus Gold (PLZL.MM)。Severstal约80%控制在被制裁的Alexei Mordashov手中。

Polyus由Suleiman Kerimov家族控制,而Suleiman Kerimov正是在被制裁的个人名单之上。

Evraz (EVRE.L)、诺里尔斯克镍业(GMKN.MM)、Metalloinvest以及钢管生产商TMK (TRMK.MM)的债券价格上周也平均下跌3-5美分,卢克石油和国营公司Rosneftegaz跌幅最小。

“显然,目前人气不利于所有经营大宗商品业务的公司,”Kumar表示。

Vladimir Lisin控制着钢企NLMK (NLMK.MM),Dmitry Pumpyansky则持有TMK的大多数股权。这两人都未被列入制裁名单。

至于俄罗斯主权债,大多数投资者都在耐心等待,认为华盛顿不会禁止投资者在这方面投资,即便美国国会正试图获得支持来采取此类措施。

Lombard Odier投资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资官Salman Ahmed称,尽管最新制裁已促使人们担心主权债可能会受到冲击,但(市场的)“想法”并不是抛售俄罗斯公债。

“我们认为这非常不太可能发生。这就像一种战争行为,”他表示。(完)

编译 戴素萍/陈宗琦/王琛/刘秀红/许娜;审校 徐文焰/张荻/王丽鑫/王颖/李婷仪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