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新冠可能正在改变债信评级标准

路透伦敦5月24日 - 哥伦比亚上周失去了标普全球评级的投资级评等,这不仅提出下一个谁会降级的问题,而且令人质疑许多国家看来幸免降级是否表明评级标准正在变化。

资料图片:2018年12月,哥伦比亚波哥大,一家商店的店员手握披索纸币。REUTERS/Luisa Gonzalez

失去投资级信用评级会增加借款成本,对任何政府来说都是严峻的考验。但绝非只有哥伦比亚一个被剥夺投资级评等。

在过去的十年中,巴西、南非、土耳其以及其他多个国家已成为“堕落天使”,按评级机构的说法就是降至垃圾级,而COVID-19压力意味着有更多国家面临降级危险。

惠誉和穆迪均向印度和罗马尼亚发出了警告。惠誉还将哥伦比亚、巴拿马和乌拉圭列入其观察名单。标普的观察名单中只剩下很小的库拉索岛,但仍有10个国家处于不稳定的BBB-的最低投资级评级,尽管前景“稳定”。

从表面上看,这对于其中的许多国家来说看起来很不利。印度的债务与GDP之比高达90%,但除罗马尼亚外,上述所有国家的债务比率均远高于BBB-评级国家的55%的平均水平。

预计今年新兴市场的利息支付中位数也将大大升高。惠誉认为这将相当于GDP的2.5%,而主要经济体为1.2%,而且如果新冠疫情继续下去,复苏将被推迟。

然而,尽管这些数字令人沮丧,但使用信用违约互换(CDS)来防范债务问题的金融市场投资者,似乎并不认为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即将遭受重创。

一年前,CDS暗示印度、哥伦比亚以及印尼和墨西哥都将被降为“垃圾”。而现在CDS的交投水准则显示,他们将保持其投资级评等。

“债务与GDP比率没有可以自动触发降评的神奇门槛。情况并不是那样,”穆迪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EMEA)首席信贷官Colin Ellis表示。

降评至垃圾级可以自动把公债或公司债排除在某些高级别投资指数之外,并因推高举债成本而引发一系列问题。

相比去年主要评级公司对其追踪的25-30%的国家实施降评,今年穆迪上调评级的国家数量差不多是去年降评数量的三倍。如果企业也包括在内,标普上调评级的数量则多出50%。

图:评级受到重点观察国家的债务水平

tmsnrt.rs/3cRLSob

惠誉全球主权与超国家评级业务总监Tony Stringer最近还指出,几乎所有国家债务都上升,意味着并没有哪个国家的糟糕状况十分突出。

惠誉预计,到2022年全球政府债务将达到95万亿美元,与疫情前的2019年水准相比,名义规模增幅达到创纪录的40%。

“当发生一场危机冲击所有国家时,部分相对指标将同时变化--因此为评级带来了一些缓冲,”Stringer上月表示。

不过对于其他观察人士而言,这种对高负债的接受度有些让人尴尬。评级是专门用来评判各国偿债能力的一项指标,历史表明,负债越多,陷入困境的风险就越大。

图:政府债务与GDP之比中值:

tmsnrt.rs/3fcdiXT

(完)

编译 张涛/李爽;审校 戴素萍/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