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2, 2018 / 7:34 AM / a month ago

分析:中国四中全会“期待改革再出发” 应对大变局政策需落地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7年12月15日,中国北京,中南海新华门国旗飘扬。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0月22日 - 中国又一次面临历史节点的艰难选择:40年前改革开放,成就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庞大体量;40年后崛起经济,却引发与守成大国的美国之间贸易摩擦不断。应对内忧外患变局,中国改革如何深化再出发?这也让预计在11月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尤其新近公布的中国三季度GDP增速放缓至九年半低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面临困境,社会失业压力和外部挑战均在加剧,中国如何平稳渡过经济社会转型期,确保“稳字当先”下加快推进各领域的市场化改革,成为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关键。

“据我们接触的一些地方要员已被要求要把11月份的时间留开,四中全会的主题就是深化改革,落实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目标,同时对改革开放40年作一个总结。”据来自北京的消息人士称。

他表示,四中全会估计会在11月上旬召开,目前中美贸易战仍在继续,双方谈判结果尚不得知,外围环境有很大不确定性,中国也希望在外部大的不确定因素稍有明确结果后确定后续的改革方案,深化改革的核心议题是中国应该建设什么样的市场经济。

“大的方向仍然是经济上向市场放权,政治上更强调集权,毕竟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继续推进深化改革的难度越来越大,已经触碰到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只有通过这种‘经济上放权,政治上集权’的方式才能闯关过险,推进落实后续的改革。”该位人士称。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上周就当前经济金融热点问题接受采访时称,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改革开放大政方针已定,关键在狠抓落实。现在是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关键时刻,各方面落实的力度要大一点,责任心要强一点,敢于担当,快速行动。

“必须看到,我国经济仍处于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在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历史上积累的一些风险和矛盾正在水落石出,对形势要客观认识、理性看待,对存在问题要开准药方,及时解决。”刘鹤周六在主持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第十次专题会议时如此“把脉”中国经济形势。

本届金稳委7月初成立并召开第一次会议,在短短逾三个月时间里高频率地召开了10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专题会议,足见“防风险”在中国当下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叠加中美贸易摩擦料是一场持久战,带来的冲击目前还难以估量,内忧外患之下,中国经济明年面临的下行压力料更加凸显。

中国三季度GDP同比增速降至6.5%的九年半低位。据路透最新调查,中国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速预计在6.6%,明年料进一步降至6.3%。

**呼唤市场化改革再出发,着重落实**

由于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虽不乏总结改革开放成绩单的官方报导,但在用成绩树立国民自信心引导市场预期的同时,也不能忽略问题的存在,尤其是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正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改革正处深水区,多年积累的结构性痼疾和固化利益集团是推倒重来抑或修修补补?如何平稳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显然都值得深思。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就称,现在的改革已经不是某个点或某个领域的单独改革,而是要放在全国一盘棋的高度来考量,因为在实际工作中会发现很多的改革就是受困于某一个点的改革没跟上,相应的其它领域都受影响。

“改革的政策需要评估,政策出台前更需要政策的制订者和参与者进行尽职调查,以确保政府职能部门出台的改革政策不夹带私货。”该位官员坦言,每次一讨论某项政策时,如果只是职能部门拿方案,政策就容易出台,但涉及诸多部门一起讨论,难免就会夹带私货,唯恐损及部门间的小利益,决策层对职能部门的业务情况缺乏深入了解往往很难发现。

作为经济改革思想史的开创性事件莫干山会议的参与者之一,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就表示,40年前是计划经济体制,政府可以调动任何社会资源,但没有实现高速增长,收入水平很低,在世界上是排在后面的穷国。

恰恰是在改革开放中,中国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才取得40年的快速发展。“讲中国特色不能离开市场化方向,在市场化方面我们和全世界潮流的走向一致。任何偏离市场经济方向,或者只想搞半个市场经济的想法,都偏离了改革轨道。中国只能走市场化这条路。”王小鲁称。

而呼唤改革再出发也成为此前在北京召开的一场会议的主要议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就表示,现在经济因为改革没有完全到位,经济增长、经济发展的方式的转型也没有到位,所以就出现了一些问题。

“总的来说,我们把它形容为一种翘翘板式的经济运行状态。也就是说主要是靠大量的投资去拉动经济增长,而大量的投资又造成了杠杆率的过高,造成了系统性风险出现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之下,宏观经济政策就很难处理,降杠杆增长率就下去了。要保持一定的增长率,杠杆就上去了,系统性风险的危险就增大。那么有没有出路呢?”

他认为,关键就是要提高效率,效率能不能提高归根到底是要靠改革。要解决当前的这些问题就是要按照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的决定,特别是要贯彻十八次代表大会、十九次代表大会、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这些决定,把它落实。

五年前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改革进行整体系统部署,不仅仅是经济体制改革,还包括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等多方面。

**打破双轨制,市场说了算**

尽管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明确了中国的改革路径,但改革举措的落地却不尽人意,而中美贸易战等外在不利因素又让中国再添新愁。改革再出发选择何种领域作突破口在专家看来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日前在北京一个会议上表示,1993年中国就确立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目标,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明确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既然是决定性的,就要下决心往这个方向走。

“下一步往这个方向走,现在最大的双轨,现在就在要素市场,商品和服务经过30多年,将近40年改革,基本市场化了,99%以上市场化了,但是要素依然是双轨制。”他称。

对于阻碍经济增长的体制和结构因素,在王小鲁看来,主要包括政府规模膨胀、腐败扭曲了收入分配、政府对市场过度干预和行政成本上升对经济增长的不良影响;杠杆率上升使得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下降,并带来金融风险;资本形成率过高,消费率过低带来了结构失衡和效率损失;以及缺乏法治保护,减弱了企业的创新动力。

他认为,一方面,政府在一些市场失灵的领域发挥作用是必要的,但另一方面,政府改革滞后和法治建设滞后也减弱了增长动力,这是未来改革需要继续解决的。

同时过度的政府投资和长期的货币宽松降低了效率,导致了消费和投资结构的失衡。这些问题的背后是体制因素,都需要通过继续推进改革来解决。

“改革开放40年还留下了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原来改革的时候是经济改革优先,政治改革先放一放,现在政治改革还有大量问题没解决,恐怕还要继续改革。”王小鲁称。(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