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师观点:中国国常会要求金融系统合理让利1.5万亿元 该如何实现?

路透北京6月18日 - 周三召开的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抓住合理让利这个关键,保市场主体,稳住经济基本盘,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人民币。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上海,陆家嘴金融区远景。REUTERS/Aly Song

具体是要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

国常会还称,要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力度解决融资难,缓解企业资金压力,全年人民币贷款新增和社会融资新增规模均超过上年。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在强调金融系统为企业“让利”的同时,监管层必然也会为金融系统合理“减负”,在国常会提出“降准”之后,预计存款准备金率调降将在两周左右的时间内落地。

以下为分析师评论要点摘录:

--申万宏源证券金融研究团队:

为什么此刻非常坚定地看好银行?6月17日之前,“银行让利”由于方式不清、程度不明,一直以“已知的未知”形式存在,对银行估值造成明显压制,6月17日之后,让利途径和规模均已明确,“银行让利”成为“已知的已知”,对估值的压制效应预计将大幅弱化。

不必过度纠结于1.5万亿的让利总规模,让利途径多种多样,预计年底实现目标难度不大。此外,上述让利手段均是银行的营收科目,不应将1.5万亿的让利总规模与2019年全行业2万亿的净利润规模比较,而应放到营业收入的维度去考量,预计2020年全行业营收6.3-6.8万亿。

更应关注为银行减负的切实行动。预计存准率有继续下调空间、监管机构将通过各种手段降低实际存款利率、同业流动性将保持宽松,负债端的一系列举措将在银行有力支持实体之余,有效对冲让利对银行的业绩影响,预计1.5万亿让利规模对银行最终业绩的实际影响微乎其微。

银行正在让利,同时不应忽视减负效果。靴子落地,利空出尽,当前A股银行板块估值0.72倍20年PB、0.65倍21年PB,已至历史底部,坚定看好银行板块估值修复,估值若有进一步向下调整,预计将是中期维度内最好的进场机会。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李超 :

国常会提出降准,一般两周内会实施。本周起,抗疫特别国债开始发行,此阶段实施降准有助于通过扩大货币乘数以广义M2的方式吸收特别国债,属于广义的“赤字货币化”,与1998年特别国债的发行有一定相似之处。

金融让利1.5万亿,降贷款利率是核心。做以下大致的估算:一季度贷款加权平均利率由去年底5.44%降36BP至5.08%,一季度末各项贷款存量约160万亿,那么贷款利率下行使得银行向实体让利约1,442亿元,我们假设全年信贷增速13.5%,至年底信贷存量将为约174万亿,假设年底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可以达到历史前期低点2009年Q1的4.76%,全年共降68BP,则今年银行通过信贷角度对实体让利将达到约1.18万亿,占1.5万亿的79%,因此我们认为降贷款利率是让利的核心。

除此之外,我们测算降债券利率让利约700亿,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让利约2300亿,这三项加总已经达到约1.48万亿,其余部分可能通过减少银行收费及其他金融机构让利等方式来完成。

金融支持政策的结构变化旨在让资金直达实体、防止空转。

--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屈庆:

考虑到中国融资结构依然以间接融资为主,银行信贷占了绝大多数比重,因此简单分析如何通过贷款融资成本让利,来实现金融系统向企业让利1.5万亿的目标。截止2019年底,我国各项贷款余额约为153万亿,因此简单计算可知,如果要实现金融系统今年全年较去年向企业让利1.5万亿的目标,基本意味着存量贷款融资成本较去年年底降低1%左右。

根据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公布的数据,截止3月末,企业贷款利率较2019年底下降0.3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在后三个季度里,企业融资成本还需要进一步下行0.7个百分点,才能够实现全年目标。

但随着5月以来货币政策边际收紧,企业债券融资成本已经出现明显上行,企业贷款利率的下行恐怕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掣肘。叠加大量小微贷款投放后银行对不良的担忧上升,未来继续刺激银行信贷投放,进一步要求银行让利给实体降低融资成本的难度恐怕会越来越大。

因此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给银行提供更多低成本流动性支持,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就成为了未来货币政策的必然选择,这与此次国常会提到的“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无疑也是一致的。

此外,会议第一次提到引导债券利率下行。我们认为债券也是实体融资工具之一,债券利率的变化也非常的重要。5月份以来,债券利率大幅回升,并不利于企业融资成本的下降。

--中信证券明明债券团队:

本次国常会明确了下一阶段政策需要在量价两个方面继续宽信用和降成本,提及降准而未提降息,预计降准有望在近期落地,而降息政策料将延后。“引导债券利率下行“的表述也可能给市场带来更多的想象,市场前期对于货币政策相对悲观的预期大概率将得以修正,情绪钟摆的变化将打开债市交易窗口。

缓解资金压力,引导利率下行。货币金融政策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本次国常会继续部署后续的降准政策,料降准近期落地,大概率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未提及降息政策,目前阶段政策的首要任务是稳住经济基本盘,即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避免企业破产、失业增长,在此基础上要进一步完成降成本的任务则会有降息政策。

合理让利,利差继续压缩。近期监管层大力整治结构性存款意在打破银行负债利率难以下行的桎梏,同时将贷款和LPR利差纳入MPA考核指标,继续压缩银行信贷利差。此外,推动金融系统合理让利,即发挥银行等作为货币政策传导中枢的作用,使得金融系统承担部分央行支持实体的任务。

防止资金跑偏空转。央行前期的一系列动作已经提前释放了打击金融空转和套利行为的信号。可以确定的是,直达实体宽信用将是一段时间内货币政策的核心思路。

仍然坚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会在2.6%-2.8%区间的判断。

--华泰证券固定收益张继强团队:

近期特别国债供给、货币政策不及预期等导致债市快速调整,我们认为不要与趋势和央行作对,但货币政策也不会和政策取向、基本面背离。国常会提及“降准”、“债券利率下行”等,“两周定律”预示降准可能即将落地。

扰动多的时候要更相信常识和安全边际,债市度过最友好阶段,2.5%或为年内最低点,2.7%以下空间有限,但经济仅是向常态回归,且政策利率已经降低30bp,在2.9%位置上,债市可以适度博弈交易性机会。

经济毕竟仍在渐进修复的过程当中,实体仍需要金融支持,特别国债等供给仍需要货币政策给予配合。最近一两年,降准等均由国常会先发声,而后在两周之内落实,即所谓的“两周定律”,本次预计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预计降准会缓解债券市场的悲观情绪,但资金面再回到4月份的宽松状态可能并不现实。

--中金固收团队:

近期债券收益率回升主要是基于打击空转套利,而不是基于基本面改善,因此最终在基本面受到疫情反复而走弱,社融因空转套利消散而重新回落以及超季节性预期导致中上游工业生产再度回落等因素影响下,货币政策最终会回归基本面,债券收益率在释放了较多悲观和负面情绪下,收益率也将重新回落。

债券供给从来不是核心矛盾,在于市场是按乐观情绪定价还是悲观情绪定价,5月份利率的超量供给没有大幅推升利率,源于市场仍有宽松预期,而近期市场情绪转弱,才放大了供给的压力。如果后期货币政策重新增加宽松力度,供给的心魔也将化解。市场的悲观以及供给的放量,往往也是提供了最好的买点。国内的套利是打掉了,但对境外机构而言,如此大的中外利差,又何尝不是套利机会?

相关背景:

--中国证券报周三报导称,四大国有商业银行6月15日主动下调了三年期、五年期大额存单发行利率,由原来的存款基准利率1.5倍调整至1.45倍。同时,一些中小银行2020年以来已经多次主动下调存款利率。

--继央行月初创设直达实体的新政策工具后,中国高达12万亿元的结构性存款亦再度迎来监管风口。日前部分银行被要求大幅压降该类存款规模,政策初衷主要是打击企业低成本融资背后的套利行为,进而压降银行负债成本,增强其放贷实体的意愿。(完)

发稿 乔艳红;审校 杨淑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