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2, 2020 / 5:19 AM / 15 days ago

焦点:中国大幅调升赤字率为经济输血 特别国债规模不及预期留后手

作者 边竞

资料图片:2013年7月,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路透上海5月22日 -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冲击,中国大幅调升今年预算赤字率至3.6%以上,财政政策将持续发力为经济输血。考虑赤字率提升、特别国债、增发专项债以及减税降费等因素,今年财政加力规模在数万亿元,此次对赤字率的表述加入了“以上”,表明财政政策为后续进一步发力预留了更多空间。

不过分析人士并指出,特别国债发行量低于近期市场预期,新增地方专项债规模也属正常,政策在维持刺激力度的同时仍克制,在保有正常政策空间的同时,为后续调控留出后手。

此外,近期市场普遍关注的特别国债期限及发行方式也基本明确,期限为10年为主,同时将与中央国债统筹发行,表明特别国债大概率将采用市场化发行。而面对其供给压力,货币政策应会有相应流动性投放动作予以配合,如降准等。

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1万亿抗疫特别国债,比此前市场预期的3万亿左右的规模低很多。由此传递两个信号:一是中国并未与西方发达经济“亦步亦趋”,不是机械地、简单地按10%以上的GDP规模,来量身规划今年的财政刺激规模。“中国政府依然珍惜正常的财政政策空间,注重财政资金使用的针对性、适时性和有效性。”

他并认为,赤字率预留空间,并不纳入预算赤字的抗疫特殊国债则有所节制,充分体现了即便更加积极有力的财政政策,也要走透明、规范、问责道路的诉求。这也是对近期甚嚣尘上的中国要不要“赤字货币化”的一个定论,中国在赤字安排上仍然节制,遑论可能孳生无节制倾向的大规模赤字货币化。

招银理财高级分析师陈郑表示,“会议报告整个的定调用三个词来形容就是谨慎、务实和留后手。”

中国财政部周五公布,2020年全国财政预算赤字规模为3.76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较2019年预算赤字率2.8%大幅提升。

财政部在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报告中称,今年将发行10,000亿元人民币抗疫特别国债,不计入财政赤字,发行期限以10年期为主, 与中央国债统筹发行;安排地方政府新增专项债券3.7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

在疫情带来的经济和舆论冲击波一浪接一浪下,周五召开的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会议无疑是全球关注的焦点。面对内外交困、经济下行压力只增不减的现实,中国首次放弃了设定年度GDP增长的量化目标,突显政策全力以赴专注“六保”的底线思维。

光大保德信基金首席宏观债券分析师邹强认为,总体来看,财政积极的力度较大,基本符合预期。总体考虑减税降费、赤字和发债,财政发力的规模达到4万亿左右,考虑到部分专项债和财政支出可能会作为项目资本金,撬动的资金将达到更大规模,应该说2020年是金融危机以来,财政发力最为显著的年份。

他指出,从2020年财政预算来看,会比较均匀的带动消费和投资发力,首先赤字增加1万亿,这部分将主要用于保民生、保就业、扶贫等方向,属于消费性质的支出,纳入一般预算。特别国债1万亿不纳入赤字,意味着相关支出将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这部分资金将用于扶植地方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拉动总需求抬升。

陈郑谈到,今年名义赤字规模、特别国债和新增专项地方债总计约8.53万亿,比去年增加了3.62万亿,这部分相当于实际赤字规模,增加的绝对规模还是挺大的,但相对于疫情的影响程度以及美国的宽松力度来看,整体还是不算太高。目前从经济恢复情况来看,暂时不需要特别激进的刺激,后续如果需要,特别国债可能还有2万亿的发行空间。

财政部表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财政支出仍要保持一定强度,特别是各级财政为疫情防控投入大量资金,落实“六保”任务、实施减税降费也需要财力支撑。

财政部并称,预计今年后几个月,随着生产生活秩序恢复,财政收入开始企稳回升,但仍有较大不确定性;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二季度可能维持负增长,下半年可能出现恢复增长并回补部分上半年减收。今年将加大减税降费力度,预计全年为市场主体新增减负将超过2.5万亿元。

中国财政部此前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给财政收入带来的压力不减,前四月延续同比两位数的跌势,但单月跌幅收窄;同时财政支出力度继续加大,单月由同比下跌转升,印证财政部长刘昆此前表态“财政支出仍要保持一定强度”。

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原本3月5日开幕的全国人大会议整整推迟了两个半月。受疫情导致经济活动一度接近停摆影响,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下降6.8%,出现有记录以来首次负增长。

**抗疫特别国债基本明确市场化发行**

备受关注的特别国债今日终于揭开面纱,除了资金用途确定将全部安排给地方外,发行方式也基本明确为市场化发行。

财政部表示,中国新增加的财政赤字和抗疫特别国债全部安排给地方,要不折不扣用在落实 “六保”任务和减税降费等方面。中国抗疫特别国债主要用于地方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并预留部分资金用于地方解决基层特殊困难。

财政部并指出,抗疫特别国债是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由中央财政统一发行的特殊国债。不计入财政赤字,纳入国债余额限额,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抗疫相关支出。

抗疫特别国债发行规模为1万亿元,发行期限以10年期为主, 与中央国债统筹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利息由中央财政全额负担, 本金由中央财政偿还3,000亿元,地方财政偿还7,000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收支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

国务院研究室党组成员孙国君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抗疫特别国债发行1万亿,市场有些预期更高一些。广义财政政策包括一般公共预算和基金预算,实际上是个通盘的考虑,抗疫特别国债重点肯定是针对抗疫的,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

邹强认为,此次财政部表态特别国债与中央国债统筹发行,基本上明确了特别国债将采取市场化招标发行的方式。而债市供给增加后,靠市场自身料难以消化,央行应该还会有配套宽松政策出台,未来降准料还有空间。

**地方专项债担稳增长重任,确保不出风险**

光大证券固收研究团队认为,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将比2019年多增加1.6万亿元,并提出要提高专项债券可用作项目资本金的比例。在经济受疫情严重冲击的背景下,加大政府投资是应有之义,多增加1.6万亿地方政府专项债并提高其作为资本金比例,有利于更好的放大基建投资规模,更好的发挥稳增长的作用。

邹强亦指出,2018年以来专项债持续放量发行,确实对稳定经济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今年专项债还将继续放量。目前地方债已经提前下达2.3万亿,后续还要新增1.4万亿左右。前期地方债发力对重大项目的提振已经非常明显,持续放量发行意味着基建增速仍有进一步抬升的空间。

他还谈到,风险防控方面仍然会严控隐性债务,确保地方债务不出风险。总而言之,财政层面今年对风险的态度非常审慎,不太可能出现明显打破刚兑的现象。

财政部表示,今年大幅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主要用于重点领域、重大战略项目。积极发挥专项债券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适当提高专项债券作为符合条件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比例,带动社会资本加大投入。中国将严格落实地方政府债券到期偿还责任,确保地方政府债券不出任何风险。

要健全地方政府债务常态化监测机制,统一口径、统一监管,及时发现和处置潜在风险。中国将综合采取各类措施稳妥化解存量隐性债务,严禁搞虚假化债,绝不为解决短期问题而留下后遗症。(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