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6, 2019 / 1:09 AM / 24 days ago

分析师观点:中美关税战升级的影响有多大?

路透北京8月26日 - 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针锋相对的贸易战出现新的升级。北京周五晚间宣布对75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将约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税率再上调5%。

资料图片:2018年5月,美国波士顿,码头的集装箱,其中有个集装箱上有“中国海运”标识。REUTERS/Brian Snyder

美中贸易战的不断升级加深了人们的担忧,担心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美国股市上周五一片混乱,标普500指数.SPX收跌2.6%;纳斯达克指数急挫3%。

以下为分析师评论摘要: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加征关税一年多来,美国的逆差不减反增,仅是地理腾挪。与此同时,美国从外部进口减少,自己生产并没有明显增加,也没有出现“工业回流”,反而加剧了结构性的通胀压力。

贸易影响选举,特朗普压力渐增。根据统计,其实去年美国中期选举时,农业、高科技、汽车和矿物燃料等出口大州,在贸易事件中受到影响,共和党都明显失利。近期美国不断出台施压手段,也能反映出特朗普的压力渐增。

往前看,我们认为尽管大国之间的竞争很难避免,但对加征关税这种方式本身不必过度悲观。一方面加征关税也让特朗普面临很大压力,甚至步入窘境,这种竞争方式很难长期持续。尽管特朗普宣布加征新的关税,但这种做法对美国经济和通胀的影响也会更大,特朗普的施压手段会遭到越来越多的人反对,对其选举也会产生影响。另一方面,国内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当前房地产泡沫较大,很难进行刺激,必须继续推进市场化方向的改革,加快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才能激发经济新的增长潜力。做好自己的事,就不必过度悲观!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

静态测算,美方新升级的5%的额外关税对年内GDP的拖累十分有限。且从抢出口和逆周期政策加码看,贸易摩擦升级对年内经济影响相对可控,仍然维持三季度、四季度GDP增速6.2%、6.3%的判断。但关税全面加征的负面影响可能在明年集中体现,拖累明年经济增长。

如果只考虑其中8月23日特朗普宣布进一步新加的额外的5%的税率,则相对23日之前的加税情况,预计对出口的新增的拖累约为32.4-43.6亿美元,拖累GDP增速为约0.02-0.03个百分点,新升级的5%的额外关税对GDP的拖累十分有限。

抢出口有望成为后续中国出口的重要特点,可能对净出口有一定提振。如果后续中美贸易谈判未见显着缓和,贸易抢跑可能会持续推高三四季度的出口增长。预计目前升级的关税对今年内经济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同时,逆周期政策可能会进一步加码对冲外部压力,因此加税在今年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在可控的范围内,我们仍然维持三季度、四季度GDP增速6.2%、6.3%的判断。

介于目前贸易摩擦有所加剧,再考虑到现阶段不确定性提升将加大潜在资本流出的可能性,我们将适度调整汇率运行区间,我们认为第四季度人民币汇率将可能在7-7.3的区间运行,年末伴随美元指数的小幅下行,人民币走弱趋势或将有所缓解,预计在7.2左右。

--申万宏源证券宏观研究秦泰团队:

中国反制措施主要针对进口美国汽车、农产品,以及石油等能源。中国是美国高档汽车制造业的重要需求方之一,大豆进口需求对美国生产商而言亦举足轻重,此外,本次反制措施首度对原油等能源加征5%关税,短期影响可能更多集中在价格方面。而对于药品、医疗器材和飞机等商品,本次仍不加征关税。

由于自美进口在中国总进口中的比重不高,加之前期反制措施已导致去年下半年以来自美进口下滑,自美进口商品可替代性普遍也较高,本次反制措施预计不会影响年初以来中国消费品进口向好的态势。此外,中国居民消费品中进口的比重极低,预计中国反制措施对自身通胀水平亦难构成实质性扰动。

尽管来自美方的外部环境不确定性或对我国出口形成一定冲击,但美对华第四批3,000亿美元关税清单中的商品对华依赖度较此前三批更高,短期内中国出口下滑幅度预计小于前三批商品;同时非美外需仍有韧性,19年以来中国对欧盟、东盟、越南等国出口保持良好态势,预计持续支撑中国出口;加之前期人民币相对美元一次性小幅贬值,或对出口带来边际促进作用,预计11月前中国出口增速仍承受一定压力,但并不会明显为负,12月预计中国出口增速将在低基数下迎来反弹。

--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分析师黄文涛: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的节奏已经出现了显着的加速。以往双方可能长达数月的试探、威胁、打击的过程,目前在几天之内就能完成。另一方面,双方的谈判也没有因为摩擦的升级而中断,仍然在边打边谈的局面。

这一方面是由于双方其实都有达成协议的意愿,但是目前双方的底线也都已经明确,中方不愿意为达成协议放弃对等协商的底线,美方则认为中国过去在于美方的经贸往来中占了便宜,因此必须达成对美国有利的协议。双方都不愿意对底线让步,因此在底线仍有距离的情况,双方进行了新一轮的极限施压。

尽管中国在摩擦的过程中,可能受到更大的损失,但是中国的体制更加稳定,承受冲击的能力更强,而特朗普毕竟将在2020年面临选举的压力,因此其可能有更迫切的达成协议的意愿。因此双方摩擦升级的转折点可能还要延续到特朗普认为贸易摩擦在关税之外也将给美国经济带来更大损失之时。但是短期来看,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仍在继续加大。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花长春:

比较2,500亿清单和3,000亿清单的商品分布,发现3,000亿清单的商品更多的包含了替代弹性较低的种类。另外,中国出口依存度较高的行业,毛利润都较低,实际降价空间并不大,而3,000亿清单中,正更多的覆盖了这些行业。

利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提供的8位码商品贸易数据,测算2,500亿清单下美方承担90%的关税,推算3,000亿清单下美方承担比例为98%。按照特朗普威胁的情况,2,500亿加征30%,3,000亿加收15%关税,影响美国通胀0.35个点;中长期影响中国出口11.8个点,GDP 1.92个点。关税对中国影响主要在于出口和中长期经济增速。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

据其团队测算,中性情形下,中国反制措施将冲击美国出口0.3(直接影响)+1.16(间接影响)=1.46个百分点。在不考虑美国国内其他需求刺激变量的情况下,预计出口拖累将进一步影响美国GDP 0.18个百分点。

而美方加征关税对中国出口的负向影响为1.2个百分点,对美国出口可能因此减少6.1个百分点,对中国GDP的负向冲击可能达到0.2个百分点。如果考虑到中美关税再升级可能进一步影响全球企业信心和制造业产业链,压制全球经济复苏,还可能对中国出口产生间接的负向冲击。这一关税升级行为可能总计对中国GDP的冲击(直接+间接)达到0.4-0.5个百分点。

人民币贬值和国内政策可部分缓解关税冲击。在外部冲击下中国可能会加速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MLF利率从而引导LPR进一步降低,以市场化降息的办法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从而稳定国内经济。

--光大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文朗:

中国反制措施给本国企业造成的直接成本远低于美国。

相对于前三批反制清单,第四批750亿美元反制清单只新增了62亿美元的商品,有671亿美元的商品落在了前三批反制清单中;边际加征关税率最高的产品是:HS87车辆及附件、HS10谷物、HS02肉及杂碎。

总体上来看,对美国依赖程度较高的商品加税幅度较低,这个做法合情合理,既反制了美国,同时对中国企业和居民的生产与生活成本影响不大。各批次加征关税商品从美国进口皆下降,部分没有被加征关税的商品,从美国进口也有所下降,可能部分反映内需较弱。

边际加征关税率最高的产品是:HS87车辆及附件、HS10谷物、HS02肉及杂碎。加征关税率最低的产品是:HS88航空航天器、HS30药品、HS06植物产品。(完)

发稿 乔艳红;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