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 2020 / 2:53 AM / in 12 days

分析师观点:美联储祭出最狠招但作用或有限 中国货币政策更应保持定力

路透北京3月24日 -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FED)最新祭出最大力度的量化宽松政策,分析人士指出,此举有助于支持金融市场流动性,但货币宽松安慰剂作用可能有限。短期来看,一旦市场情绪恢复平稳,美元指数可能步入新一轮熊市。“在美国政府丧失政策定力的时刻,中国货币政策更应该具备定力。”

资料图片:2018年9月,中国北京,中国央行总部。REUTERS/Jason Lee

FED周一祭出一系列非常规计划,支持因针对个人和企业的全面限制令而摇摇欲坠的经济,科学家称这些限制措施是遏制新冠疫情扩散所必需的。美联储将首次支持购买企业债券并直接向企业提供贷款,并将“很快”推出一项向中小企业提供信贷的计划,联储还表示,将尽可能大地扩大资产购买规模,以稳定金融市场。

以下为分析师观点: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李奇霖:

投资者需要关注的是疫情能否有效防控,美联储能做的是只是延缓出清的时间,无法改变出清的命运(在疫情没控制前)。所以,货币宽松无法真正扭转风险偏好,真正有用的是强有力的防疫措施、是疫苗、是特效药,而货币宽松的安慰剂是没用的。

对国内资产配置来说,需关注外需下滑对总需求的影响,以及出口产业链压力对消费和制造业投资的负面传导,流动性风险解除有利于国内债市,也许也有利于此前因流动性冲击被错杀的部分股票。

中国防疫措施卓有成效,财政积极和货币宽松对实体的传导效应远强于海外,人民币资产相对强势较为确定,但仍需关注实体总需求不足的不确定性。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张明:

鲍威尔这届美联储的作为,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美联储由沃尔克在1980年代梳理起来的货币政策独立性。从长远来看将会损害美元的国际地位。从短期来看,一旦市场情绪恢复平稳,美元指数将会步入新一轮熊市。

在美国政府丧失政策定力的时刻,中国货币政策更应该具备定力。货币政策操作应该从国内经济发展需要出发,而不应跟着美联储亦步亦趋。在一个普遍负利率的全球环境下,能够维持正利率的中国经济与中国市场将会具备更大的吸引力。从2020年第二季度起,中国经济将会触底反弹,美国经济与全球经济将会掉头向下。上一次中国经济的强势崛起发生在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而在2020年,无论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比重,还是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的贡献,都有望上一个新台阶。

在肺炎疫情爆发的大环境下,我们应该一如既往地谦逊、诚恳、低调、实在。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是经济与金融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国,没有之一。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与我们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才在全球产业链上占据枢纽地位密切相关。主动切断与全球化的联系,意味着我们将被孤立、陷入停滞,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越是在中国经济强势崛起之时,我们越应该保持谦卑。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 张斌:

政策力度这么大,说明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遇到了很大的困难,面临着金融体系不能正常运行和经济严重衰退的风险。美联储管不了疫情,做了这些也未必能止住股市剧烈动荡和经济衰退。不做呢?情况会差的更多,这些钱到了市场上对减少市场剧烈波动能发挥一定作用,到了居民和企业手里对防止需求塌陷也有帮助。

有人担心这会动摇美元基础。美元的基础是美国经济和美国金融体系,美联储恰恰是帮助美国经济和金融体系,是在保护美元而不是破坏美元。光靠货币放松不够,财政必须发力。这种环境下的市场很脆弱,正常运行都艰难更不用提投资,货币条件放松对激发市场扩大消费和投资有帮助但远远不够。扩大财政支出不能缺位,这个时候财政扩张对私人部门是挤入效应。

中国不能低估接下来面临的困难。不管是为了防疫还是心理作用,口罩短期内还摘不下来,失业压力增加,居民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在恶化,中国经济还在失血。中国同样存在供求之间的放大的恶性循环机制,财政扩张迫在眉睫。财政扩张若能花在都市圈建设上面并辅以住宅用地、公共服务相关政策改革,给数以亿计的新市民安居在大都市的机会,着着实实地补上了中国最大的短板。

--中金公司 张梦云、易峘:

我们预计,这些工具有望一定程度抑制近期较快上升的公司债信用息差,尤其是投资级信用息差。而且如有必要,美联储还可加码购买。不过,鉴于财政部外汇稳定基金基本被用完,国会近期可能批准新的资金给财政部用于配合美联储下一步可能的行动。

金融市场方面,Libor-OIS息差维持高位,显示美国金融市场以及全球金融市场依然在承受着美元流动性紧张的压力。此次QE加速加量,对金融市场流动性支持力度加大。但随着疫情对实体经济冲击逐步展现,美联储需要进一步保证企业和家庭在2季度经济压力中的流动性需求。这方面,上述工具以及此前的交易商信贷供给(PDCF)均可能起到一定效果。

如果有必要,我们预计美联储将继续毫不犹豫加码这些工具。这方面由于美国债券市场规模较大,购买空间相对充足,较长时期内都不会面临日本央行和欧央行的困境。

--国泰君安 花长春、田玉铎:

本次美国危局较2008年有所不同,实体的信用风险较金融机构流动性风险更甚。

1)从美国回购市场利率和回购接受量的角度观察,金融机构并没有出现大额融资和融资利率的飙升。金融体系的流动性相对稳定。

2)但是疫情直接冲击了实体经济,特别是能源、航空、酒店等行业信用风险快速提升。金融机构在资产普跌、资产负值表恶化后,信贷支持意愿下降。

3)美联储意图通过面向实体经济的流动性支持(新设一、二级债券支持机制)来推动信用市场稳定,防范实体经济信用风险爆发。

财政部将从权益市场角度行动,向重点行业注资,进一步稳定市场。

按照当前形势,美国可能需要修改中央银行法,或者在一定时期内授权美联储,直接购买股票ETF,以及通过某种方式可以购买高收益率企业债。(完)

发稿 宿泱韫;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