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反垄断阴影下的蚂蚁集团将如何整改应对监管五大要求?

路透北京12月28日 - 在11月初首次遭监管约谈并暂停IPO后,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12月下旬迎来监管部门二度约谈。分析人士认为,监管部门对蚂蚁提出的五条整改意见针对性很强,但未来具体会将蚂蚁哪些牌照纳入金控监管尚存不确定性,因此很难估计资本缺口。

2020年10月29日,浙江杭州,蚂蚁集团总部的企业标识。REUTERS/Aly Song

同时,在反垄断的阴影下,蚂蚁的各项业务随时会因反垄断措施落地受到影响,因而蚂蚁的估值也充满不确定性。

“监管提出整改方向的同时,还要求蚂蚁出具落实整改方案的时间进度表,整体上对蚂蚁的整改要求还是比较高的--要有针对性、要有时间表、进度不能等。”曾有16年金融监管经历的小微信贷机构管理及风控专家嵇少峰对路透表示。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认为,蚂蚁有必要将金融业务彻底剥离,按照监管机构要求进行彻底整改,这也有利于蚂蚁调整发展战略,变成一个完全的科技创新企业;其现有的区块链平台和为金融科技提供平台服务的业务都有望继续做大做强,之后以一家科技型企业估值并考虑在科创板上市。

“参照科创板其他公司估值,剥离金融业务之后的蚂蚁不会比那些公司差,”郑磊对路透称,“在科创板上市时估值可能不会太高,但之后走势怎取决于市场情况。你看那些(科创板已上市)公司上市之后被炒成啥样了。”

中国央行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的具体内容周日出炉,指蚂蚁集团“藐视监管合规要求”,存在违规监管套利行为;并提出五项重点业务领域整改要求,包括依法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确保资本充足等。央行并要求:蚂蚁集团要充分认识到整改的严肃性和必要性,对标监管要求,尽快制定整改方案和实施时间表。

而蚂蚁集团当天即回应称,会在金融管理部门的指导下成立整改工作组,全面落实约谈要求,规范金融业务的经营和发展;并在整改过程中坚持“两不加、两不降”原则:不增加消费者成本、不增加金融机构等合作伙伴成本;不降低消费者服务体验、不降低风险防范标准和要求。

**支付回归本源何解?**

中国央行提出的五大整改措施,第一条即为“回归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严禁不正当竞争”。

“应该就是主营业务应该回归传统的支付业务,而非以代销其他金融产品或者开展信贷业务赚最大头的利润。“一位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对路透分析称。

他指出,未来监管如果对蚂蚁采取反垄断措施,切入点亦可能较易落在支付业务上,因为支付宝在第三方支付领域是寡头,蚂蚁集团通过支付掌控大量强交易属性的场景数据,具有较强的市场支配地位,既可以挤压互联网同业,也可以号令中小金融该机构分享更多利润;同时,“严禁不正当竞争”本身也是跟反垄断比较贴近的表述。

“不过,反垄断是太新的课题,短期内监管也许不会使用,金控监管办法本身落实到位,可能就足够有约束力了。”该人士说。

金融科技行业专家苏筱芮对路透表示,支付业务回归本源,是监管对蚂蚁集团业务提出的一种浓缩的指导思想,希望蚂蚁能够回归服务实体经济,而非通过监管套利来强化垄断地位。

她并指出,大型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如联合贷款、互联网存款业务中过于强势,既可能让金融机构的风控沦为附庸,也存在银行客户资料被大型科技公司深度介入、被侵犯个人隐私的风险。

**支付、小贷是否划入金控待解**

蚂蚁集团旗下主要包括网商银行、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天弘基金、国泰财险、基金销售、重庆蚂蚁商城小贷和重庆蚂蚁小微小贷、第三方支付等金融或类金融牌照。其中,除了网商银行受民营银行监管办法约束,只能按30%的上限持股外,蚂蚁集团对基金和财险公司持股超过50%,小贷、支付等重要类金融牌照则均为100%控股。

蚂蚁集团今年稍早筹备IPO时,即已设立全资子公司浙江融信作为金融控股平台,目前该公司注册资本近27亿元人民币,旗下拥有三家全资控股公司--商诚融资担保、 商融(上海)商业保理公司及上海智蚁理财顾问公司,均非蚂蚁集团业务板块中的关键主体。

“银行、基金等是正儿八经的金融机构,肯定要装进金融控股公司,没有疑义;支付和小贷业务是否要进去,则存在不确定性。”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称。

他指出,今年9月落地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确认了银行、信托、保险、证券基金等六类金融机构,“前五类都没包括支付和小贷公司”,不过第六类“ 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认定的其他机构”留出了口子,“未来取决于央行会如何决定。”

董希淼并解释,金控管理办法规定实缴注册资本额不低于50亿元,且不低于直接所控股金融机构注册资本总和的50%,“这个50%是很有杀伤力的,但因为还不知道哪些主体要装入金控公司”,加上规定小额贷款公司在联合贷款中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目前也还在征求意见,故蚂蚁集团的资本缺口目前不好估计。

“如果支付业务装入金控公司,将会增加金控公司资本金要求,并且对关联交易的要求会比较高。”他说,针对蚂蚁集团这类金融科技巨头的监管,无先例可言,在具体措施上,整体而言不确定性较大。

嵇少峰亦表示,蚂蚁集团未来的整改,对其资本金损耗和利润的影响,将主要看其信贷业务调整成何种方式,“如果未来都转型助贷,或乾脆直接就纯粹做技术输出,那么资本金要求就很低;但这种模式下,监管会不会允许不计算杠杆率?银行那头的风控是不是自己把握?也还有很多待商榷的地方。”

路透采访的多位人士均表示,无论未来具体更为具体的监管措施将如何落槌,可以肯定的是,蚂蚁曾经上演的超高信贷杠杆魔术都将成为过去时,而此前备受争议的“以金融的利润,估科技的值”的“估值套利”也将终结。

蚂蚁集团上周称,近期花呗降低部分年轻用户额度,倡导更理性的消费习惯;会充分考虑到他们的消费及还款能力,谨慎授信额度。

**要求个人征信业务合法合规经营**

央行等监管部门还要求,蚂蚁需“依法持牌、合法合规经营个人征信业务,保护个人数据隐私”。

前述股份行人士称,蚂蚁集团依靠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开展芝麻信用评分,并以此为基础通过蚂蚁花呗和借呗开展业务,以及向合作机构推介客户等,“尽管也是百行征信的股东,但主要数据、信息还是捏在自己手上。”。

苏筱芮表示,12月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出,要尽快明确各方数据权益,推动完善数据流转和价格形成机制,“蚂蚁此前虽参与百行征信,但并没有积极让数据流转起来,这与当前监管引导的方向不符。”

上述股份行人士预计,监管可能会扶持其他互联网巨头参与个人征信业务的发展,以防止大而不能倒的风险并加强竞争,“最近批了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京东和小米在里面,估计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中国央行上周五公告,已批准朴道征信个人征信业务许可。作为国内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朴道征信主要股东及所持股份为: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持股35%、京东集团旗下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持股25%、小米旗下北京小米电子软件持股17.5%、北京旷视科技持股17.5%、北京聚信优享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5%。

相比之下,2017年成立的百行征信,互联网金融协会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36%;其余包括芝麻信用(蚂蚁集团旗下)、腾讯征信(腾讯公司旗下)在内的八家征信公司,持股比例均仅为8%。(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