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蚂蚁集团IPO暂缓余震:ABS“滞销”、消费贷不良恐加速暴露(更新版2)

(新增细节,并调整第一个小标下第七段措辞)

2020年3月23日,上海,行人戴着口罩经过一处购物区。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11月18日 - 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全球最大IPO被紧急叫停后的余震不断:向来被资金热捧的蚂蚁ABS(资产证券化)一度“滞销”,而在监管层誓言“将所有金融活动纳入监管”并警惕过度金融消费之际,市场规模收缩及相关机构的退出,将使得消费信贷的不良风险加速暴露。

一位了解蚂蚁花呗ABS发行的人士对路透表示,蚂蚁IPO暂缓后,不少市场机构开始担忧政治及政策风险对其资产质量的冲击;同时,虽尚未收到监管相关通知,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以蚂蚁消费信贷作为底层资产的ABS的发行总量将被严控。

“这事(蚂蚁IPO暂缓)发生后,一些机构确实有些担忧,但就目前来讲(蚂蚁ABS)至少还是发出来了,”上述人士称,“因为确实价格上来了,为了赚钱,有些机构至少目前还是愿意投的。”

中国资产证券化分析网数据显示,期限一年、于10月27日起息的“财通资管花呗1期授信付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A、B档发行利率分别为3.7%、4.15%;而期限三个月、于11月10起息的“中信证券花呗第17期授信付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A、B档发行利率则分别为3.98%、4.5%,较此前大幅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被暂缓上市,蚂蚁集团通过发行ABS融资的渠道暂未受到波及。

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债券项目信息平台数据显示,11月3日及以后蚂蚁花呗、借呗ABS发行计划均处于“已受理”状态,拟发行金额分别为180亿元、100亿元人民币。

“我们目前还没有收到收紧(ABS发行)的通知,但我个人预计日后可能不只是4倍的事,应该还有一个总量的控制,更细化的政策。”上述人士预计。

中国资产证券化分析网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蚂蚁花呗和借呗ABS发行金额分别为600亿元、300亿元;而花呗和借呗对应的主体--蚂蚁小贷和蚂蚁商诚注册资本分别为120亿元和40亿元。

这两家小贷公司与上百家银行、信托公司开展信贷业务,截至6月末,促成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20亿元,小微经营贷余额为4,217亿元。

中国央行及银保监会11月初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四倍。在意见稿下发的第二天,蚂蚁沪港两地上市计划被紧急叫停。

中国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在几天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按照金融科技的金融属性,把所有金融活动纳入到统一的监管范围。央行金融稳定报告亦指出,尽早推出符合国情、与国际接轨的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并划定刚性底线,设置柔性边界。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周二表示,蚂蚁集团上市是不是有时间表,取决于政府如何重组监管框架,特别是对于科技概念股,而且也特别关注公司如何应对监管环境。

此外,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日前在一场活动中表示,前段时间证监会开会,重申坚守科创板定位,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

**不良“黑箱”**

让机构投资者对蚂蚁ABS犹豫的不仅是政策风险,还有对底层资产的质疑。对他们而言,花呗和借呗真实的资产状况就是一个“黑箱”,除了蚂蚁外无人知晓。

“这些资产的真实表现,其实外界是很难知道的,”前述人士称,“我个人认为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尤其是监管开始约束(小贷公司)杠杆、严监管后放贷总量下降,有些多头借贷的借款人可能就真的续不上了。”

路透了解到,包括蚂蚁在内的其他从事联合贷款/助贷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在与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合作时,针对导流的资产质量会有不同程度的兜底承诺:强兜底、半兜底以及不兜底。

强兜底是指,联合贷款/助贷机构承诺向金融机构导流形成的相关消费信贷资产不良率为零或者保持在极低水平(如2%);半兜底则是指,联合贷款/助贷机构承诺导流形成的资产不良率不会高于一定比例(比如6%或7%);完全不兜底是指按照实际的不良水平各负其责。

这种含有兜底协议的业务模式并不难理解。资深金融人士嵇少峰撰文指出,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来自于公众,金融机构放贷如果风控不能直接把控到终端客户,那一定是与渠道合作做批发资金的生意,一定需要渠道机构托底,从而将零售业务变成大公司授信,以保证风险可控。

因此,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从事此类消金业务的机构是看天吃饭,赌蚂蚁的信用与能力。但问题在于,“蚂蚁的用户数已高达十亿人,在近乎全民覆盖的情况下,大数据风控的作用已经非常有限。”嵇少峰称。

不过,蚂蚁集团数字金融事业群总裁黄浩在2019年就表示,“双方都有独立风控环节,但最终审批权由银行掌握,银行必须做实质风控,并对信贷后果负责。蚂蚁金服不对信贷联营业务做任何直接或隐性兜底。”

另一位从事消费金融ABS业务的机构人士表示,蚂蚁的主要客户群体还是以蓝领为主,这从花呗、借呗与银行消费贷产品相比较高的利率水平就可以得出,这部分资产质量较差,很难抵御系统性的风险。

“不能因为概率低就假装这件事(系统性风险)不存在,”前述了解蚂蚁花呗ABS发行的人士称。

**不良或加速暴露**

中国消费者多头借贷现象较为普遍,疫情冲击及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大幅调低后,已经使得底部消金平台逐渐退出市场,令蚂蚁等头部机构资产质量承压;而严监管导向下资产质量恶化势必加速。

“那些弱信用资质的人,获取贷款时首先刷的是花呗借呗、微粒贷等一线互联网巨头,刷不出来后再去刷一些更小的机构,”前述从事消费金融ABS业务的人士称。

他进一步指出,今年以来,已经观察到不少做互联网消费金融的机构因违约率上升等情况在逐步退出市场,“在这些从事消金业务底部的机构还存活的情况下,行业头部这几家相当于还‘掐着尖’,日子过得还可以,但并不意味着可以承受更大的风险。”

据路透了解,大部分消费金融平台地推获客成本在10%,线上获客成本最低也要5%,再加上资金成本、经营运营成本等,突破15.4%的民间借贷红线几乎板上钉钉,这意味着此类机构生存空间已经被大大压缩,不良风险也将向头部蔓延。

前述了解蚂蚁花呗ABS发行的人士亦指出,监管层对金融科技平台从事消金业务的定调已经非常明确,放贷总量势必压降,以贷养贷、拆东墙补西墙的空间将很快消失。

“有些人就是靠其他平台去还花呗,花呗未来不能续上的风险是有的,因为他们整体现金流本来就不好。”该人士称。(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