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3, 2018 / 12:29 AM / 3 months ago

焦点:亚洲加密货币价差套利盛况不再 但仍有利可图

路透上海/新加坡4月3日 - 随着中国当局去年底关闭国内加密货币交易所,由比特币“跨境偷运者”组成的地下生态系统和P2P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带动比特币交易蓬勃发展,同时避开监管机构的视线。

2018年2月13日,放置在电脑主板上的瑞波币、比特币、以太币和莱特币。REUTERS/Dado Ruvic

驻加拿大的中国银行家、20几岁的李先生就是这些地下交易商之一。他在其他市场买进加密货币,然后溢价卖给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中国投资者。

1月份比特币需求狂热高峰时期,李先生和其他交易商在中国能够以比其他地方高出30-40%的价位卖出比特币。经过2017年20倍的暴涨之后,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接近20,000美元。

但也就几个月的时间,随着大量比特币“跨境偷运者”的涌入,比特币在中国的溢价水平已降至7%左右甚至更低。与此同时,加密货币基金和个人计算机辅助交易商也涌入市场。

这侵蚀了价差获利,也展现出了高速发展的加密货币市场改变航向的速度有多快。

“该市场似乎正经历低迷期;投资者对这块的整体兴趣减弱,”Overseas Chinese Investment Management负责金融科技和加密货币投资的助理基金经理John Decleene称。

“这是因为太多参与者进入这块市场,但炒作热度没有去年12月到今年1月那么高了,当时大家愿意支付约30%的溢价,预期一夜之间会有10倍的获益。”

DeCleene 11月在新加坡成立了一个规模为500万美元的全球基金,对加密货币、区块链相关的股票以及部分探索性的套利交易进行投资。他说今年迄今收益率达到58%。

**比特币跨境偷运者**

去年比特币套利很兴盛,是因为比特币波动变大,以及部分政府采取措施限制交易。

最简单的地域套利方法,是在一个不受监管的市场,比如泰国,或比特币交易已经合法化的市场,比如日本,购买比特币,然后出售给比特币被禁止的市场,比如韩国、中国或印度。

第二种套利是在交易所之间。动作麻利的交易员在不太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以低价购买比特币,然后以高价在流动性更好、用户更多的平台出售。

两者之间存在巨大价差。

1月初时,卢森堡Bitstamp交易所的比特币报价为17,600美元,韩国的报价为2,500万韩元(23,630美元),“溢价”达34%。

随着中国对比特币的打击从禁止发行新币扩大到关闭交易所,比特币溢价上涨,交易者迅速找到了新的做生意方式。

首先,比特币交易仅限于封闭的微信群以及酒吧,在这里买家和卖家可以碰面。

于是,CoinCola、原中国比特币交易所火币网和OKCoin旗下网站等P2P平台,甚至零售平台淘宝网都成为加密货币“场外交易(OTC)”的中心。这些交易在正式平台之外进行,监管难度更大。

“中国的大宗交易方都在使用CoinCola,或通过其他OTC平台直接交易,”如微信或支付宝,上海纽约大学的商业和互动媒体艺术教授Christian Grewell表示。他曾经就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发表广泛演说。

支付宝是中国领先的网上支付平台。

Grewell补充说,另一种选择方案--买卖双方之间的转账--“几乎无法追踪”,因为很难证明转账与加密货币交易有关。

上海一位20多岁的交易员称,她在美国买入比特币,在中国通过OTC卖出。她补充说,每次去美国,她都非法携带3万-4万美元现金。

“在这些OTC网站上买卖比特币就和在淘宝购物一样,”该交易员称。

**严峻竞争**

数字交易所Zenprivex执行官Ramani Ramachandran表示,可以迅速、低成本开展套利交易的对冲基金正在挤走个人交易员。

Vulpes Investment Management旗下KIT Trading的Peter Kim管理着1,00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套利业务。

“最初有30%的套利空间时,显然你可以到泰国去买比特币,然后把它们发往中国、日本和韩国出售。这很简单,”Kim表示,他曾做过期权套利交易员。

“但这个机会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尽管机会已经不那么显而易见,不过还是有很多办法从中获利,特别是对于像我这样惯于从一笔交易中赚到3个基点的人,”他补充说。

这些套利基金的运作与散户交易员十分相似,在两个不同平台同时买卖加密货币,但规模要大得多。这就使他们在价差较小时也能赚到钱。

有些散户交易员,包括李在内,已经转战泰达币等不太知名的加密货币。泰达币声称自己盯住美元。

泰达币在那些想把现金悄悄转移到海外的中国人中很有市场,因为这种货币波动不大。这种需求意味着,它在中国能有2.5-3.5%的溢价,虽说今年1月的溢价水平曾高达10%。

李表示,他通过套利交易每月赚到大约18,000美元,成交金额约为50万美元。

虽然这个数字还算不错,但远远低于去年年底那些疯狂交易员的获利。

“现在这种轻松套利交易的光景大不如以前了,”Kim表示。(完)

编译 刘秀红/李春喜/王灿/王颖;审校 李春喜/孙茉莉//王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