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18, 2019 / 1:45 AM / in 2 months

焦点:随着欧盟收紧对指标的监管 亚洲金融公司将面临“指标末日”

路透香港12月17日 - 一家金融行业组织周二称,随着两项重大监管调整将于同一天生效,采用恒生指数或日经指数等亚洲指标的银行和基金经理将面临一场“完美风暴”。

资料图片:2015年7月,香港,中环金融区全景。REUTERS/Bobby Yip

价值数以十亿美元计的金融合约都是参照特定指标的表现,投资基金往往是为了追踪或希望超过指标的表现。

但全球监管机构目前正在寻求对指标实施更为严格的监管,欧洲尤为如此。

这些举措包括在2021年底前取代伦敦银行同业拆放款利率(Libor)。之前几家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支付了数以亿计的罚金,以了结对他们操纵Libor的指控。

欧盟以外地区汇编和发布市场指数的机构在2月获准延期达标,可以等到2021年底时再达到欧盟基准指标监管法规(BMR)的要求。

不过,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ASIFMA)周二公布的调查发现,指数发布机构在满足这些标准方面进展甚微。

“很明显,非欧盟指标管理者继续面临许多我们在2017年首次调查时他们就遇到的同样问题,”ASIFMA董事总经理John Ball说。

该报告称,欧盟银行业者及资产管理者只能使用合规的基准指标来进行对冲或者融资。如果某个市场中不存在这样的基准指标,就可能迫使欧盟实体离开。

该地区55个重要指标可能受到上述规则影响,包括日本、香港和韩国的部分指标。

律所Herbert Smith Freehills的亚洲金融服务监管业务负责人Will Hallatt称,在BMR起草之际,另一项欧盟法则新金融工具市场指令(MiFID II)受到的特别关注更强,意味着BMR受到的关注减少。

“现在,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两年的推迟意味着它可能无法再次获得关注,因为它将在美元和英镑的伦敦银行同业拆放款利率(Libor)停止使用的同一天生效,”Hallatt称。他的公司是这份报告的共同作者。

“2022年1月1日,就是指标终极对决之时。”

不清楚亚洲将有哪些指标能够达标。

如果当地管辖权被视为“等同于”欧盟政权,如果得到欧盟某个成员国监管机构的“认可”,或者如果他们得到某个欧盟基准指标管理机构的“认可”,则基准指标管理者就可视为符合欧盟要求。

接受ASIFMA访查的基准指标管理者称,这三种方法都存在实际困难。

如果欧盟的企业不能使用某个基准指标,那么亚洲本地企业可能不足以维系该指标。

“所有人都知道Libor将消失,但其他哪些基准指标也将消失,只有在更加逼近截止期限时才会知道,”Hallatt称。(完)

编译 汪红英/李婷仪/王灿/杜明霞;审校 张明钧/张涛/李春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