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亚洲

通过迷雾一般的缩略语解读印度

路透11月4日新德里电(记者 Alistair Scrutton)---它们挑战着你读报纸的能力,让本可以理解的对话变得一塌糊涂,让你摸不清方向---这一切的元凶就是印度泛滥的缩写。

全世界的官僚们在报告中都大肆使用缩写、简写与缩略语,本来并不奇怪。但在印度,独一无二的是,人们把缩略语大量地用于日常生活,从地名到人命甚至骂人的话。

在印度工作的第一年,缩略和简写成为我理解这个国家最大的困难之一,从识别多如牛毛的武装叛乱组织到在酒吧里问路,缩略语都让我摸不到头脑。

在有22种官方语言的印度,这些缩略语的泛滥也显示了传统的多语言文化向英语一统天下转变的过程——对于经济蓬勃发展的亚洲来说,英语的地位愈加重要。

和任何一个外国记者一样,我必须读报纸并理解它们。但在最初的几天里,我就意识到自己陷入麻烦了。例如SC(高等法院Supreme Court)、Cong (国会Congress)或123 (美印民用核技术协议the U.S. civilian nuclear deal)等缩写在新闻标题中随处可见。它们就这麽自然地被提到,以至于我很不好意思向同事们询问它们的含义。

几天后,我掌握了这类简单的缩写。但翻过另一页,新的阅读困难就彻底打消了我的自信。

“EC对Jaya的担保激怒了DMK,质问它是否是ADMK分支”就是我最近读到的一条标题——它描述的是一场地区间的党派混战。

或者另一条关于卫星发射的“INSAT-4CR在轨道,DTH将要被发射。06年GSLV-F02的失败在ISRO团队里影响巨大。”

缩写与略语在政治中屡见不鲜。知道CPI和CPI(M)的区别很重要,因为两派都是共产党,都是联合政府中的支持力量,却在选举层面的意义极为不同。

全世界的叛乱组织都习惯用简短、缩略的名字称呼自己,但印度的叛乱组织却似乎喜欢把略语不断拉长:那加兰邦(Nagaland)的造反派被称为NSCN-IM和NSCN-K。

与时俱进

首字母缩写在印刷品之外也能看到。城市中的所有区都以首字母区分,例如新德里的GKI区和GKII区。

很难想象伦敦的特拉法尔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被缩写成TS,或者巴黎的埃菲尔铁塔(Eiffel Tower)被缩写成ET。但新德里中心的康诺特广场(Connaught Place)就被缩写成CP。我曾经数次被邀请去CP地区的高级酒吧,分别叫作DV8和Q’BA。

印度对缩略的喜爱和它多语言的特点密不可分。虽然理论上,英语作为官方语言连接着印度迥异的文化;但实际上,10亿人口中仅有一小搓精英阶层能够流利使用英语。

“印度已经通过缩写适应着自身的多语种社会。”CNN-IBN电视的高级编辑和英语小说家Sagarika Ghose对我说道。

“许多印地语使用者发现很难念对英文名字,而缩写就更容易发音。对一些说印地语的人力车司机来说,CP就比康诺特广场更容易念。”

但这不仅仅是英语的问题。比如印度人习惯于将他们的姓或家庭称谓缩略为首字母。在印度南部,很多人都有着长且绕舌的名字,这使得其他地区的人很难发音。

印度最有名的英语作者之一纳拉扬(R.K. Narayan)原名叫Rasipuram Krishnaswami Ayyar Narayanaswami,而印度前总理拉奥Narasimha Rao原名是Pamulaparthi Venkata Narasimha Rao。

其它的缩写则反映着印度的变化。比如Desis原指印度的流亡者。10多年前,ABCD被理解为“美国出生、迷惘的印度流亡者”(American Born Confused Desis),指那些在两种文化中挣扎的印度人。

数年之後,当印度大步迈入世界舞台,ABCD被赋予了新的意思,成为“美国出生、自信的印度人。”(American Born Confident Desis)。

(完)

翻译:刘文琳 发稿:王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