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 2018 / 5:00 AM / 15 days ago

焦点:澳洲6月贸易顺差大增且远胜预估 得益于对中国出口飙升

路透悉尼8月2日 - 澳洲6月贸易顺差规模远胜过预期,对中国出口飙升至纪录第二高位,显示澳洲经受住了中美贸易冲突初期阶段的影响。

资料图片:2013年12月,西澳皮尔巴拉地区,散货船在黑德兰港等待装载铁矿石。REUTERS/David Gray

澳洲统计局周四公布的报告显示,澳洲6月贸易顺差大增158%,至18.7亿澳元(13.8亿美元),是市场预估的两倍,且创去年5月来最高。

数据显示,6月出口上升2.6%,从铁矿石和黄金到农产品和制成品,多种商品的出口均出现增长。6月进口下降0.7%,因汽油进口下滑盖过了交通运输和电信设备进口强劲的影响。

顺差大增主要归功于中国。即便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中国仍在大量吸纳澳洲的铁矿石和煤炭。

分析师指出,澳洲出口至中国的商品大部分是中国国内经济中使用的初级产品,而非用于再出口。并且也没有迹象显示中国游客或留学生增速放缓。

实际上,6月澳洲对华商品出口触及纪录第二高位103.4亿澳元,较上年同期增加近40%。

“美国总统特朗普几乎不用担心美澳贸易失衡--2017/18年美国对澳洲贸易顺差180亿澳元,”基金管理机构CommSec首席分析师Craig James指出。

“相比之下,澳洲对中国贸易顺差达到近380亿澳元。”

**有利经济增长**

对中国和日本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一直是主要增长点,仅6月出口收入就增加14%,达到略高于40亿澳元。

船货出口料将进一步增加,因澳洲北部近海的Ichthys天然气田在经历长时间的拖延后终于开始投产。这个400亿美元的项目由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帝石(1605.T)经营,是日本最大的海外投资。

出口所面临的一个风险是,乾旱正肆虐于澳洲农业种植带的大部分地区,这可能导致今年稍晚的农产品出口下降。

在4-6月当季,澳洲经季节调整后的贸易顺差为29亿澳元,较第一季略微减少。

澳洲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 Bank)的资深分析师Andrew Hanlan称,回落在很大程度上看起来是源于价格下降,而非出口量的减少,因此不会对澳洲国内生产总值(GDP)造成拖累。

“第二季净出口影响可能是略微正面,给经济增长带来0.1个百分点的贡献,”他估计道。

分析师原本估计贸易收支将给第二季GDP造成拖累,因为之前在第一季已经贡献了0.4个百分点升幅。(完)

编译 杜明霞/王灿/高琦 审校 张涛/李爽/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