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 2018 / 10:20 AM / 7 months ago

焦点:澳洲央行称通胀率加快上升取决于薪资水平复苏

路透悉尼5月1日 - 澳洲央行周二略微上调未来两年的通胀率预估,不过央行总裁洛威强调,薪资增长必须加快速度,才能实现这个目标。

资料图片:2017年8月,澳洲悉尼,购物者走进一家Woolworths超市。REUTERS/Jason Reed

洛威称,消费者物价涨幅预计会在当前水平徘徊一段时间,然后在未来几年逐渐“向2.5%”上升。

之前的预测是通胀率将在2020年中期之前达到2.25%。

洛威是在澳洲央行会议之后在阿德莱德举行的晚宴上做出此番讲话的。澳洲央行在这次会议上连续第21个月维持利率在纪录低点1.50%不变。

“很难想象在薪资持续以2%速度增长的情况下,我们如何持续实现2.5%的通胀率目标中值,”洛威说。

“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薪资加快增长。”

上个季度,政策制定者密切关注的核心通胀率再次未能达到央行2-3%的目标区间。经季调后的澳洲第一季CPI较上年同期上升1.9%,也不算高。

薪资增幅2%,接近历史最慢增速,几乎是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工人薪资增幅的一半。澳洲央行预计薪资将会重振,只是以渐进的方式。

这意味着利率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在纪录低位。洛威说,委员会周二再次一致认为,近期没有调整隔夜拆款利率的有力理据。

“这反映了我们的观点,即在向充分就业迈进、并使通胀率重新回到目标区间中点的过程可能只会是渐进的,”洛威表示。

他重申,澳洲央行预计今明两年澳洲经济增幅将略微超过3%。

但保护主义的升级可能会破坏该增长前景。

“鉴于国家一直是通过开放来实现繁荣,澳洲非常希望这种情况不要发生。”

决策者还担忧中国债务膨胀的问题。

至于澳洲本地,主要忧虑在于家庭债务急剧攀升,增速已经超过了收入增长。

洛威称,目前的情况看起来比稍早时候好一些,因监管机构采取措施打压对房产投机者的放贷。

洛威指出,近期澳洲银行业者的金融环境趋紧,因美元的融资成本升高,但一段时间之后,这种情况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扭转。

洛威称,央行还需密切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澳洲放贷标准的收紧,因司法机构强有力的调查揭示出澳洲银行业普遍存在的违规操作问题。(完)

编译/审校 李春喜/王颖/高琦/王琛/于春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