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5, 2020 / 6:42 AM / a month ago

焦点:澳洲当局以国家安全考虑为由 大幅修改外商投资法规

路透悉尼6月5日 - 澳洲周五宣布修改有关外商投资的规定,修改力度为将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大,包括赋予政府更大权力,在外商投资引起国家安全方面的风险时,有权强制其退出投资。

资料图片:2020年5月20日,澳洲悉尼,悉尼地标建筑之一--悉尼歌剧院。REUTERS/Loren Elliott

澳洲财长弗吕登贝格(Josh Frydenberg)谈及有必要在经济和国家安全之间作出平衡,他表示所有海外投资者在竞购敏感资产时,将面临更加严格的审查,无论交易规模如何,也不管买家是民间还是国有企业。

“技术一直在不断进化,我们的地缘政治气候也变得更加复杂,”弗吕登贝格在堪培拉表示。“实际上,世界各地政府认为海外投资可用于实现战略目标,而不仅仅是商业目标。”

根据一项重大调整,财政部将有权最终决定修改或是实施对一笔交易的条件,或是迫使外商退出投资。财政部一份文件称,这项权力是不可回溯的。

弗吕登贝格没有提供关于规则调整将针对哪些行业的全部细节,相关调整将在未来几周内公布。但他的确给出了一些潜在目标领域的线索。

他说,国家安全企业的定义可能涵盖通信公司、能源和公用事业、国防供应链,以及收集、存储和持有被认为对澳洲国家安全和国防十分关键的数据的企业。

这些调整是1975年现行框架建立以来澳洲外资投资政策的最大调整,实际上将使3月宣布的外资投资监管暂时性收紧成为永久性规定,以避免疫情危机期间困境资产遭到低价抛售。

根据当前法律,大部分2.75亿澳元(1.908亿美元)以下的民间投资不受筛查,而与澳洲达成自由贸易协议的国家中,包括中国,其企业投资受到审查的门槛是12亿澳元。对国有企业而言,这个门槛是零。

在宣布这项调整时,弗吕登贝格并未特别提到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但中国政府过去曾就外国投资规定的调整向澳洲提出过担忧。

中国企业一直是澳洲资源、农业和房地产的主要投资者。

2016年,达尔文港出售给中国岚桥集团(Landbridge)的交易引发了公众的不安,这促使澳洲改变规则,要求关键基础设施的交易必须获得澳洲外资投资审核局(FIRB)的批准。

在2018-2019年获澳洲批准的外商投资来源国名单中,中国从第二位降至第五位。美国位居第一,随后是加拿大、新加坡和日本。2019年,中国的投资下降了近50%,至131亿澳元(84亿美元)。

政府计划在7月前发布新规则的草案,征求行业意见,新规计划在2021年1月1日实施。(完)

编译 郑茵/王灿/汪红英;审校 王颖/李春喜/刘秀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