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7, 2018 / 9:56 AM / 2 months ago

焦点:澳洲铁矿石重镇重拾信心 薪资及行业活动蒸蒸日上

路透澳洲卡古里8月7日 - 全球最大的铁矿商中有一些展开新的支出,这导致澳洲最大矿产区域的就业市场趋紧,同时也支持相关服务发展,当地在历经多年的平淡之后如今感受到一丝乐观氛围。

资料图片:2013年12月,西澳皮尔巴拉地区黑德兰港,散货船在泊位等待装载铁矿石。REUTERS/David Gray

在卡古里(Kalgoorlie)举行的一项矿业大会上,多位与会代表表示,必和必拓(BHP.AX)(BLT.L)、力拓(RIO.L)(RIO.AX)以及Fortescue (FMG.AX)等主要业者的支出已经提升整体行业的信心,吸引劳工及从挖土机到探钻机不等的机械投入。

“今年的心态相当乐观。如果卡古里表现良好,那么整体行业也会表现不俗,”采矿业承包商Ausdrill (ASL.AX)执行长Andrew Broad在Diggers and Dealers行业大会场边向路透表示。

Broad称,对于采矿劳工的需求创约五年来最高。Ausdrill目前在全球的合同工作人员约有5,000人。

“还是非常困难,这一比率没有我们想像的那样快速上升,但机会遍地都是。”

据德勤数据,截至6月30日的2018会计年度,西澳洲上市企业的估值大增27%,至1,935亿澳元(1,434亿美元),为2011年5月以来最高,主要受资源企业估值上涨带动。

全球第三大铁矿石矿商Fortescue也在增加勘探,其中包括对锂的开采。该集团总裁甘恩丝(Elizabeth Gaines)对记者称,公司侧重于压低成本,以抵消通胀苗头。

“总体来说有一些外部因素,汇率和燃料因素,我们在皮尔巴拉(Pilbara)也看到出现一些通胀,”

一位猎头称,柴油机械师等半熟练工人的薪资已从一年前的约12万澳元,涨至14-15万澳元,而市场上找不到“为了兴趣不为钱的”技术优良的矿山工程师。

矿企也在与澳洲东海岸和新西兰的建筑热潮抢夺半熟练人才,多数在矿业荣景期间吸引到的技术工人在矿业衰落时离开了。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将看到薪资出现一些上行压力,这一点毫无疑问,”Ausdrill的Broad说道。

一名采矿设备公司高管称,挖掘机械的交付期延长到了一年,是2016年业务不振时六个月交付期的一倍,但仍远远低于业务繁荣时期的逾两年。

“这种情况并不是由一种大宗商品驱动而成的,但每种矿产都有一点点这样的情况,累积起来就使整个行业回归到了正常节奏,”他说道。

珀斯还有更多的化学加工试验需求,一些镍和钴厂商正在评估是否要进入硫化生产,从而直供电池前驱体行业。

“现在人们有钱进行试验、钻探和勘探活动了。我们的一个供应商称,如果你想要开一间试验性工厂,要是去年的话我就直接给你装配齐备了,但是现在就要等四个月时间,”钴厂商Ardea Resources (ARL.AX)董事长Katrina Law对路透称。(完)

编译 张明钧/于春红/王琛;审校 高琦/李春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