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3, 2018 / 1:25 AM / 23 days ago

《信报》:英国脱欧一塌糊涂 二次公投釜底抽薪

(10月23日社评)

剪不断,理还乱,英国脱欧谈判目前的状态是糊里糊涂、进退两难。国家前景不明,人民焦虑不安,连首相文翠珊本人的地位亦岌岌可危,据说她正陷于政治仕途的「杀戮战场」,随时被所属的保守党逼宫,现在党内已有四十六名议员联署提出对她进行不信任投票,依该党「一九二二委员会」程序,若再有两名议员加入,即可启动新党魁选举,意味着撤换首相。

英国于二○一六年六月通过全民公投决定脱欧,按照既定计划,必须在今年十一月完成脱欧谈判,明年三月二十九日正式从欧盟抽身而去,过渡期至后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结束。谈判死线迫在眉睫,然而死结难分难解,谈不拢的两大障碍分别是英欧商贸关系,以及北爱尔兰边界是否设置关卡的问题。九月二十日,文翠珊携同其在国内亦饱受抨击的契克斯方案(Chequers Plan)前往奥地利交功课,遭遇「萨尔斯堡之辱」,欧盟严词否定,认为总体框架根本行不通,要求拿出另一份新方案,好比教师批卷「零分重作」。

就算文翠珊绞尽脑汁再交出新方案,恐怕获得支持的机会微乎其微。工党要求保留英国在欧盟单一市场及关税同盟中「完全一样的利益」,等于说任何改变现状的提案都会被该党否决。至于保守党,同样是意见分歧,有人觉得「硬脱欧」不如「软脱欧」,有人批评「软脱欧」即是「假脱欧」,十人十义,莫衷一是。

在如此反反覆覆扰扰攘攘的情况之下,伦敦上周六有接近七十万人参与示威,规模是二○○三年反对出兵伊拉克以来最大。主办组织「人民投票」(People's Vote)发言人麦克格罗里(James McGrory)指斥脱欧谈判一塌糊涂,选民对政府能否履行承诺毫无信心,部分承诺更不可能实现,他们应有机会对影响将来多个世代的决定改变想法。一言以蔽之,反对脱欧的示威者要求「二次公投」。

对于二次公投的呼声,文翠珊一直坚决拒绝,理由是二○一六年全民已就脱欧问题表决,第二次公投将对民主构成永久损害。不过传媒报导,脱欧事务部正在秘密制订应变计划,为再次举行公投作准备。

诚然,二次公投无异于出尔反尔输打赢要,企图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问题是眼下前路茫茫却苦无对策。自从二○一六年表决之后,经过两年仍然没有办法避免或者减轻脱欧之痛,二次公投不妨理解为悬崖勒马。参与上周六示威的伦敦市长简世德(Sadiq Khan)直言,文翠珊手上只有「差的方案」和「没有方案」两个选择,既然如此,何不留欧?

莫说英国本土喧嚣不堪,欧盟诸国也逐渐失去耐性,马耳他总理穆斯卡特(Joseph Muscat)较早前向英国广播公司表示,欧盟领导人几乎一致支持英国组织另一场脱欧公投,而且结果最好是留在欧盟。

假如真的再度举行脱欧公投,必然令英国蒙羞,但两害相权取其轻,出尔反尔始终好过自陷绝境。转軚从来都是政治忌讳,可是明知船要撞上冰山,难道为了顾全颜面而拒绝改变航道吗?更何况,赞成二次公投的民意不在少数,除了七十万名上街示威者,还有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等等民众,作为首都的伦敦亦是留欧派居多。

工党最近通过一项动议,如果首相与欧盟的谈判失败,或者脱欧方案被国会否决,那么工党反对无协议脱欧,并且争取提前大选;倘若不能提前大选,工党支持一切剩余方案,包括推动二次公投。

文翠珊反正已陷入随时相位不保的逼宫危机,短时间之内又交不出可行的脱欧方案,推动二次公投让难题自动消失,不失为釜底抽薪之计,说不定连落台之危也能够化解。当然,二次公投的结果最好是留欧,一旦投票意愿仍然是脱欧,则大不列颠王国何止白忙一场,肯定乱上加乱。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