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4, 2019 / 4:49 AM / a month ago

分析:伦敦占外汇市场交易份额刷新纪录 退欧冲击只是“传说”

路透伦敦10月11日 - 金融分析公司Mosaic Smart Data自2018年以来在伦敦聘用的开发和量化分析人员数目已经增长一倍,现在该公司有近40名员工在伦敦从事数据分析,以帮助银行业交易外汇和债券。

资料图片:2016年2月,英国伦敦,金丝雀码头金融区。REUTERS/Hannah McKay

伦敦不仅没有受到退欧相关的政治、经济不确定性的影响,反而强化了其在外汇交易市场的地位。外汇交易堪称是伦敦金融产业王冠上的一颗明珠。

对银行业高管、投资人以及央行官员的访谈显示,受退欧冲击较小的科技和监管趋势推动更多外汇流入一个单一、集中化的交易中枢,这对于伦敦是有利的。

随着金融业的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蓬勃发展的金融科技岗位帮助伦敦抵消了传统交易岗位的减少,尽管这或许不能弥补其他金融领域因退欧造成的岗位流失。

国际清算银行(BIS)上月的调查显示,伦敦市场在全球每日外汇交易的占比已从2016年的37%劲增至纪录水准43%,抢走了纽约和亚洲市场的份额。

由于时区便利以及先进的交易基础设施,伦敦长久以来一直是汇市领头羊。

但是伦敦地位固若金汤的消息令许多人跌破眼镜,他们原本以为英退将引发银行和交易员出走潮,或者至少会使伦敦的增长止步;他们还以为香港和新加坡等城市有望从本币交易热潮中受益。

“伦敦很难被打败...那里的专业人才池的深度和多元化程度无可匹敌,”Mosaic创办人Matthew Hodgson对路透说。Mosaic是众多想进入外汇行业的新金融科技企业之一。

Mosaic在英国公投退欧那会儿,从一个共享办公室聘雇了几位员工。

“在人才、汇市流动性以及金融聚集方面,存在一种网络效应,”他说,预计即使在英国退欧之后,伦敦的优势仍“可能继续保持”。

花旗集团、法国巴黎银行、德意志银行、高盛公司和瑞银集团等大型银行的全球外汇交易业务负责人均在伦敦。

一些银行近年还扩大了业务。

例如,荷兰安智银行(ING)选择伦敦作为其外汇交易业务的中心,此前其业务分散在多个城市。ING的全球外汇和利率业务主管Gary Prince称,把更多业务集中在伦敦,效率更高。

汇丰控股近期的一份报告称,随着欧洲银行业撤出美国,伦敦的外汇市场也可能受益。

**透明度**

BIS并未对伦敦外汇交易占比升高作出解释。

部分交易员指出,银行成交量申报作业有所改善,特别是热络发展的外汇掉期交易,可能是2019年全球数字膨胀的原因,不过这无损于伦敦成功地攻占对手城池。

当中的部分原因可能是新的监管规定,要求投资人在进行交易时对于其取得的价格做出说明。

欧盟在2018年实施多项规定,目的是要让外汇交易更近似股票交易,之后在伦敦出现一批新的公司,为交易商提供“交易成本分析”。

根据Greenwich Associates,他们的数据强化了部分市场人士早已经知道的一件事:流动性越高,也就是买卖的便利程度越高,交易成本就越低。已经有60%的汇市买方投资人使用这些交易成本分析业者的数据。

这样的情形在亚洲与美洲交易时段与伦敦时段重叠的时候更为明显。

在没有一个单一外汇交易平台的情况下,很难量化盘中流动性,但几位交易员称,在伦敦交易比在其他地方更容易、更便宜。

两位资深交易员对路透表示,大型投资基金在伦敦市场交易美元/日圆的执行成本要比亚洲或纽约市场最多低一半。

伦敦还有一个额外优势就是,电子交易增加以及使用被称作算法的计算机模型。为了削减成本和获得最优价格,通常对算法进行编程以找出最大的流动性池子。

“由于伦敦拥有流动性,而且较大规模的投资者普遍重视流动性,他们正在把他们的交易时间转至流动性最大的时区,”花旗驻伦敦全球外汇主管Itay Tuchman表示。

**新就业岗位**

伦敦对银行交易业务的掌控正促进更多外汇金融科技企业在这里进行扩张。此类初创公司经常是由前银行交易员和经纪人负责运营,提供数据分析和设计程序以缩短交易时间等多种服务。

伦敦金融城的一份报告称,英国金融科技行业雇员人数估计有7.65万人,而去年该行业新增就业岗位的61%来自伦敦。

而伦敦最有价值的金融科技公司中,有一部分出自外汇行业,例如TransferWise和Revolut。

“对我来说,伦敦作为人才中心的网络效应,是这个城市为何能够占据主导地位的有力论据,即便是在英国脱欧之后依然如此,”花旗的Tuchman说。

Currencycloud为企业搭建外汇支付架构。该公司执行长Mike Laven对路透表示,公司250名员工中有大约五分之三驻在伦敦,并且这一比例还在扩大。

不过该公司也已在阿姆斯特丹设立了办公室,并将在年底前招聘20个人,以便在英国退欧后帮助向欧盟客户提供服务。这些岗位“我们原本是想放在伦敦的,”Laven说。

伦敦在汇市的优势地位或许无法抵消英国脱欧对金融服务业造成的广泛就业打击。

那是因为鼓励交易更加集中的同样趋势正带动外汇自动化及交易社群裁员。

分析公司Coalition估计,在全球12大投资银行,债券、外汇和大宗商品交易及销售的全球从业人员数量从2010年的2,300人减至2018年的1,400人。

但即便是对那些失业者来说,伦敦的吸引力依然很大。

Peter Kinsella在2017年被德国商银告知该行正在精简团队,可能将外汇策略的职位从伦敦移往法兰克福,于是他从德国商银离职。

“伦敦有最好的人才,最好的市场资讯。”爱尔兰籍的Kinsella说。“你在世界上其他地方无法获得那种连通性。”他现在任职瑞士瑞联银行,在伦敦担任富裕客户顾问。(完)

编译/审校 李春喜/李婷仪/王灿/张明钧/李爽/徐文焰/张若琪/王颖/白云/郑茵/汪红英/孙茉莉/王兴亚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