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热点透视

《热点透视》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根基欠稳

(本文作者为热点透视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4年10月,中国财长楼继伟在亚投行筹建备忘录签字仪式上讲话。REUTERS/Takaki Yajima/Pool

撰稿/Peter Thal Larsen

路透香港3月20日 - 若要说哪个国家对修建基础设施的风险与回报了如指掌,这个国家就是中国。过去20年间,为了追求经济发展,中国修建了无数的公路、水坝、发电厂、桥梁和飞机场。结果导致债务、垃圾、腐败现象和环境污染剧增。而就是在这一不稳固的基础之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得以成立。

过去几周,以英国为首的西方大国迅速加入中国主导成立的亚投行,这家投行成立于去年秋季,目前已有27位成员,其中多数来自亚洲。这么多国家争先恐后申请成为亚投行会员,让美国心里十分不爽,也巩固了中国为改变全球金融架构所做的努力。不过在各国外交角力的背后,亚投行的前景基本上没有得到重视。

亚投行成员情况图表:link.reuters.com/tut34w

亚洲无疑需要更好的基建设施,亲历过印尼堵车,或是在印度不敢用自来水的人心里都明白这点。随着人口增加和更多人移居城市,这些问题只会变得更糟。亚洲开发银行(ADB,简称亚开行)--日本主导的机构并且是亚投行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估计2010年至2020年期间,亚洲每年需要花费7,300亿美元用于基建设施。

中国正在尽其最大努力去填补这个空白。亚投行将根据经济体规模从会员国提取资金,刚起步时将需要500亿美元资本,不过这个数字最终将会翻倍。中国也已拨出400亿美元专款,用作丝路基建基金,还另拨出100亿美元用于亚投行,该行其他成员包括巴西、印度、俄罗斯和南非。所有这些冒险事业预计都会刺激穷国的发展和经济增长。

中国这么做不仅仅是出于无私。随着经济放缓和发展,中国需要为自己的资本财商品找到新市场。交通运输的改善将让邻国成为中国制造业更有吸引力的供应商,以及成为中国制造商品的消费市场。

亚投行这家新金融机构还能让中国将外汇储备分散化,目前这些外储的投资主要集中在美国公债上。再者,中国能以金融援助做幌子,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

然亚洲基础建设不足,并不是因为缺钱。在公债收益率处于纪录低位的情况下,西方银行和退休基金急欲为长期项目融资,因为这些融资案提供的报酬稍佳。根据标准普尔,去年全球项目融资达到3,210亿美元,为史上次高纪录。问题是许多亚洲政府太不稳定,而他们的法律架构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使得商业放款商没把握其所提供的资金是否会拿去好好投资及最终能否拿到报酬。

亚投行这类跨国机构,应该可以通过给予项目的官方批准及成立公私营合作的方式提供帮助。这也是亚开行和世界银行等现有放款机构所想要做的事。的确,这些机构可能进展缓慢,而且官僚气息浓厚。但灵活度能否让亚投行成为更好的放款机构,目前还远远不得而知。

中国在国内砸钱大兴土木立了不好的先例,这些基础建设大都由国营银行来融资。中国先前透过投资扩大海外影响力的努力,也是事与愿违。大宗商品价格崩跌,引发了对拉丁美洲和非洲等发展中开国提供大规模贷款的疑虑;同时斯里兰卡新政府正在重估中国融资的项目。

中国可能准备采取新的策略。欧洲政府也承认,忽视中国愈来愈强的海外金融影响力,并非是明智之举。藉由参与亚投行的设计,他们有更好的机会让这家新银行以更负责任的态度运作。同时,美国鲜有抱怨的理由。美国不愿带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现有机构为适应新的环境而做出变革,也是中国另立门户的原因之一。

无庸置疑,亚投行是一个外交上的妙招。更大的问题是,它是否真能改善亚洲的基础建设,并且以公平、公开且严守财务纪律的方式运作。如果中国近来的历史可以作为殷监,那么新银行的基础似乎并不深。(完)

(编译 白云/戴素萍 审校 王洋)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