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 2018 / 2:54 AM / 24 days ago

分析: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加速曝露 债转股有望大显身手

作者 马蓉

路透北京2月1日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国有大行总行人士称,该行华东某地级市分行的资产质量可谓一塌糊涂,大企业、小企业以及房地产均如此,关注类贷款占比达到30%。而之所以没有继续恶化,主要因为修改了合同要素,也就是展期。

“只要合同不展期,分分钟破产,”他很直接地讲。这只是目前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加速曝露的一个缩影。

银行业大量借新还旧或不良债权的花式腾挪,掩盖了金融机构真实的风险和亏损,也导致僵尸企业遍地横行。在控制宏观杠杆率的政策导向和银监会“抓大案要案”的严监管思路下,银行体系不良资产料将加速暴露,僵尸企业的出清步伐也会加快。

而为防止因处置风险而引发新的风险,相关配套政策也在加速出台。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新发布的债转股“补丁”政策,不仅允许股债结合,亦允许设立私募基金开展债转股,着力清扫前期政策障碍及制约因素。种种利好下,前期面临“落地难”的债转股有望大显身手。

中国正在开展一场以控制宏观杠杆率为目标的金融供给侧改革,通过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表内、外同时发力,收紧金融机构信用扩张,这也导致信贷额度较以往更趋紧张、贷款利率迅速攀升。

去年银监会“三三四十”系列文件、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及近期出台的委贷新规、规范银信业务的55号文均在挤压规模庞大的影子银行生存空间;同时,今年央行也在收缩银行合意贷款规模,严控银行表内信用扩张。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近日在冬季达沃斯论坛上称,争取用三年左右的时间使中国宏观经济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而在以间接融资为主导的中国金融体系,此举效果或将十分显着。

国际清算银行(BIS)数据显示,中国宏观杠杆率2008年12月为141.3%,2017年6月为255.9%,共上升114.6个百分点。根据央行初步测算,2017年三季度末中国总杠杆率比2016年末高出3.7个百分点,增幅比2012-2016年平均增幅低9.6个百分点。

**僵尸企业加速出清,不良反弹压力大**

中国宏观杠杆率的突飞猛进始于2008年底“四万亿”投资和货币政策放松刺激,资金通过各种直接或间接渠道流向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等预算软约束部门。预算软约束不仅令融资主体漠视财务约束和债务问题,也扭曲了金融机构的资源配置,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坏账压力与日俱增。

尽管数据显示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已连续四个季度持平于1.74%,但真实资产质量状况仍难获知。

一位曾在多家银行资产保全部门就职的资深人士坦言,按照严格的贷款五级分类检验,商业银行部分正常类贷款其实就是不良,通过在贷款到期前将合同展期,以避免逾期和违约。

有关银行资产质量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浦发银行(600000.SS)成都分行违规发放贷款一案。据银监会介绍,浦发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成都分行不良贷款;为此四川银监局向其开出了4.62亿元人民币的巨额罚单。

有业内知情人士表示,浦发成都分行将资金集中投向钢铁、煤炭等企业,在对这些行业有较深入研究的基础上,以投行模式开展信贷业务并收取高达10%以上的高收益;然而,这种顺周期行业其经营状况与宏观经济走势密不可分,经济步入新常态后此类企业坏账大幅增加,只能通过壳企业进行不良资产腾挪以期度过行业低谷。

“业内通过此种方式腾挪坏账并不少见,只是规模没有这么大,做法也没有这么激进。”该人士称。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近日在某论坛上发言亦谈到,既然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第一号任务,就不免要付出代价,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资产变为不良资产。

人民日报近期刊登对银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专访也称,银行不良资产反弹压力较大,相当多金融机构内控机制不健全,影子银行存量依然较高,违法违规金融行为还时有发生。

**债转股有望大显身手**

    中国新一轮债转股方案于2016年10月出炉,但之后不仅面临着签约项目多、落地少的尴尬,银行理财资金以名股实债模式投资企业股权也数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发改委等七部委上周五发布通知解决市场化债转股实践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推进债转股加速落地:如允许实施机构设立私募股权基金、可采取股债结合综合性方案、对包括民营、外资企业在内的所有类型企业展开、银行债权以外的债权也可以转股等。

    据业内人士透露,当前四大行已列入债转股名单的项目规模均达数千亿元人民币。债转股或有望大显身手。

    “这主要是为解决债转股实际操作中遇到的问题而出台的有针对性的文件,几条允许都是针对实践中遇到的不能突破的瓶颈或者没有明确的地方,相当于扫清政策障碍,减少债转股开展的阻力。”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称。

    他进一步解释道,比如目前一些债转股方案又有股又有债,被市场很多人认为是债转债,但考虑到转股过程的复杂性和渐进性,一定程度上应该考虑在转股为主、适当配合转债这种综合方案,也有利于吸引投资者参与。

    再如,此前文件提到的是银行债转股,像信用债等没有被列到转股范围内,但实际上这也是券商等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企业债权。把银行债权扩展到其他债权会使得券商等机构有更多动力参与到债转股的过程中。

    “这些政策都是在拓展债转股的潜在范围和市场化谈判空间,可以激发市场各主体参与债转股的积极性,从而有助于降低实体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曾刚称,“要实现对宏观杠杆率的有效管控,必须要对企业部门杠杆率实现管控,我想债转股能起到很大积极作用的。”

    但他也谈到,在实践过程中一个很大的瓶颈是长期资金来源问题,目前参与债转股的长期资金偏紧,政策效力还要看实施情况。

    有从事不良资产业务的私募机构人士亦表示,银行实施机构做私募股权基金的最大弊端在于灵活性较低及经验不够丰富,难以吸引机构投资者或者高净值人群等市场化资金,其成立的基金更可能来自于自有或政策性资金。

    发改委在最新通知中也提到,将依据市场化债转股业务规模、资金到位率、降杠杆质量等因素对相关银行和实施机构提供比较稳定的低成本中长期资金支持。

    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华融(2799.HK)董事长赖小民此前表示,实施市场化债转股所需资金量较大,且债转股投资风险高、周期长,单纯依靠实施机构现有融资渠道尚存局限;建议国家进一步完善市场化债转股的配套支持政策,发行特别国债作为债转股的重要资金来源,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完)

    审校 乔艳红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