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3, 2020 / 5:42 AM / 2 months ago

分析:屋漏偏逢连夜雨 突发疫情是否会将中国经济带入至暗时刻?

作者 沈燕

2020年2月2日,北京,中央商务区一处建筑工地。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2月3日 - 屋漏偏逢连夜雨,从去年底至鼠年春节假期不断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下行压力仍大的中国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首当其冲是一片萧条的餐饮、零售、旅游等服务业。这一2020年的首只黑天鹅是否会引发大量失业潮,继而将中国经济带入至暗时刻显然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尽管眼下全民动员抗击疫情是中国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但在封城、封路过后,尤其是面对小微企业以及一些线下传统实体经济,以及因疫情带来的诸多行业的连锁反应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在消费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主力时更需要政策上的未雨绸缪,也让积极财政政策更扩张,货币政策更宽松呼声又起。

“中国政府始终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第一位,正在公开透明、有力有序地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目前重点是防止疫情扩散蔓延,做好患者救治,同时保障人民群众以及在华外国侨民的正常生活秩序。中国政府和人民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国总理李克强就明确表态。

而在疫情发生后,在诸多关于疫情中国经济的影响和政策分析文章中,呼吁加大财政政策的扶持力度,包括扩大赤字规模,从财税政策,减免企业税收等各方面扶持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帮助企业渡过难关。

“就宏观政策而言,疫情对经济的冲击是短期现象也是一个重要判断。这意味着政策应对更多应该是有针对性的扶持,帮助受影响严重的行业、地区和群体,而不应该是大水漫灌式。也就是说,宏观政策应该注重结构,而不是总量。虽然货币政策可能较没有疫情的情形下宽松一些,但主力应该在于财政扩张,包括减收与增支。”光大集团研究院副院长、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撰文称。

中国中信建投证券宏观经济与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黄文涛团队撰写的“疫情冲击下的经济、政策与市场展望”报告认为,本次疫情影响对经济的影响程度有待评估,但冲击是确定的;疫情的演变或将扰动本轮经济回暖的小周期,对冲政策或会提前或加码。

报告认为,由于新型肺炎疫情的“黑天鹅”扰动,中国经济增加了新的外生变量,在原有的决策系统中又加入了新的因素。因此,本来已经较为困难的经济变得更加复杂。预计原有的逆周期调节政策宽松方向不变,节奏或比原来预想的要加快,力度或比原来预想的要加码。

报告建议就财政政策和准财政政策而言,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发挥三大政策性银行作用和提高赤字率是看点。就货币政策而言,降准仍有空间,降低短期资金成本和中长期资金成本同样重要,除了MLF和LPR利率走低之外,也不排除降低存款利率。

受疫情影响鼠年延期开市的中国金融市场,周一(3日)将迎来逾万亿元逆回购集中到期,对此央行及时发放“定心丸”,周日罕见预告将进行天量逆回购操作予以对冲安抚市场信心,为春节后首个交易日资金面稳定保驾护航。

继周日中国央行罕见提前一日公布公开市场操作规模,春节后首个工作日1.2万亿元人民币逆回购在创出单日操作天量的同时,七天和14天期利率均调低10个基点(bp),相较去年四季度5个bp的下调幅度加力。面对肺炎疫情的严峻形势,为防金融风险和稳经济,央行不遗余力。

**疫情或令财政与货币政策宽松加码**

相较17年前将的SARS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此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但程度到底会有多大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尤其是眼下疫情仍在持续,而中国经济仍处在三期叠加的下行态势中,突发的疫情或许会让积极财政和稳健货币政策更宽松。

彭文生在文章中分析称,本次疫情会对投资和消费形成拖累,财政政策的力度可能会较2003年“非典”时期更大。从减收方面,可能如2003年,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采取政府性基金和税收减免的政策。从增支方面,预计一般公共预算财政赤字率会提到3%,专项债发行或超原有预期(原有预期为3万亿),不排除发行特别建设国债的可能性,城投债和政策性银行债等“准财政”行为预计也会加大力度。

他认为,2019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货币政策的定调是“灵活适度”,比此前的“松紧适度”已有所放松。年初央行通过降准释放长期资金8,000亿,并投放3,000亿1年期MLF,预计央行除在结构上引导银行对受疫情影响行业、地区进行信贷支持外,会适度加大货币政策的总量操作。但当前中国房价与宏观杠杆率都不可与“非典”时期同日而语,货币宽松力度受制于楼市与杠杆率。

财政政策方面,2003年“非典”期间,由于对投资基本没有影响,财政上主要是对餐饮、旅店、旅游、娱乐、民航、公路客运、水路客运、出租汽车等受“非典”影响较重的行业采取政府性基金减免和税收减免的政策。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在其“新冠肺炎的经济影响与政策应对”的文章中称,未来疫情发展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政府在制定相应的宏观经济对策的时候可以考虑分步走,将来根据进展渐次推出。如果在两周内疫情真的控制住了,那么只需采取一些短期的补助与减税即可,如果疫情延续较长时间甚至不断恶化,那就可能需要规模大、力度大的刺激措施。

中国央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指出,应高度重视此次疫情冲击对企业经营和就业的影响。进一步减税降费,降低企业成本。同时,稳健的货币政策也可在边际上适度放松。此外,应谨防企业信用风险大面积爆发。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周一发布截至2月2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新情况,当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829例(湖北省2,103例),新增重症病例186例(湖北139例),新增死亡病例57例(湖北56例,重庆市1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7例(湖北80例),新增疑似病例5,173例(湖北3,260例)。

**谨防疫情将中国经济带入至暗时刻**

不可否认,眼下仍在持续蔓延的疫情显然与疫情初期的一些误导宣传,诸如“不会人传人”及疫区应对不及时有关,面对疫情仍在持续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宁可把困难预估的大一些,准备方案更足一些,以避免因此将中国经济带入至暗时刻,显然更是对宏调能力和政策制订的大考。

西泽研究院院长赵建在其最新文章中警告,有许多学者将现在的新冠病毒与2003年的非典相比,得出仅仅影响GDP增速1-2个百分点的结论,认为只是短期冲击,对长期影响不大。这样的结论显然过于机械乐观刻舟求剑,很可能对中央政策层决策造成误判。

今天的中国经济也绝非16年前,16年发生了根本上的变化,内需和服务业已经从那时的经济动力附属,变成了今天的主导力量。另外,今天的金融业也已经高度发达,杠杆率已经增长了数倍(250%左右),这也意味着经济的脆弱性升高了。

在北京担任“富新防盗门”总代理的朱先生春节前返回河北老家过年,因其所在的村子封路无法返回北京,面对此次疫情,他无奈地称,“我们一个月的房租、库房、店面加起来租金5-6万,现在回不去,但这些要交的钱却一分都不能少,当然命比钱更重要。“

在他看来,2020年是保命的一年,钱是赚不到了,不赔关门算是保全了自己,就算是最大的赢家了。

去年底盘了一家关东人家餐馆的董老板,现在更是欲哭无泪,原本年三十的年夜饭都预订满了,以为盘的这个餐馆是个香饽饽,谁料突发的疫情令其饭店年夜饭取消大半,而饭店租金、人工却一点不能少。

至于是否期待政策上的支持,董老板坦言想都不要想,因为餐饮业竞争激烈,店面房租都是私人的,政策扶持的光芒估计也照不到他们这类企业上。

中国财政部周日发布关于支持金融强化服务、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对2020年新增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贷款,在央行专项再贷款支持金融机构提供优惠利率信贷的基础上,中央财政按央行再贷款利率的50%给予贴息,贴息期限不超过一年,贴息资金从普惠金融发展专项资金中安排。

“做经济研究不能只沉迷于冰冷的宏观数据和简单的机械类比,而是要看到统计数字背后一个个活生生的商铺厂房、柴米油盐、吃穿住行等人间烟火,尤其是处于弱势的中小企业和低收入人群。“赵建文章称。(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