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31, 2020 / 6:01 AM / 2 months ago

焦点:中国1月制造业PMI季节性降至50 企稳势头恐因肺炎疫情戛然而止

作者 宿泱韫

资料图片:2015年11月,河北唐山,一家钢厂的工人路过厂区堆放的钢管。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1月31日 - 尽管中国1月PMI数据基本持稳,制造业仅季节性微降,非制造业则在建筑业带动下强劲回升,但鉴于统计截止于1月20日,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疫情肆虐的影响尚未显现,中国原本开始企稳的经济短期将再度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

肺炎疫情在春节期间快速蔓延,多地封城、中国延长假期、推迟开工时间,短期将拖累消费、投资和出口,鉴于疫情还在发展中尚未完全遏制,分析人士预计,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或因此受拖累1-2个百分点,负面影响或超2003年的非典(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

“1月份PMI指数小幅下降,但仍保持在荣枯线上,表明经济继续显现趋稳态势。从历年1月份PMI指数变化看,多数年份均为下降,应该有季节性因素的影响。”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特约分析师张立群评价称,新订单、采购量、生产经营活动预期等指数均为上升,表明内需继续趋稳,企业预期继续回稳,生产经营活动保持恢复态势。

但他同时指出,要注意到经济下行压力仍较明显,特别是当前正处于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关键期,其影响在1月份PMI指数中尚未显现,但对近期经济走势的影响不容低估。

“要继续抓好抓实稳增长的各项工作,着力扩大内需,确保中国经济在空前严峻复杂的形势下保持平稳增长态势。”张立群表示。

中国国家统计局和物流与采购联合会(CFLP)周五联合公布,宏观经济先行指标--1月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自上月的50.2降至50,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一致;但统计局在解读中表示,因调查期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尚未充分显现,后续走势需进一步观察。

1月官方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则升至54.1,比上月升0.6个点,总体延续2019年末上升走势,建筑业商务活动指数环比上升3.0个点,位于较高景气区间,统计局赵庆河称,这表明在加快基础设施建设补短板强弱项等措施推动下,建筑业生产和市场需求稳步增长。

制造业PMI分项数据显示,1月前20天制造业需求扩张加快,生产增速放缓,企业信心向好。当月生产指数降至三个月低位51.3,新订单指数则升至九个月高位51.4,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则较前月大幅上升3.5个点至57.9。不过受春节假期影响,进出口均在收缩状态,新出口订单和进口指数均在50下方,降至三个月低位。

价格方面,1月制造业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明显上升,出厂价格指数略有下降。统计局的赵庆河称,受近期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升至53.8,为2018年11月以来的高点;此外调查结果显示,本月反映劳动力供应不足的企业比重为17.6%,比上月提高2.1个百分点,表明受春节因素影响,制造业企业用工较为紧张。

“虽然1月PMI显示企业景气度继续保持平稳,但考虑到反映的是1月20日之前的情况,并未充分反映疫情冲击,因而指示意义不强。”西南证券宏观团队的杨业伟和张伟表示。

他们指出,近期疫情发酵短期会增加经济放缓压力,因而2月企业景气度将出现下滑。但考虑到疫情冲击应该多集中在一季度,属于一次性的冲击,因而也无需过度悲观,继续观察疫情发展,以及经济的表现。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周五表示,截至周四结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累计死亡病例213例,新增确诊病例1,982例。世界卫生组织(WHO)周四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全球紧急状况,目前疫情已蔓延至18个国家。

**疫情影响或超非典**

春节期间急速蔓延的肺炎疫情尽管目前还在发展之中,但分析人士多认为,鉴于当前第三产业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较非典时期大幅提升,而疫情对服务业的冲击最为直接,最终负面影响可能超出2003年的SARS。

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张明就疫情影响分析称,在当前,无论是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还是最终消费占GDP比重,都显着高于2003年。“这就意味着,即使本次肺炎疫情对第三产业与最终消费的冲击与非典相似,那么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也会显着高于非典期间。”

他在《财经》杂志撰文称,如果不考虑宏观经济政策的进一步发力(即使发力,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也将主要体现在今年一季度之后),2020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速度可能要比之前预测的速度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可能会在5.0%上下,甚至不排除低于5.0%的可能性。

但他同时指出,在中国政府的及时应对与处置之下,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也不会出现断崖式下跌。2020年各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呈现出前低后高的走势,全年经济增速可能在5.7%上下。与其在2019年年底所做的预测相比,仅仅下降了0.2个百分点。

“新冠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悲观估计则为一年时间,乐观估计只要半年左右,影响较大的时间是在第一季度,半年后基本可以恢复正常,因此,该疫情不会改变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和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上升地位。”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撰文称。

他认为,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主要影响在第三产业,全年影响幅度估计在一个百分点左右,这也意味着对GDP增速负影响或超过0.5个百分点。从影响时间段看,主要发生在第一季度,因为第一季度的GDP占比是四个季度中最少的,所以,影响程度也相对有限。

野村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则更偏谨慎,他预计此次疫情影响大概率超过2003年SARS,对2020年一季度实际GDP的影响可能超过2个百分点,对后续经济的影响,关键是疫情控制情况,目前有相当的不确定性。

他称,政策层面上,除了满足控制疫情的应急需求之外,应将重点放在纾困上面,维持经济的基本稳定,防止大规模的中小企业破产违约,而非简单的扩大财政和信贷刺激。他指出,目前一个较好的政策,是银行信托等信贷机构免收企业利息三个月,资金由央行或财政部直接补贴,所有离到期还有一年以内的贷款,到期日暂时延长三个月。

“新冠病毒带来的是短期冲击,当前政策应立足于纾困,避免经济过度下沉,保障社会稳定,疫情之后,经济必然复苏,因此当前没必要过度恐慌,经济复苏时更应避免过度刺激。”陆挺表示。

中泰的李迅雷认为,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属于黑天鹅)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需要重新调整2020年既定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假设在悲观预期下,该疫情将对GDP增速带来的拖累达到1个百分点,那么,大约需要增加5,000亿左右的投资和消费来对冲,才能起到稳增长的效果。

因此,他指出,财政政策应更加积极,要扩大财政支出规模,建议财政赤字率从2019年的2.8%,上调至3%,即增加约2,000亿人民币的财政支出;货币政策方面,应该实施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一季度即需考虑降息,全年加码的降准降息目标,应该是促进全社会新增约X亿左右(X: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情况而调整)的投资或消费;此外,在新冠疫情防控的背景下,应该鼓励社会各界积极捐款,目标应该达到1,000亿左右。

他并强调,当前更要评估的是新冠疫情传播带来的金融风险和就业压力。就业问题需要引起高度重视,从受新冠疫情影响最大的服务业看,酒店、餐饮、交运等以中低端劳动力居多。而制造业中的出口行业,也有不少属于劳动密集型的,如疫情导致的服装鞋帽、玩具等出口增速下行,也会影响这些行业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中国银保监会周一发出通知称,各银行保险机构要全力协助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对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暂时受困的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