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SAFT专栏》美联储虽想升息 却又投鼠忌器

(本文作者为路透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图为美联储总部大楼。REUTERS/Joshua Roberts

撰稿 James Saft 编译 李春喜/王颖

路透8月20日 - 如果我们把“第22条军规”式的困境定义为,你需要某件事物,但只有不需要时才能得到,那么考虑在9月升息的美联储,就面临多少有些类似的状况了。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7月的会议记录,除了表明内部对于何时推动2006年以来首次升息存在严重分歧之外,还暴露了在当前利率为史上最低的情况下,美联储对于其所面临的局限性感到不安。

我们可以从美联储会议记录中的一段话一窥这个困局:“对于过早收紧政策的风险的另一个顾虑是,在联邦基金利率接近实质有效下限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在抵消对通胀和经济活动的下行冲击方面作用有限。”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将近零利率略微调高一点,若出了乱子,我们仍旧没有足够的降息空间。这暗示美联储心里很明白,就像那句老话说的那样,不想要这样的结果,就压根儿别走上这条路。

根据这个逻辑,美联储可能根本没有办法收紧政策,因为从近零水准开始升息,无论升25或50个基点,降息时美联储仍没有多大余地。

但当别条路都行不通时,美联储只得选择这么做。美联储政策并不受零利率所局限,但如果未来数月,美联储升息25或50个基点之后却又需要降息,联储将不得不依赖购买资产或其他非常规的政策措施,才能获得除降息之外的额外效力。

当然美联储决策者称之为“非常规”措施,因为本来就只会在非常规的情形下采取这些措施。如果联储因普普通通的衰退,而不是一场金融危机后的大规模整顿,就采取更多量化宽松(QE),这将暴露出美联储立场的薄弱。

出于这个原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些问题让美联储头疼。但如果美联储扭转天平的幅度过大,就会犯下错误,特别是若如果美联储担忧的是金融市场对政策变化的反应。金融市场对货币政策收紧的反应从来都不好,到了某个时点就必得重新调整价格。

借给我10美元,然后我再把它借给你,我们的钱就都多了。

有趣的是,大家认为美联储也会这样兜圈子,觉得它会先赶紧升息一、两次,然后再降息。

“我不断听到有人说,美联储需要升息,以便在美国经济再次放缓的时候有余地降息。换句话说,美联储需要脱离零利率,这样将来就可以把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降息再次派上用场,”M&G Investments的一名基金经理Jim Leaviss在给客户的报告中表示。

“当然,为了将这一切合理化,你会辩解说,升息50个基点、把利率从0.25%提高至0.75%给经济带来的降温效果,比不上从0.75%降息50个基点带来的刺激作用。或者说升息是对经济有信心的表现,所以是有刺激效应的(而另一方面,日后若在经济增长停滞的情况下再紧急从0.75%降息,或许并不会发出明确的利空信号。)”

虽然这种辩驳切中了要害,但却并未考虑到可能真正发挥著作用的一个因素:美联储需要向外界证明,它仍然掌控着局面。有一个我很喜欢的推特帖子名叫“Hold my Beer GIFs”。内容呈现了人们(几乎总是男人)试图在逞匹夫之勇时表现出来的巨大痛苦。

虽然叶伦并不是在滑板公园试图给孩子们留下深刻印象,但她和美联储同僚们必须注意,投资者的眼睛都在盯着他们;有人认为他们身不由己,有人则认为升息天经地义。美联储是有压力的,它得表现出控制力,这就带来了一定的风险。

因为这个缘故,我倾向于对会议记录中那些关于中国、能源价格以及全球其他地区经济的担忧视而不见。美联储不是为了新兴市场和世界其他地区制定货币政策,甚至也不是为了金融市场,而是为了美国。这就支持了美联储需要较早而不是较晚收紧政策的观点。

或许美联储不应把出发点放在这,但它没有太多别的选择。(完)

(译文审校 张明钧/陈宗琦)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