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 2018 / 9:37 AM / a month ago

焦点:贸易战造成股市震荡和港元疲软? 分析师认为央行撤回QE是肇因

路透4月19日 - 外界期待已久的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可能给市场造成了负面影响,包括最近美国企业债疲软、银行融资成本高企、股市震荡以及港元下跌等等现象。

资料图片:2018年4月,美国纽约,纽交所内交易员的工作场景。REUTERS/Brendan McDermid

虽然部分分析师和投资人认为,贸易战和地缘政治风险驱动了市场,供应和需求之间的不平衡打压了债券价格,但其他人则认为包括美联储、日本央行以及欧洲央行在内的央行政策才是主要原因。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主要央行购买了创纪录高位的债券数量,将其他投资人挤出这块市场,促使他们转向风险较高的资产寻求回报。

“央行的购债行为迫使投资人进入到通常他们不会去的市场,”花旗集团驻伦敦的信贷产品策略全球主管Matt King表示。

随着利率上升,美联储撤回量化宽松(QE),日本和欧洲央行缩减了购债,市场上的这类交易发生了逆转。

“这类事件的波动性与疲态程度都比你所料想的更为严峻。在过去几年当中一直推高所有市况并且压低波动性的强劲市场技术因素,也就是全球央行流动性,如今正在逐渐撤离。”

波动性已在蔓延。

衡量短期银行同业间融资成本的指标—伦敦银行同业拆款利率(Libor),现正处于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受到美联储加息和短天期银行债务疲态的双重影响。

今年发行的高评级企业债平均票息高于仍在存续期的券种。根据摩根大通,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今年将成为2009年以来企业融资成本首见上升的一年。

股市则已剧烈起伏,道琼工业指数在2月录得2011年以来最大单月跌幅。

港元本月重挫,逼得香港金管局不得不出手干预。较高的美元Libor吸引买方,它较可比香港银行同业拆息(Hibor)高出1个百分点,两者利差已创下2008年1月以来最宽水准。

包括美银美林首席分析师Michael Hartnett在内的分析师们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说道:”从QE赢家到QE输家的轮动,已经开始了。”

他们称,赢家包括股市、欧美高收益债券和新兴市场,输家包括现金、大宗商品、政府公债和波动率。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央行是市场走势的主要推手。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驻加州信贷部门的首席投资长Mark Kiesel称,对中国经济成长率、贸易战加剧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等国际忧虑,是公司债面临的最大风险。

“我并不认为央行是三种主要风险之一,原因在于央行的行动是非常透明的,”他称。”然而全球通胀压力明显上升,可能改变形势,导致利率更快上升。”

花旗集团驻伦敦的信贷产品策略全球主管Matt King认为,央行购债数量太多,使价格机制无法有效地作用,除非减少购债。

“人们被迫以相同的方式操作,即在央行放水的同时,寻求收益,”King称。

他表示,这导致胶着市场的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要么是根本没有波动率,要么就是突然间大幅波动,这是单向市场的特征。(完)

编译 李春喜/李婷仪/于春红; 审校 高琦/白云/王洋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