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30, 2018 / 6:11 AM / 4 months ago

焦点:山东沿岸油轮排队等待卸货 将影响从大西洋盆地的进口前景

路透伦敦/北京3月29日 - 贸易和船运消息人士表示,大批等待卸货的油轮在中国海岸线排队,限制了中国以后的进口前景。中国是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

资料图片:2016年6月,驶经新加坡南部海域的油轮。REUTERS/Edgar Su

油轮待卸的石油规模上升,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中国调整税收政策,以及治理污染的措施抑制了小型独立炼厂(也称为“茶壶”炼厂)的需求。此外,一些炼油厂进入检修也使得产能利用率降低。

再加上石油出口国,尤其是西非国家卖力进行销售,即便早期已经有迹象显示中国石油需求可能疲软,这些国家仍把油轮发往该地区。

“交易商过高估计了需求,”Energy Aspects的亚洲分析师Michal Meidan表示。她并称,由于税收政策调整以及指标油价上涨,中国的利润率受到挤压。

“除非这些船货有任何大幅度折价,否则茶壶炼厂可能会让这些油轮继续漂在那里一段时间,”她表示。

石油分析公司Vortexa的数据显示,3月份亚洲短期浮动存储平均约1,500万桶,为2017年10月以来最高月度水准。短期存储规模在本月触顶,达到2,200万桶。

Vortexa对短期浮动存储的定义是,油留在船上7-30天。

有三位交易商称,目前有大约19-20艘船等在中国海岸以外,主要是在山东附近,这里是大多数茶壶炼厂的根据地。而据交易商称,通常情况下也就10艘船左右。

据路透对Vortexa和行业监测机构Genscape所述船舶信息的整理,发现等在船上的油多数来自西非,尤其是安哥拉、赤道几内亚和刚果共和国,但也有来自巴西、中东和北海的船货在等待。

**存储达到上限**

一贸易商表示,处于浮式存储状态的西非原油增长尤为强劲。“似乎增长很多,”他说。

路透的船舶追踪数据显示,有几艘船已经在沿海等待了约一周。但一些船货从3月初以来就一直在等待,比如装载安哥拉原油的超大型油轮(VLCC)“New Frontier”号,以及装载伊拉克原油的VLCC“New Prosperity”号。

山东东明石化集团副总裁张留成表示,在政府发放新进口配额后早先的一波大量进口已经涌入市场,而正值春季检修期。

他表示,山东的存储设施目前已超过上限,而管道瓶颈仍是大问题,不过他称过去曾有比这还严重的拥堵情况。

亚洲消息人士表示,多数较大的茶壶炼厂仍运行良好,不过一些规模较小的炼厂对税务政策的变动则更加敏感。“国内需求赶不上以前了,但是(原油)供给还是那么的多。”一消息人士说道。

于1月公布并在3月1日起开始正式执行的税务新规,旨在解决中国国有石油公司长期以来抱怨的问题,它们称民营炼厂和调油商通过避税削价竞争,抢夺市场份额。

大西洋盆地的石油贸易商称,若不降价,积压的船货正牵制他们预订新货的能力,而削价则又会对国际油价带来连锁反应。

联合石化近日拿出一些船货供出售,一些贸易商表示这表示联合石化也有积压船货。联合石化是西非原油的最大买家之一。

“这正把我们排挤出局。”一西非原油卖家说道。“对我们来说这就是一个陷入死局的市场。”(完)

编译 李春喜/刘秀红/王洋/孙茉莉; 审校 王琛/杜明霞/高琦/张若琪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