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 2018 / 1:32 AM / 6 months ago

(更正)焦点:特朗普新近提名的两位高层将大大提升美联储的“平衡性”

(更正:因译文有误,内文第六段改为“不像特朗普提名的其他一些机构主管那样”,非“因为特朗普的这些提名人是其他各种机构的主管”)

资料图片:2014年2月,美国华盛顿,美联储总部内的一间会议室。REUTERS/Jim Bourg

路透华盛顿/旧金山5月14日 - 特朗普政府最新提名的两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高层,恰恰是人们担心白宫永远不会支持的那种人:几乎不会在这家全球最有权势的央行中搞出太大动静的内部人士。

美联储副主席提名人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和理事提名人鲍曼(Michelle Bowman)将于周二1400GMT前往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出席听证会。这两人当中,前者是一位经济学家,为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提供建议;后者是堪萨斯州银行监理官。

如果提名获得批准,他们将与特朗普选出的另外两位重量级大佬--鲍威尔和夸尔斯(Randal Quarles)一道,将举足轻重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剩余空缺差不多占满。

巴克莱经济学家Michael Gapen表示,这两位提名人“将会使理事会内部更加平衡”。他说,二人都是专业人士(鲍曼拥有社区银行背景,克拉里达是一位货币政策专家),且不带有任何明显的意识观念,“他们是立场非常中立的候选人。”

特朗普提名的另一个人古德弗兰德(Marvin Goodfriend)则不同。古德弗兰德是保守派经济学家,希望调整美联储的运作方式和应对未来危机的方式,并重塑美联储与国会的关系。经过1月充满争议的听证会后,对于他的提名陷入停滞,因为该提名显然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票数以在整个参议院获得通过。

克拉里达和鲍曼的提名似乎都没有引起争议,也不太可能颠覆这个拥有105年历史的机构,不像特朗普提名的其他一些机构主管那样。

克拉里达被提名为副主席,料将会与美联储现任主席鲍威尔站在同一战线,并支持渐进升息。

克拉里达是一位颇有成就的经济学家,同时还在哥伦比亚大学执教,他支持美联储经济学家中核心人员的观点,即与以往相比,利率可能将依然偏低,经济成长可能有所放缓。

美联储决策者大致平均分为两派,一派预期今年升息三次,另一派认为会升息四次。克拉里达就属于其中一派。

“如果因为税改,经济增长势头转强,那我们可能会升息四次,”克拉里达去年12月对彭博电视表示。

随着美国经济走强,美联储自2015年底以来一直处在升息轨道上。该央行的任务难度势必会加大,因为它需要在实际上已实现就业和通胀双重目标的情况下仔细考虑以多快的速度升息,以及升息多少。

鲍曼将填补美联储专门为有社区银行工作经验的人留出的一个空缺,该职位自2014年以来就一直空着。

在担任堪萨斯州银行监理官之前,鲍曼曾任其家族所拥有的Farmers & Drovers银行副总裁。

鲍曼也曾经出任共和党参议员杜尔(Bob Dole)的幕僚,以及前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里奇(Tom Ridge)的副手。

“她几乎涉及所有的面向。他们希望这个人可以马上行动起来。拥有华盛顿相关元素非常、非常重要,”在5月5日前曾任美国独立社区银行家协会(ICBA)执行长的Camden Fine指出;白宫曾要求其提供可能的提名人选名单。

克拉里达及鲍曼加入由鲍威尔、夸尔斯及奥巴马当年提名的布雷纳德所组成的理事会,堪称是安全牌,远远算不上是特朗普原本可能带来的剧烈变动。

“特朗普正藉由指派怀抱新观点及相当程度连贯性的新领导层,展现他对美联储所施加的影响力,”达特默斯大学教授Andrew Levin指出。(完)

编译 郑茵/侯雪苹/白云/龚芳;审校 张荻/许娜/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