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 2018 / 9:46 AM / a month ago

焦点:美指上冲人民币秀出漂亮反弹 离在岸联手拖延破七时点但效果待察

路透北京11月13日 - 中国央行霸气喊话空头之后不过半个月,美指就登上16个月新高,不过这一次,人民币汇率上演了一场先抑后扬的行情,仅短暂失守6.97后迅速反弹,这可能主要归功于大行在6.97附近提供流动性,令购汇盘暂时消退;不过贸易战持续及强美元格局下,市场恐仍需要做好破七准备。

资料图片:2015年11月,人民币和美元货币符号。REUTERS/Bobby Yip

交易员称,早盘在触及6.97后遭遇大行大量结汇,购汇盘跟风逃跑,流动性随即减少,离在岸人民币很快从6.97附近快速反弹逾200点,无奈购汇接盘太多,人民币涨幅逐渐缩窄。

“跟以前两次都很像,如果现在有人出来大量的卖美元,市场就跟风都跑,一下流动性收得很少,显得砸盘力量显得特别大,但实话实说,没太大意义。”一外资行交易员指出。

在他看来,客盘购汇力道不容忽视,若强美元趋势不改,单靠流动性维稳市场的举措不可能大幅扭转人民币贬值预期。

强美元格局下,无论个人还是企业的购汇需求仍在,未来监管可能仍需要出台相应的跨境资本的宏观审慎管理举措相配合,否则流动性举措的边际效益将会越来越弱,而监管的成本也会相应增加。

“硬抗谈不上,估计监管会抗一下,硬抗的话央行的成本会很高,可以稍微抗一下,等一下,美元若回调有一个窗口期就有了机会,...”一交易员指出,但现在的形势看,就怕等不到美元回调人民币就要破七了。

人民币兑美元即期CNY=CFXS周二早盘先跌后升,最终涨近130点;中间价则跌153点续创11月1日以来新低。交易员指出,美指大幅飙涨至16个月新高,且盘初客盘购汇比较集中,打压人民币一度跌至6.9703元;但接近6.97附近有大行提供流动性,人民币瞬时反弹逾百点,随后购汇盘复出,涨幅有所缩窄。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10月底详述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有基础、有信心、有能力”,旨向外界传达中国管理预期,力保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决心。他并喊话空头,“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

**离岸已先行**

不过监管已经提前在做准备。市场人士指出,央行在香港招标发行200亿元人民币央票后,仍有大行持续在离岸回收流动性,以提升空头成本,间接维稳人民币汇率,这可能亦是为何美指大涨下,一向反应灵敏的离岸人民币周二相对表现竟强于在岸汇价。

“最近一段时间都有力量在市场上抽人民币,...主要是直接在市场上拆借,”香港一外汇交易员指出,关键时刻还是要保货币政策。

从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的情况来看,海外空头已经不多了,境内空头可能才是主力,不仅是资本项下的跨境资本流动,虚假贸易下掩盖下的资本外流也不容忽视。

数据并显示,离岸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息(CNH HIBOR)不同期限利率均有所上升;其中隔夜由周一的1.41367%大涨127个基点至2.68800%;一周期的HIBOR亦大涨113个基点至4.72507%。而隔夜拆息利率此前大多在2%上下,甚至更低。

EIKON综合报价显示,CNH银行间拆借市场各个期限利率亦出现上涨,其中CNH银行间隔夜拆借周二盘中一度大涨390个基点至4.50%,为10月9日以来新高,上收市价为0.60%,最新则报在1.00%;一周拆借亦大涨60个基点至4.75%,最新则报在3.43%。

离岸和在岸表现显示中国监管层仍有意放慢人民币贬值步伐,以尽可能舒缓人民币汇率破七之后可能引发的跨境资本流动风险,这一举措无疑给境内美元多头形成一定的威慑作用。

但实际上,海外投机空头在监管的有效管控下恐怕已经寥寥无几,真正施压人民币汇率的可能是临近年末个人的购汇额度释放和境内企业的购汇需求。

中国央行上周五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将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提高政策的前瞻性、灵活性和针对性,并要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并在必要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客盘购汇恐是空头主力**

市场人士也指出,从数量上来说,企业和个人的确是境内购汇的主力军,再加上企业反应没那么灵活,尤其是一些国有大企业,头寸大,又需要经过层层审批,一旦审批通过,可能就需要在市场上执行,不会因为价格波动一些就否定整个方案,年底往往是他们购汇锁定外汇敞口的时间。

一中型国企财务人士称,由于企业处于净进口状态,不管汇率升贬,无论如何都要购汇,现在正在做应对汇率贬值的应对方案,一旦获得通过,将会在数周内购汇。

“汇率目前都认为贬值压力大,应该做保值防范。...不排除(美元/人民币)短期价格回弹,但最终向七的目标价靠拢。”上述财务人士指出。

在他看来,之前几次央行调整政策工具价格、官员喊话、直接干预、领导人通话,这些虽然都有作用,但马上就都回到之前价格了,汇率贬值压力还是挺大的。

对于他们而言,当前能做的就是出口不结汇直接用于进口,从而对冲一部分,其他就远期保值等操作来锁定部分敞口。

另一方面,临近年底,2018年的5万个人购汇额度即将到期,考虑今年年初人民币汇率升值明显,很多额度可能留到下半年,不排除在年底前释放额度,这可能亦对汇率造成一定压力。

外管局数据显示,10月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初步统计,10月银行结售汇呈现约30亿美元左右的小额逆差,较9月收窄80%以上,其中,个人净购汇稳中有降,环比和同比均回落。

考虑到上述原因,中国监管层的下一步外汇政策可能更倾向于在跨境资本宏观审慎举措方面,“把不该出去的钱和流动性拦在境内,这是最主要做的。”

企业和个人购汇需求释放可能会施加人民币贬值压力,但不会对外汇储备造成太大威胁,但若太多资本外流则势必给本已连续三个月下降的外储造成更大压力,这可能会更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信心。

“破不破七只是一个符号,但控制资本外逃是未来政策的核心着力点,”一市场人士指出。(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