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7, 2014 / 6:03 AM / 6 years ago

中国今年经济目标“不变中有变” 两会有望重提合理区间论

* 2014年宏观经济目标料持稳不变

图为北京CBD建筑群,摄于2014年2月8日。REUTERS/Jason Lee

* “不变中有变”,内涵或有差别

* 两会可能再提合理区间论

* “改革”仍是关键词

作者 乔艳红

路透北京2月27日 -作为习李政府上任一年来的首份答卷,即将于3月初召开的中国人大和政协“两会”将吸引全球目光。而在多家投行和券商看来,虽然中国2014年宏观经济目标料将持稳不变,但内涵或有差别,改革和转型可能提升政府对经济增速下行的容忍度。

分析师普遍预计,中国2014年经济增长和通胀目标将分别维持在7.5%和3.5%不变,但可以留意政府是否会引导对较低增速的预期,譬如去年李克强总理首次抛出的“合理区间”论有可能再度提及,亦有可能设定一个增速下限。

同时,“两会”亦再度点燃市场对于改革的期望。业内人士预计,中国政府将在承诺继续加强反腐和政府改革的同时,在管理地方政府债务、国企和财税改革、以及治理环境等领域会有重点突破。

“14年与13年相比,GDP和CPI目标增速在数值上料无变化,分别为7.5%左右和3.5%左右,但内涵或有差别,改革和转型或提升政府对增长下行的容忍度,”海通证券宏观经济首席分析师姜超如是称。

他指出,李克强总理两会上对经济增长目标的说明值得关注,“合理区间”和增长底线目标可能会被提出,由于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一年,去杠杆、去产能和经济结构调整或会容许经济实际增速低于7.5%。

投资银行巴克莱亦预计,中国将维持2014年GDP和CPI增长目标分别在7.5%和3.5%不变,并表示会关注李克强是否会引导对较低增速的预期,譬如设定经济增速的“下限”。

“7.5%的目标高于我们对今年增速7.2%的预估,而且和化解金融风险并让经济恢复均衡的中期目标不符,”该投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常建称,“事实上,考虑到就业人口数量增长在放缓,中国并不需要像李克强总理讲的那样,需要7.2%的增速才能实现充分就业。”

李克强去年9月首度抛出经济运行“合理区间”论,明确“下限”是要稳增长、保就业,“上限”就是要防通胀。而在上周末刚结束的20国集团(G20)财长会议上,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也强调,中国不是特别关注额外的经济增长,关注的是就业和通胀。

**增长“下限”在哪里?**

面对政策僵局,中国政府该如何在稳增长和促改革之间找到平衡?政府能容忍经济增速放缓的“下限”又在哪里?这是市场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的话题。

据巴克莱透露,和其有交流的许多投资者、智库以及政府官员都认为,中国经济增速面临下行压力,调降2014年GDP目标(譬如到7%)可能更为现实,或者说政府应当对经济放缓有更大的容忍。

而在瑞银(UBS)看来,中国政府是否真的告别“唯GDP”模式仍需时间检验,必须关注一旦经济有所放缓,政府是否很快做出反应,打开信贷闸门或者再度推出其它短期刺激举措,还需要关注高利率和对影子银行的严厉监管能否让信贷增速低于预期。

去年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降至7.5%曾激起“硬着陆”担忧,随后在政府刺激信息消费、加快项目审批等政策推动下,三季度开始企稳,最终全年增速持稳于7.7%,高于年初设定的7.5%目标;而今年初中诚信托兑付事件虽未能打破刚性兑付,却也再次给市场敲响了警钟。

“如果就业和通胀能够容忍,GDP增长速度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要有一定的速度支撑就业,要有高质量的GDP增长,即比较低的通货膨胀率,但不是通缩,”楼继伟在G20会议上明确表示,“希望中国回到9-10%的增长,再(为全球经济)做出更多的贡献,别想。”

中国今年1月CPI低位持稳,物价温和上涨格局将在今年延续,对决策者而言通胀风险尚不足虑;就业方面,中国去年城镇新增就业1,310万人,远高于年初制定的900万人以上的目标,与此同时,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则出现至少连续两年下降。

“1,000万城镇新增就业的目标不是紧约束,而是易完成的目标,”海通证券姜超称。

**“改革”仍是关键词**

2014年的中国改革预计将延续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定调。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以及副总理张高丽和汪洋日前已分别就经济体制改革、财税和农村改革发表重要讲话,这些都被投资者视为两会前的“热身”。

“全国人大会议将强调‘改革和创新’以释放新的增长动力,同时维持宏观目标和政策不变以确保稳定,”巴克莱称,重点关注领域包括国有企业改革、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金融监管和市场化、环境保护、自贸区和负面清单,以及养老服务和养老金改革等。

该投行并预计,中国政府将继续承诺加强反腐和政府机构改革,期待在收入分配、中央和地方关系以及土地改革领域将有进展;市场注意力将集中在三中全会方案的任何后续推进和执行细节上,来衡量政府推进改革的决心。

过去一年,中国不同领域的改革进程有快有慢。反腐和政府机构改革的范围和力度均远超越预期,在开放市场、治理环境和养老金改革方面的承诺亦彰显决心,国有企业改革亦已经起步。

但在存有分歧和存在不同利益集团、以及可能对金融稳定带来更大风险或者需要更多政策协同方面的改革却停滞不前,譬如中央-地方关系、金融市场化、管理地方债务以及土地改革等。

“这是三中全会过后首次召开全国人大会议,颇引人关注,但料不会给市场带来大影响,因为多数重要决策已经在三中全会或之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所提及,”美银美林在中国“两会”前瞻报告中指出。

该投行预计2014年GDP增速目标将维持在7.5%,而“合理区间”论今年也可能再度提及,并设定一个增速下限;政府或许会强调增长目标的规划预测(projection)作用,今年的经济增长“下限”可能和增长目标不同。

“管理地方债务和治理环境污染将成为2014年政府工作的两桩‘大事’,”美银美林称,预计在水和土地污染方面会有更多环境保护立法出台,此外在农村土地改革、财政和政府机构改革等领域也会有进展。(完)

(审校 张喜良)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