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外储2020年末规模创逾四年半新高 美元偏弱估值效应不减

路透上海1月7日 - 2020年12月中国外汇储备规模回到2016年4月以来高位,分析人士认为,这得益于美元持续偏弱带来的正面估值效应,也包括基本面和利差优势带来的资本流入,都对储备提供了积极支撑。

资料图片:2011年1月,日元、美元、欧元和英镑纸币。REUTERS/Kacper Pempel

分析人士也指出,人民币虽然升值明显,但央行对汇率波动容忍度较高,且工具箱中的武器不少,退出常态式干预的情况下外储要大规模增加的可能性不大;近期央行力推人民币“走出去”,剔除估值效应,外储实际规模增加也可能会放缓。

“估值带来的影响是主要因素吧,12月美元跌幅不小,估值收益起码有200亿美元以上,”一银行人士称。

tmsnrt.rs/3bftTJ1

国家外管局副局长王春英在答记者问新闻稿中亦表示,美指下跌且非美元货币及主要国家资产价格均有上涨;外储以美元为计价货币,非美元货币折算成美元后金额增加,加上资产价格上涨等因素共同作用,推动当月外储规模上升。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称,外储变动和美元涨跌存在相关性,如果外储结构中美元的比重下降,那么这种相关性会变得更强。

根据外管局去年公布的2019年年报,2015年中国外储结构中58%是美元,42%是非美元;外储货币结构日益分散,比全球平均水平更为多元、分散。1995年中国外储结构中有79%是美元,21%是非美元。

tmsnrt.rs/2MIUCU3

路透粗略统计,去年12月美指贬值2.1%,而欧元、英镑兑美元分别升值2.39%和升2.64%,日元兑美元亦升1%,另外资产价格变动也对外储估值也有一定影响。而全年美指跌近7%,估值的正效应不容忽视。

综合估计,12月汇率和债市波动可能带来约250亿美元的正向估值效应。而去年12月外储因资本暂时流入导致的增加规模约为130亿美元;上月外储因资本暂时流入导致的增加规模约为255亿美元。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亦指出,从交易层面看,中国贸易顺差持续增长,2020年11月贸易顺差为754亿美元,为有记录以来最高值;且在人民币汇率上涨和继续升值预期推动下,市场主体结汇意愿上升,外资也加速流入中国增配人民币资产,去年12月陆股通项下境外资金净流入572.4亿元,为年内次高。这些因素共同带动下外储实现上升。

tmsnrt.rs/2JR6z94

中国央行周四公布,2020年12月末中国汇储为32,165.2亿美元,环比增加380.3亿美元,为连续两个月增加;12月末的规模已经回到2016年4月以来的水平;而全年外汇储备增加1,086亿美元,亦实现连续两年回升。

**鼓励“走出去”,外储增加规模料放缓**

中国相对较好的基本面叠加中美、中欧利差巨大,持续的资金流入不断推高汇率,好在监管层对汇率波动容忍度相对较高,退出常态式干预也决定外储很难再现此前高增长模式;而鼓励人民币跨境使用,减少货币错配,剔除估值因素,外储实际增加规模料会放缓。

“考虑到目前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和证券投资中的使用不断增加,央行近期也推出了十五条鼓励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新政策,未来即使出现贸易顺差和跨境资本大量流入,预计对外汇储备的影响也将下降,外储将实现平稳波动,”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称。

tmsnrt.rs/38SYM3f

tmsnrt.rs/2Ls9GVo

分析人士也指出,面对汇率供求失衡,要么选择价格出清,允许人民币升值,要么选择数量出清,入市收美元,增加外储规模,当然也可以同时采取扩大资本流出,并采取限制资本流入等组合拳,近期监管层已经采取这种模式。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中国经济学家HE WEI称,监管层不希望人民币走势太单边,经常择机出手阻止羊群效应,近期监管层采取的措施就属于这个范畴。

中国央行本周二晚间将境内企业境外放款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由0.3上调至0.5,而周一宣布将外币放款余额的币种转换因子由0调整至0.5。其实在去年10月开始,央行就将很多政策回归中性。(完)

审校 屈桂娟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