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中国明年八大任务剑有所指 “不急转弯”要求下应对宏调大考

路透北京12月18日 - 相较以往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2020年疫情阴霾也让是次会议备受瞩目。在延续“六稳”、“六保”的底限思维下,会议明确明年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不改,但确保政策有效性连续性的前提下增加了可持续性,表明中国宏观调控正在逆周期与跨周期之间寻找平衡。

2020年12月4日,北京,行人经过中央商务区。REUTERS/Thomas Peter

会议提出的明年八大任务在分析师看来也都是剑有所指,在外部面临恶劣环境下,依靠内需提振经济,解决最具现实困境的问题尤为重要,科技创新、产业链供应链与粮食安全等均成为明年的重要工作;而防止政策的急拐弯,如何把握宏调政策的时点、力度和效果,显然也是对明年的宏调一种考验。

“应该说今年的经济工作会议指向更具体,这与目前的大环境有关,虽然中国在全球疫情中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但很多问题却不容忽视,因此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工作安排说得很具体。”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称。

他表示,结合此前的政治局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内容更细化,虽然财政财政政策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表述没变,但一些具体的表述则有所不同。

从积极财政政策看,相较疫情期间要求积极财政更加积极有为的表述,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也意味着财政收支矛盾加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财政的可持续性,更强调保持适度支出,预计明年的支出规模会明显收敛,赤字率至少不会超过今年的3.6%。

而货币政策方面,相较以往的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此次提出灵活精准、合理适度,也是担心疫情之下的资金大水漫灌把物价及资产类价格推升。因此政策在强调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要用好宝贵时间窗口,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

部署2021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周三至周五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了2021年经济工作的八大任务,并要求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六稳六保仍是主线,八项工作均有所指**

中国在2018年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稳”,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2020年4月17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突显疫情之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现实难题。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紮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科学精准实施宏观政策,努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强化科技战略支撑,表明“六稳”与“六保”仍是中国明年经济发展的内核。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此前政治局会议提到了需求侧改革,此次换了说法改为侧求侧管理,也表明中国现时更多的问题仍是供给侧方面。需求侧改革的说法也难免让外界理解为又是一个政策新词,但实际上解决结构型矛盾仍然需要改革。

在他看来,是否创出新词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很多问题还是那些老问题,此次针对明年的八大工作重点就指向很具体,都有很强的针对性,都是现实很迫切的问题。尤其是种业一直是中国的软肋,此次也明确提出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此前政治局会议曾提到,注重需求侧改革,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则为:要紧紧扭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要更加注重以深化改革开放增强发展内生动力,在一些关键点上发力见效,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果。

在前述不具名的官员看来,无论是需求侧改革还是需求侧管理,本质是都涵盖在改革的大范围之内,很多也是长期结构型矛盾。因此无论提法如何变化,对中国而言明年的八大任务就是要解决短期的棘手问题,同时一些扩大内需方面的举措却是需要多方面的改革配套,并非短期之力能解决的。

而在一些券商的解读中就提到,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创新、消费和安全提得明显多了。

**十四五起步年,防止政策断崖**

尽管作为十三五规划的收官年,中国在疫情之下仍完成了预定目标;但对于十四五(2021-2025年)的开局年,如何防范政策出现断崖,平稳适度退出时又不会导致经济的大幅波动,显然也是对明年中国宏观调控能力的大考。

中海晟融首席经济学家张一就提到,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各项工作部署将围绕规划建议展开。对于市场比较关注的短期宏观政策,尽管提到要稳定宏观杠杆率,但也强调要保持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因此政策部门会相机抉择,综合评估之后考虑政策推出时机和力度,防止抗疫成果打折扣。近期信用债违约事件也使得决策层在考虑政策退出时更加谨慎。

在王军看来,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相较以往多了可持续性的提法,表明宏观政策不仅要逆周期调节,同时还要跨周期调节,也要更注重政策的可持续性。

而持续数年的大规模减税降税显然也不具可持续性。前述官员就提到,此次对减税降费的表述是完善政策,而不是继续实施,这也意味着财政吃紧的状态下继续大规模的减税降费难以为继。积极财政有要所为有所不为,要在化解地方政府债务、确保国家重大战略支出等方面有所作为。

“调子定了,任务明确了,关键是怎么执行怎么落地,这才是真正的考验,明年的日子未必就比今年好过。”该位不具名的官员称。(完)

审校 张喜良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