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疫情刺激中国5G建设 距转化成现实生产力还有多远?

路透北京10月22日 - 疫情期间的宅生活令互联网需求大增,矿山、港口、医院等多个场景的5G应用模式使得5G光环闪烁,中国在9月底就开通了69万个5G基站,提前完成了今年50万基站的建设目标。在5G终端、基站的建设已初具规模之际,让5G应用转化为数字、网络经济现实的生产力,中国距离这一目标还有多远?

资料图片:2020年9月4日,中国北京,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的5G标识。REUTERS/Tingshu Wang

周四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面对5G投资是否过于超前等疑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表示,适度超前建设是公共基础设施的普遍特点。目前5G进入了发展的关键阶段,应用推广是当前工作的重点。

“未来2-3年,5G建设发展还将处于持续上升阶段,技术标准、网络建设、应用探索,特别是应用探索,还有大量工作要做。”闻库称。

根据工信部数据,今年前三季度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生产指数增长10.1%,增速比上半年加快2.2个百分点,云计算、大数据、数据中心、物联网等业务收入快速增长。

以5G为代表的新型信息基础设施投资力度加大,截止9月底,全国开通5G基站69万个,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城市实现5G网络城区连片覆盖。

自去年5G牌照发放后,中国5G网络建设便驶入“快车道”。据工信部最新数据,截至目前,全球总共部署了超80万个5G基站,中国5G用户已经超过1.5亿。也意味着中国的5G建设进度远超其他国家,位居全球第一。

尤其是手握5G先进技术的中国企业华为在海外5G设备的招标中,屡屡以“涉及国家安全”等由被拒之门外时,更显现出中国大力发展5G战略的必要性和现实性。

近日瑞典宣布该国5G网络禁用华为与中兴通讯000063.SZ电信设备,加入其他欧洲国家以安全为由限制中国供应商影响力的行列。

**5G不是4G加1G,疫情刺激5G建设**

尽管设备网络投资高昂,且5G手机及使用成本不菲,但今年突发的疫情成为了5G加速建设的催化剂。

闻库以疫情期间网络负荷爆满为例称,中国经受住了这一考验,显然与网络适度超前建设功不可没。这也让大家尝到了5G网络的甜头,各地政府亦对5G的发展高度重视。

“各地政府从专项规划、资源开放、站址协调、基站用电等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支持力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充分释放了政策的红利,降低了网络的建设难度和企业的经营压力,大大激发了运营商的建设热情,提前完成了今年50万基站的建设目标。”闻库称。

至于今年是否会增加5G基站建设,闻库表示运营企业正在评估,后三个月加多少他们正在看,希望大家能够及时稳妥地把握建设的发展速度。

”5G绝对不是4G加1G,2G、3G、4G基本上都是对个人用户的,但到了5G,除了对个人用户以外,更重要的是对生产的重要作用。“闻库解释,5G是一个崭新的平台,它大大突破了传统信息通信领域的范畴。

他打个比方解释,2G、3G、4G面向单独客户的业务,可以称它为运营企业的“单打”比赛,5G除了“单打”以外,还要有和5G垂直应用的各行各业合作的“双打”。

最近调查发现,除了运营企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以及工业企业像商飞等这些企业以外,在他们之间还有很多的软件、硬件、集成企业一起合作,形成一个“团体”比赛,这就需要电信企业、应用行业,还有集成、开发、软件硬件企业、方案提供商等多方协作,深入合作,共同推动5G应用落地。

他表示,5G进入了发展的关键阶段,应用推广是当前工作的重点。工信部在2018年就看到5G的应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当年成立了5G应用产业方阵,连续三年举办了“绽放杯”5G应用征集大赛,第一年征集到300个应用,今年的比赛已经有4,000个应用项目。

**5G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应用推广是关键**

事实上,在中国加快布局5G战略时,高昂的投资成本以及发展前景也屡屡遭到质疑。尤其是如何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并成为引领中国新一轮经济的增长点,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显然没有现成的模板。

中国前财长楼继伟就曾在一个论坛上对5G表达了不同意见,认为基础设施适度超前是必要的,但有些方面过度超前,抬高了用户成本或不可持续的公共部门债务。

他称,目前中央提出“新基建”,其中包括发展5G。但现在5G技术很不成熟,数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消化成本是难题。

“适度超前建设是公共基础设施的普遍特点。因为不管建任何的网络,从当时做4G,甚至做3G的时候开始,都是这个特点。保持适度超前建设,符合这个行业发展的特点。移动网络从2G、3G到4G,固定网络,从铜线到光纤,整个通信网络一直都是按照适度超前的原则来部署,及时满足了用户需求,提升了网络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闻库称。

至于如何降低高昂的建设成本和应用成本,闻库解释,任何一个网络,随着规模化的部署,网络成本会越来越低,最近的就是4G网络,2013年开始大规模建设,到现在为止,4G网络发展的还是非常好的。

“特别是网络发展过程中,运营企业都看到了,5G建设,包括4G建设会有一个大的投资,其中我们能做的工作,最典型的就是共建共享,共建共享不仅是设备成本的降低,在发展速度上、在部署的速度上也会加快。”

而广阔的5G应用前景将保障投资建设的可持续性。闻库提到,5G是由传统的面向个人拓展到面向各个行业,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蓝海”,涉及到很多新兴领域,有些已经取得了进展,有些还在探索当中。

“这个方向是非常明朗的,涉及很多新兴领域,需要经过一个循序渐进、不断完善的过程,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达到规模化的应用,并形成一个好的市场前景。”闻库称。未来三年,中国5G仍处于持续上升阶段,仍需保持战略定力,尊重技术演进、网络建设、市场发展的规律,紮实推进5G网络建设,全面加快5G应用的创新步伐,努力形成“以建促用、以用促建”的5G良性发展模式。

10月14日在北京召开的2020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的ICT领袖论坛上,华为常务董事、运营商BG总裁丁耘给出了建议:中国5G下一阶段的核心目标是,要从体验和商业闭环等角度去打造最成功的5G。

他认为,在当前5G网络部署的初期,与韩国、瑞士等5G部署较早的国家相比,中国的5G行业若要取得更大成功,仍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例如:在个人业务领域,用户体验还存在差距,即“假、哑、差”的问题;另一方面,有5G手机的用户所在的区域可能没有5G网络的覆盖,整体来看,“机”、“网”、“套”匹配度仍然不高。(完)

发稿 沈燕;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