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综述:百年变局中寻机遇 中国布局“十四五”期待平稳迈进高收入国家之列

路透北京10月30日 - 对于人均GDP已超过1万美元的中国而言,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并平稳迈向高收入国家之列?在内忧外患加剧的当下,甫出台的中国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别有深意。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战略发展支撑,扩大内需作为战略基点,并把安全发展贯彻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无疑是中国长短期战略的核心。

2020年9月22日,上海,行人经过一处购物中心。REUTERS/Aly Song

有别于国新办近期举行的诸多会议,周五举行的是中共中央首场新闻发布会,参会的记者全部换领了印有共产党党徽的红色新闻发布会记者证。来自中宣部、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央财经委、发改委及科技部的官员详解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建议的出炉和含义。

确保经济平稳发展,加快推进改革,更好改善民生是中国一贯的政策目标。如何理解眼下热议的双循环战略,是否会制订量化的经济增长目标,中财办和发改委官员均给出回应。

“机遇和挑战前所未有,从国际看,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外部环境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和回头浪,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韩文秀称。

从国内看,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明显提高。中国的人均GDP已经突破1万美元,正处在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迈向高收入国家行列的关键时期,各方面的任务可以说十分艰巨而繁重。

“尽管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巨大冲击,但中国率先控制疫情、率先复工复产、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为发展赢得了先机,占有了主动。”韩文秀称,展望“十四五”中国有信心、有底气,因为有制度优势,有改革开放40多年来积累的雄厚物质技术基础,有丰富的人力资源,有广阔的市场空间,有完整的产业体系和配套能力。

周四发布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勾勒“十四五”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2035年远景目标,淡化了经济总量指标,紧扣“双循环”本质强调高质量发展。将科技创新摆在第一位,并提出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要建设“三个强国”+数字中国。

**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

尽管中国已率先控制住疫情并实现经济正增长,四季度经济预期依旧偏暖。但面对突然而至的新冠疫情,中国今年并没有预设经济增长目标,在强调经济增长质量的同时也在弱化唯GDP至上的传统理念。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也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

“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称,“十四五时期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充分发挥经济增长的潜力。”。

媒体问及中国是否会设定十四五经济增长目标,他表示,下一步发改委将认真做好制定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有关工作,根据《建议》确定的大方向、大战略,在认真测算的基础上提出相应的量化目标和具体指标,推动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纲要》将提请明年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批准。

而要平稳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步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就需要打造以中等收入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这也是中国十四五期间的重要内容。

宁吉喆提到,“十四五”时期将按照《建议》的要求,推动共同富裕,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健全工资合理增长机制,着力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增加中低收入群体的要素收入。

完善再分配机制,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和精准性;发挥第三次分配的作用,发展慈善事业。还将全面促进消费,顺应消费升级的趋势,促进消费向绿色、健康、安全发展,推动汽车等消费品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促进住房消费健康发展等等,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据其介绍,2016年至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6.5%;城乡差距逐步缩小,2019年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为2.64,比2015年缩小了0.09;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扩大,由2010年的1亿多人增加到2019年的4亿多人。

今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两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曾提到,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

这也令外界对中国的收入差距产生疑虑,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3年至2018年居民收入基尼系数在0.45至0.5间波动,中国能否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亦屡屡成为学者讨论的话题。

**正确理解双循环**

如何理解今年高层屡屡提出的双循环战略以及如何协调经济发展与国家安全?是否意味着外围环境的恶劣下中国只能自力更生,闭关锁国?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宁吉喆提到,目前的风险挑战既来自国际又来自国内。国际上,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抬头,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加,使中国发展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国内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突出,结构性、体制性和周期性的矛盾并存,社会民生领域还存在不少短板弱项。

“面对今后五年的风险挑战,《建议》提出必须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办好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防范和化解各种风险挑战。”宁吉喆称。

对于双循环的含义上,韩文秀提到,大国经济一个共同特征是国内可循环。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其他的大国经济是一样的,国内供给和国内需求对于经济循环起到主要的支撑作用。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的再平衡已经取得了显著进展。

比如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已经由2007年时候大约10%下降到2019年的1%左右。外贸依存度,也就是外贸进出口总额与GDP的比例,也由过去的60%以上下降到目前30%多一点。所以,经济增长越来越多依靠国内消费和投资。

近年来,国内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大多保持在90%以上,有的年份超过100%。所以国内大循环的动能明显增强。因此可以说,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对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正确把握和实践运用。这是主动作为,不是被动应对,是长期战略,不是权宜之计。

“需要说明的是,新发展格局强调的是国内国际双循环,不是国内经济的单循环。国内循环也是建立在国内统一大市场基础上的大循环,不是每个地方都搞自我小循环,不是说层层要搞省内循环、市内循环、县内循环。”韩文秀称。

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深入参与国际循环,要在更高水平上扩大对外开放,扩大外资企业的市场准入,更好地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绝不意味着对外开放地位的下降。

“相反展望未来,我国外贸进口和出口、利用外资、对外投资的规模将会持续地扩大,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会持续地提升,这也是大国经济的重要特征。”韩文秀称。(完)

发稿 沈燕;审校 吴云凌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