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外企尝到中国反垄断当局的厉害

北京9月16日(记者 Michael Martina/Matthew Miller) - 在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发改委”)略显老旧的办公楼里,楼梯间挂着一块公告牌,提示律师和公司高层去指定的会议室参加反垄断会议。

2013年7月12日,中国发改委总部附近,中国国旗在飘扬。REUTERS/Kim Kyung-Hoon

印刷的清单上每个特定日期列出六家或更多公司的名字,看得出来作为中国三大反垄断监管机构之一的发改委,最近真是忙得不亦乐乎。但他们的调查方向却让外国官员和海外企业群体非常不满。

参加过发改委会议的律师和公司高层形容那些会议像是“审讯”,常有提高声调问话、坏脾气和口头斥责的情况。

记者采访了20多位被卷入发改委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调查的律师、公司高层和专家,从采访内容可窥见这里的恐吓式文化。

在发改委强势打击垄断行为的同时,外企在中国的经营环境也越来越严峻。对中国政府刻意扶持国内企业的担忧,促使一些人断言外企在中国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发改委已调查了多家涉嫌“反竞争行为”的外企,其中有汽车部件制造商、奶粉生产商,也有医药公司和科技企业,可能面临逾10亿美元罚款的高通QCOM.O也在其中。上周发改委称,将对大众VOWG_p.DE在华合资企业和克莱斯勒FIA.MI在华销售公司处以共计4,600万美元的罚款,成为首笔针对外国汽车商操纵价格的罚单。

曾与发改委面对面的数位律师表示,发改委使用从个人威胁到强制道歉和恫吓的手段,执行中国2008年生效的反垄断法。

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否认调查不公平地对待外企或是只将矛头指向外企的说法。

“这些调查缺乏正当程序让人很困扰。他们是不是也在调查中国企业不重要。他们是不是对国内的人采取同样的高压手段也不重要。采用恐吓方式违背了他们自己的规定,这不应是当局采用的方式。”Sheppard Mullin的合伙人James Zimmerman说,他亦是中国美国商会的前主席。

发改委的“听证”会要被拍照和录像,要求被调查企业在离开这座大楼前阅读并签署匆忙完成的中文会议记录。

“对他们来说,忏悔非常重要。这里的文化讲究的就是悔过自新,”一位对发改委反垄断调查颇为了解的高管表示。

对路透谈及此事的人士大多要求不具名,因这些正在进行的调查性质较为敏感,且他们担心个人或所在企业受到打击报复。

两家公司负责处理反垄断问题的代表称,发改委在面对面会议上威胁或暗示可能让公司员工个人承担责任。一位就反垄断事宜向企业提供咨询的企业顾问称,相关公司的董事会正在讨论,派哪些高管前往中国,以便把风险降到最低。美国无线技术专利企业InterDigitalIDCC.O的执行长公开拒绝派高管前往中国与发改委磋商,因担心他们可能会被逮捕,这家公司后来做了道歉。

据参加过几次发改委会议的人称,企业代表照例都会受到言语攻击,这些攻击经常来自发改委反垄断局二处处长徐新宇。他的“审问”式交流方式使他在一些律师当中赢得了“忏悔先生”的绰号。

一家科技企业的高管描述称,最近有一次,徐新宇在申斥前,要求翻译把他骂人的话翻给对方听。

一位在发改委调查中代表企业的外国律师说,有客户在跟徐新宇会面后离开时有点发抖。“得到的暗示是,外企高管个人将被追究,或者被禁止离开中国。”

**警告制度**

去年8月,路透曾报导徐新宇施压企业不要聘请外部律师来对抗监管机构的反垄断指控。曾出席发改委会议的人士称,无论是来自企业内部还是外聘的中国律师都常常受到威胁。

他们回忆起警告制度,指的是当律师触犯到不明确的规定,或坚持为客户辩护时,就可能遭禁止参加与发改委会面的威胁,这是对其为客户辩护的一种压制。

“他们知道,如果你无法与发改委打交道,对客户而言就失去了价值。所以大家都害怕这点,”曾出席发改委会议的中国律师称。

法律专家表示,国内律师置身于尴尬处境,因为律师和当事人之间的信息披露豁免权在中国是一个灰色区域,未经法律正式认可。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本月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其成员企业担心在无法看到证据或作出回应的情况下,就被施压在反垄断调查中“认罪”。该机构还称,在调查人员“凌晨突击”办公室时或此后的程序中,常常不准企业律师在场;监管者曾暗示企业若试图寻求法律辩护,可能面临被认定有罪的风险。

这些行为可能违反了发改委自身对价格相关案件收集证据的规定。发改委证据收集条款的2013年修正版规定,执法人员不准使用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手段收集证据。

中国三大反垄断监管机构上周发布联合声明称,发改委明确通知受调查企业相关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以及企业陈述、辩护和申请听证的权力。

中国和美国在7月举行高层战略对话期间,美方对中国的反垄断执法方式表示关切。美国商会4月向国务卿克里和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致函,呼吁政府对中方利用竞争政策推进行业议程采取强硬立场。

“我们希望发改委能尊重程序和企业权益,并且更加透明,”一位知名的中国反垄断律师称,“现在这问题太敏感,我们没人敢谈论。”

发改委几个引人瞩目案件的知情人士称,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是个足智多谋、机智精明的人。在公开场合,他高调宣扬中国反垄断法;私下里,如果有人批评反垄断局他会予以辩护,为求结果他会突破正常程序限制。外界认为他是个让人望而生畏的人,他知道如何运用媒体压力,让公司接受民意审判,从而使谈判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倾斜。

“许昆林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他是个政治人物。感觉他主导着反垄断局内部的文化,”曾经参加过许昆林出席的会议的高管说道。

中国反垄断圈子里有人说,如果说徐新宇是冲锋陷阵的人,许昆林则是军师。这位高管说,能感觉到徐新宇和许昆林关系密切。

现年49岁的许昆林出生于中国福建省永春县,2009年12月出任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司长,后来该司更名为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

参与发改委反垄断事务的人士称,许昆林只参加与被查大型企业最高级管理层的会议。即便他不参加会议,他的下属也会寻求他的批准,并来回传递信息。发改委人员会离开会场,向许昆林汇报最新提议。高管说,他会回绝那些他认为“无诚意”的提议。

发改委未回复路透有关采用恐吓战术的询问,但许昆林在公开场合为该局的行为辩护。上周的一次记者会上,他表示关于商界游说团体所提到的恐吓说法,他已询问过受到发改委调查的企业。

他告诉记者,企业表示没有做出这样的批评,这种说法不代表企业的观点。他并表示,反垄断执法严格遵照规定,公平透明。

发改委表示,已查处企业及行业协会组织共计335家,其中外资企业仅33家。但批评人士则称发改委统计数据不透明。

并且,大宗调查与最高额罚款常常集中于外资企业。三大反垄断机构在联合声明中表示,大型企业的市场地位,让它们无可避免地成为市场监管者的重要目标。

**单一机构**

在发改委加强执法行动,巩固其作为中国最积极反垄断机构的名声的同时,中国国内对于是否需要由单一机构负责反垄断执法的争论愈见激烈。目前发改委、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简称“国家工商总局”),以及商务部皆为执法机构。

这已经引发关于三大反垄断执法机构互相角力的揣测,不过三者对暗斗说法皆予以淡化。

国家工商总局7月突查微软MSFT.O办公室,业界盛传这是在对发改委的高调调查行动与高额罚款进行回应。

去年12月,许昆林接受英文报纸《中国日报》采访时表示,三大反垄断机构存在职能重叠,主张将各自的反垄断部门合并为单一政府机构,统一执法。

部分人士将此解读为寻求由其所在部门作为中国最高反垄断机构。

许昆林后来在媒体简报会上淡化此前说法,引用了《三国演义》的卷首语“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完)

发稿:路透编译组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