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14 天前
焦点:通道业务存刚性诉求不应妖魔化 中国金融机构盼监管细化
2017年8月9日 / 凌晨2点25分 / 14 天前

焦点:通道业务存刚性诉求不应妖魔化 中国金融机构盼监管细化

资料图片:2013年11月,上海浦东金融区,行人经过一处高架通道。Carlos Barria

作者 马蓉

路透北京8月9日 - 中国金融业步入严监管时代,“去通道、去嵌套”成为政策重要着力点。业内人士指出,此番监管检查令多数旨在规避监管指标、进行政策套利的通道业务几无生存空间,但银行资金因投资范围受限、避税、配杠杆等因素对其他类通道业务仍存在刚性需求,应允许这类正常的投资行为继续存在。

事实上,随着监管加强,不少通道业务也在进行“自身演变”以期逐步转型主动管理。业内人士建议,监管层需要厘清业务模式并细化监管规则,将高风险、纯套利通道分离出来,这亦是维持监管与创新之间平衡的应有之义。

“通道可以理解为围绕银行满足其服务或者诉求的工具,逃避监管、监管套利并不是通道的全部,因为这只是满足银行的一种诉求,”某大型券商资管人士称,“而实际上这种诉求早就不需要了,尤其是大行,比如券商的通道已经跟行里统一标准,没有借通道投突破规定的资产。”

他并指出,这轮监管检查过后,很多银行都在非常严格地在执行穿透,以通道进行监管套利业务模式的生存空间已经非常有限。

被市场熟知的通道诉求还包括跨市场投资及大类资产配置。对于前者,会随着中国资管行业统一监管规则出台后,给予市场参与者同样的身份而慢慢消失;对于后者,则是市场熟知的FOF(基金中的基金)和MOM(管理人的管理人)模式,根据央行草拟关于监管金融机构资管业务的相关文件,因该模式有一定合理性,被给予禁止例外。

此外,还存在其他多元化的通道诉求。比如,银行资金在进行项目投资时,为了稀释风险,会选择通过下属的关联公司(如基金公司)搭建结构化架构,如有限合伙企业,银行资金作为优先级进入,其他机构的资金则投资中间级和劣后级。

“这个结构就是为了配杠杆准备的,金融机构是要求配杠杆率的,我们就相当于做了配资的通道,”某大行旗下基金公司人士称,“这样的通道是有存在的意义的,也是很刚性的需求。”

再如,由于公募基金分红时有免所得税的优势,不少公募专户接手银行委外资金明面上看似主动管理,但实则为通道业务,因为建仓时间、资产配置等方面完全由银行主导。

此外,因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有限,私募等无QDII额度的机构在设计的跨境产品也需要借助有QDII额度的机构才能实现,而此时有QDII额度的机构就成为通道。

“不论是投资公募基金还是放大杠杆,都是正常的投资行为,也是政策允许的,不能单纯因为是通道业务就认为是有问题的。”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探索新模式**

实际上,严监管及转型主动管理的双重压力也在倒逼机构探索多元化通道业务。

据了解,因今年以来流动性维持紧平衡,在银行间市场平头寸就成为一件十分消耗人力、精力的事情,这催生了银行对资金类通道业务的诉求,如有几家区域性的大型城商行开始委托券商资管机构进行头寸管理。

“银行是典型的人少事多,把非核心工序放在通道里,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银行的人力压力,使其专注投资等核心环节,”国泰君安资产管理公司资深经理李贺称,“而且较强的交易能力也是这些通道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因为能在市场上借到钱首先就需要有口碑、品牌声誉。”

同时,这类通道业务也有助于提高资管机构主动管理能力,因主动管理也需要在金融市场进行交易,多类型的通道业务可以帮助其逐步建立市场信誉和人员团队。

“这类业务也没有突破任何监管底线,对整个市场、非银金融机构和银行都是互利的事情。”他称, “其实很多机构愿意向主动管理发展,但需要契机和切入点,通道业务就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

另有大型券商人士指出,随着监管套利模式的通道业务空间愈发狭窄,当前通道业务更多是银行业务的“外包”,除了上述的前台的平头寸业务外,还包括一些中后台业务如估值清算、汇划款项等。

**细化监管**

不过,监管对于当前千差万别的通道业务的概念和认知可能还有待提升。如央行在最新发布的中国区域金融运行报告(2017)中就谈到要“消除多层嵌套,抑制通道业务”;银监会信托监督管理部主任邓智毅此前在陆家嘴论坛会议中虽提到“对于善意的通道必须鼓励”,但对“善意的通道”并无具体定义,而从业务形式上通道的善恶亦难以区分。

“监管可能还需要再细一点,到底怎么界定(通道的善恶),因为确实有部分通道是有风险的,还有部分通道虽然是被动管理但也在提供一种刚性诉求,”上述大型券商机构人士称,“监管需要做的是怎么把这两类通道进行区分,把有风险的业务分离出来让其慢慢萎缩,...真的需要再细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此前在中国银行业资产管理高峰论坛上在谈到通道也时也提到,很多业务有其合理成分,现在的问题不是说到底要不要做,而是监管的规则不明确。

作为此次金融严监管的亲历者,上述农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则表达了较为乐观的预期,“这种概念不清的监管也就是一阵风,从这轮监管检查来看,比较小的地方可能拿着三三四的文件上纲上线,但开明的地方还好。”

在此前召开的“财富管理与发展论坛”上,有专家指出,现行的一些监管改革如统一监管、穿透监管和严管通道业务等方向众望所归,但监管和创新之间应当形成一种动态平衡,设定好监管的“度”,更有助于倒逼资管机构回归业务本源。(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