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0, 2020 / 8:36 AM / 24 days ago

焦点:中国结构性存款再迎监管风口 剑指套利同时促银行放贷实体

作者 黄斌/侯向明

资料图片:2010年8月,人民币纸币和面值一元的硬币。REUTERS/Petar Kujundzic

路透北京6月10日 - 继央行月初创设直达实体的新政策工具后,中国高达12万亿元的结构性存款亦再度迎来监管风口。部分银行被要求大幅压降该类存款规模,政策初衷主要是打击企业低成本融资背后的套利行为,进而压降银行负债成本,增强其放贷实体的意愿。

在经济受新冠疫情冲击之际,中国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和两会后的总理记者会均对资金“空转”提出警告。而受益于流动性宽松及融资支持政策,企业获得低息贷款的同时并非将资金投入生产而是进行套利,随之而来的就是4月末结构性存款规模创出新高。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政策频出主要目的是在于支持受疫情冲击的实体经济,并非政策宽松氛围的逆转。不过压降结构性存款短期仍会导致部分机构流动性压力,债市面临一定的抛售预期;但长期来看,随之银行负债成本下降带动资产利率下行,亦利好债市。

“监管出手干预银行的恶性竞争,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强银行的放贷意愿。”一位国有大行人士对路透表示。

他指出,近来各银行高息揽存,拉高银行负债成本“确实该管一管”。现阶段银行支持实体企业的任务较重,贷款端不但要保证投放规模,贷款利率也需要尽可能体现“对实体经济让利”;若负债端成本过高,将严重影响银行息差水平。

路透稍早引述消息人士称,中国银保监会近日窗口指导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要求其压缩结构性存款规模,以打击资金空转套利;有银行被要求压降的规模高达三分之一。

中国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加强监管,防止资金“空转”套利;总理记者会上也特别强调“如果放水过多则会造成套利和混水摸鱼”。因此,打击结构性存款套利成为短期的政策重心,这或是此次结构性存款监管加强的直接触发因素。

结构性存款是存款与金融衍生工具的混合体,可使存款人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更高收益。结构性存款爆发增长于2017-2018年的金融严监管时代。一方面,资管新规下保本理财逐步退出市场;同时,银行负债端压力与日俱增,而结构性存款凭借高收益特征,逐渐成为各类银行吸储利器,但这也变相抬高了银行负债端的成本。

**剑指资金空转套利**

疫情背景下,宽松的流动性政策拯救中小微企业的同时,亦滋生套利空间。中国企业通过短贷、票据、短融等方式低息融资,再将筹到资金购买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等套利行为,备受监管部门关注。

年初以来,中国货币市场、债券等利率大幅下行,而结构性存款利率仍较为刚性,源于流动性等监管指标约束下商业银行对存款的争夺力度不减。因此,票据、债券等与结构性存款产生了套利空间,这导致以结构性存款为核心的资金空转模式出现,主要包括票据-结构性存款套利、债券/贷款-结构性存款套利。

央行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结构性存款规模已连续四个月环比增长并创出新高。截至4月末,结构性存款总规模已达12.14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末增约26.48%。其中,单位结构性存款规模从去年底的5.42万亿升至7.43万亿,贡献了今年以来的绝大部分增量。

由于此次监管部门窗口指导并非全覆盖,结构性存款将被压降的具体规模仍有待确认。据华创证券测算,若仅考虑中小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压降至去年末的三分之二,则压降规模达到2.87万亿。

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指出,今年约2.5万亿元的结构性存款增量主要是除七大行之外的中小银行增加的;但由于很多尾部的小银行其实没有做结构性存款的资质,所以主要是股份行和大型城商行发的。

他并认为,压降结构性存款不改变全行业存款规模,但会改变存款在不同银行的分布。因此,对全行业的资产投放的量或种类、乃至社会融资规模,还是会有轻微的不利影响。

“这点存款回大行,并不会因此多投放太多资产,并且只投放符合大行风险标准的低风险资产;而中小银行失去这些存款,可能就影响了它们的资产投放能力,尤其是风险偏好略高一点的资产。”王剑称。

华东一位城商行人士也对路透表示,由于中小型城商行负债端资金来源有限,相关监管措施将对中小银行产生更大影响。

“如果之后遇到存单不好发,可能会导致一些中小型银行负债端萎缩。”该人士称,“对小银行来说,‘有没有’很多时候比‘贵不贵’更重要。”

**对债市短空长多**

在央行创设两项直达实体的新货币政策工具引发中国债市大幅调整后,对于监管再出拳整治结构性存款,业内人士认为,此举短期或会导致部分银行负债收缩,令债券面临一定抛压;不过中长期来看,规范结构性存款有利于银行负债成本下行,进而引导资产端利率进一步回落,中长期又利多债市。

华东一银行自营部门负责人称,逻辑上来看对债市影响短期偏空长期利多,因为前期可能会伴随一定的负债压力,抛售手中债券或是缓解流动性压力的选项,但中后期有助于降低银行综合负债成本,这个角度对债券又并非利空。

“但是没办法孤立地看,配套措施,整改力度和进度还不是特别明晰,”他说。

华泰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继强亦认为,短期来看,结构性存款价格敏感度较高,过快压降可能引发部分中小行遇到流动性问题,则其债券、同业资产包括债券定制化等可能首当其冲,面临一定的被动抛售压力。

“利率债供给压力大,中小行同业存单发行需求上升,这可能从供需两端对债市造成一定的压力。”他在一份点评报告中指出。

华创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周冠南表示,短期看,压降结构性存款可能会使得部分银行负债收缩,但是当前结构性存款总量规模和边际变化相较于2017-2018年的监管调整,对债市影响都较为可控,并不会造成市场的集中抛压或恐慌情绪。不过当前弱市环境下,不排除将中性信息短期理解为利空。

她并认为,长期来看,约束银行结构性存款及规范银行存款利率定价和高息揽储行为,从监管方向看有助于带动银行负债成本的下行,打开配置盘空间,但实际生效或需要较长时间。

中金公司固收团队并称,压降结构性存款,对债市正负面影响都有一些。负面因素,银行少了一个吸存款利器,存款增长慢的话,表内配置需求会弱一些;正面因素,理财可以降利率了,之前结构性存款的利率和需求顶在这的时候,理财利率没法降,后面可以降了。

“总体看,负债端之前利率居高不下,跟结构性存款有很大关系,所以压缩一个高利率工具,而不是压缩整体负债,其实总体对债市偏利好,”中金认为。(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