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分析》中国中小银行的流动性“续命”危局:同业杠杆迫降但负债荒无解
2017年4月21日 / 凌晨4点49分 / 7 个月前

《分析》中国中小银行的流动性“续命”危局:同业杠杆迫降但负债荒无解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6年4月,北京一家银行的柜员在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4月21日 - “从12月份到现在已经实打实的有过几例因流动性而出现理财无法兑付问题,就是当天找不到人的那种,都是前两年杠杆加的比较足的,”一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因为我们在农商行这块比较熟,他们很多人就找到我们,让我们去找他们领导,这种银行发生流动性危机的案例是有的,”他并称,“我相信这个月还会有,因为这个月的资金也很紧。”

近期监管文件接连出鞘加之中性货币政策坐镇,饱受诟病的银行同业套利链条已有所萎缩,链条的核心--同业存单的发行也受到一定制约。然而,对存单等同业负债的封堵虽有利于去杠杆,却也将面临存款“缺且贵”境况的中小银行,置于流动性“续命”危局。

某股份行人士指出,一般一季度是银行传统意义上的开门红,但今年股份制银行普遍面临着一般性存款下降较多的压力,加上今年MPA制度正式施行也提高了银行核心存款要求,负债压力进一步增大。

“3月底我们为了补足存款端的准流动性指标,在非同业的理财、结构性存款等上了一些量,但成本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他称,但即便这样个人及公司类存款也仅同比微增,跟去年全年存款两位数的增长不可同日而语。

他并指出,该行短期内将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结构性理财、结构性存款等方式做高负债规模,长期则需要调整银行的经营策略从根本上缓解“资金荒”的局面。

较大的股份制银行为保证存款的增长仍有发力点,但对于较小的农商行而言,缺少了同业存单和同业理财就如同“断其两臂”,只能“硬抗”。

“对小行来说本来就没有什么资金来源,同业负债卡住存单,MPA考核后很多小行不买理财了,同业理财现在也很难发,后面就面临这存量资产怎么维系的问题,近期做的资产端期限都两年三年,到期续的压力很大。”上述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另一中部省份城商行金融市场负责人亦表示,其所在地区已出现小型金融机构净资本为负的情况。

管住了同业存单就相当于管住了中小银行资产负债无序扩张的利器,有利于金融体系的稳定,然而,在中性货币政策下,位于“国有大行-股份行-小行”资金生态链中下游的中小银行面临资金缺乏且昂贵的窘境,短期内过快的压降同存规模有可能导致部分机构出现流动性危机。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监管系列文件旨在摸清银行业风险底数、根治乱象,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值得肯定,但在检查过程应统一监管口径、保持力度松紧适度,以避免引起金融市场剧烈波动并殃及实体经济。

**监管进场,同业杠杆迫降**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理论上“同业存单-委外-同业存单”的套利链条依然可行,也有部分较激进的机构拉长套利链条,但在当前资金成本较高及监管趋严的双重影响下,发生损失的概率大于收益,已被大多机构所摒弃。

“年初的时候跟同业存单相关的消息很多,比如纳入同业负债等,但当时对银行来讲影响有限,该发还是在发,”上述农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但现在监管政策出的比较频繁、力度比较大,给机构带来的预期比较强,...现在监管已经进场,我们发的存单比较多报备时肯定得压下来。”

上述股份行人士亦指出,“确实现在监管已经在(针对同业存单)吹风了,以后很可能要按三分之一的比例纳入到同业负债中,...就我们行来说,把存单纳入测算离上限仍有一段距离,我们未来在发行时会比照这个标准进行。”

3月末以来银监会密集出台多份监管文件,剑指银行同业投资高杠杆乱象,同业存单作为同业链条中的核心环节亦纳入监管视野。其中,“四不当”通知要求银行自查“若将商业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计入同业融入资金余额,是否超过银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若将商业银行所持有的同业存单计入同业融出资金余额,是否超过银行一级资本的50%。”

同时,“三套利”通知要求银行自查“否存在利用同业理财购买本行同业存单现象;是否通过大量发行同业存单,甚至通过自发自购、同业存单互换等方式来进行同业理财投资、委外投资、债市投资,导致期限错配,加剧流动性风险隐患;延长资金链条,使得资金空转套利,脱实向虚等。”

“‘三套利’文件对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的套利有明确说明,现在这块的套利空间基本被卡住了。”另一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称。

**监管检查宜统一标准、松紧适度**

资金的套利空转等已令中国金融资源出现结构性过剩。业内人士指出,监管系列文件意在摸清风险底数、根除乱象、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值得肯定,但在此过程中监管力度宜松紧适度、统一标准且不宜过度解读,同时也应加强与机构的沟通,以避免引起金融市场剧烈波动并殃及实体。

“监管趋严会导致市场流动性迅速的消失,这样金融领域过度去杠杆可能会对实体经济产生很大的影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殷剑峰称,“现在非金融部门的资金来源中银行信贷占60%,剩下的40%都是债券、同业等,如果这40%压的过狠肯定会伤及实体经济。”

事实上,2016年末债灾发生后,多家企业被迫取消债券发行,因无法通过债券市场融资而重回银行贷款“怀抱”,但当前银行普遍面临流动性压力,已有银行意图收缩信贷以求自保。如有上市股份制银行人士就透露,该行面临着较大的存款压力,为了符合不用同业资金放贷款的监管要求,该行明确只要存款不增长,就不投放贷款,以防出现流动性风险。

“银行将把流动性放在第一位,其他都是小事。”某中部农商行人士称。

有银行业资深人士对此表示担忧,称此次系列监管文件的中心本质是引导资金脱虚向实,但恐怕各种监管检查将成为压弯银行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银行很有可能将其负债端的成本传导至资产端,而无法满足真正需要资金支持的实体企业的融资需求。

有城商行同业业务负责人建议,因各地银监局现场检查的执行标准会有所不同,亟需银监会统一监管尺度,避免出现对监管文件过度解读、导致流动性风险的发生。

“(监管过于严厉) 市场心理会很恐慌,心理一恐慌,大家一起降杠杆,最可怕的就是银行理财的流动性风险以及委外大量赎回的风险,没有委外的就只好卖债,这些都会引发市场的债券的非理性抛售,”他称,“虽说去年11月后很多机构的财务杠杆都降下来了,算是一个好事,此次降杠杆不至于太严重,但具体检查的力度还真不太好说。”

“现在已经是风声鹤唳,各地银监局都在入驻机构,业务违规严重的话要全停,”有农商行人士称,“虽说是自查,但从我以往的经验来看,自查就是警示,最终的结果还是按他们的方法来处理,...我们希望能跟监管层有良性的互动。”

中国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周三表示,对理财、资管业务的进一步监管,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监管部门会充分考虑相关政策对市场的影响。(完)

(路透上海李铮对此文亦有贡献)

审校 乔艳红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