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9, 2018 / 8:56 AM / a month ago

焦点:中国银行业理财子公司指路资管转型 非标投资边际放松

路透北京/上海10月19日 - 中国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周五出炉,其中允许子公司发行的公募理财产品直接投资股市,凸显了金融监管层提振股市的意图。从长远意义而言,监管层鼓励理财改由子公司运营更为重要的目的,在于加快推动理财回归资管本源并逐步打破刚性兑付。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的柜员在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接受路透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指出,征求意见稿整体调整方向以宽松为主,银行理财料逐渐“公募基金化”,资金端募集能力增强缓释转型压力;同时,非标约束边际放宽有利于稳定表外融资,不过因不能期限错配,对非标业务的制约仍存在。

“很重要的一点,是让资管业务与自营业务进一步分离,从组织机构上增加理财的独立性,从而助力于理财业务打破刚兑、回归本源的目标。”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称。

他指出,由内设部门操作时,理财业务对于总行而言,并不完全是一门独立的业务,并不完全是以经营价值最大化为导向,很多时候是沦为总行操作、粉饰业务与监管指标的工具。

比如,通过理财业务实现某些资产的出表,藏匿不良资产或投向不合要求的资产,从而美化了资本充足率、不良率、存贷比等多项指标。因此,理财已不完全是一项价值最大化导向的业务,而是一种行内的调表工具,风险仍由银行承担,给理财客户实施刚兑,这是问题所在。

王剑认为,理财改由独立子公司运作后,能够很大程度上破解上述问题,使理财经营团队获取一定的独立性,更大程度上转向价值最大化目标,从而有助于理财业务真正回归代客资管的本源。

有国有大行支行行长对路透谈到,去年该行一款私行产品出了问题,产生了负面的社会效应,今年总行将保本理财产品销售作为其主要考核指标。

“而且,从实际收益率来看,保本和非保本理财产品也就相差零点几个百分点,不是很多,很多客户还是看重理财产品是否保本。”她称。

银保监会周五就《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在子公司理财产品不设销售起点、可直接投资股票、允许其他机构代销、首次购买无需面签、允许发行分级理财等方面兑现利好。

银保监会在答记者问中表示,商业银行通过设立理财子公司开展理财业务的时机基本成熟,下一步商业银行通过设立理财子公司开展资管业务,也可以选择不新设理财子公司,而是将理财业务整合到已开展资管业务的其他附属机构。商业银行通过子公司展业后,银行自身不再开展理财业务(继续处置存量理财产品除外)。

**理财规模增长存分歧**

一如市场预期,是次管理办法对子公司理财销售不设起点且销售渠道放松。按照规定,没有成立银行理财子公司的银行从事银行理财业务,其发行的理财产品门槛为1万元人民币,而银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门槛为1元,这同公募基金产品的销售起点相当。

普益财富研究报告认为,银行理财投资起点的降低使得银行的客户优势与自身的渠道优势进一步放大,银行公募理财将拥有更强的募集能力。考虑到产品净值化转型后银行理财发行难度增大,同时结合银行理财投资非标的期限、限额要求使得银行募集资金难度加大,投资者销售起点的降低可能极大程度缓解银行理财负债端的压力。

与此同时,在未来产品形式与公募基金逐步趋同的大环境中,银行理财在投资起点要求

降低后,可借助营销渠道方面天然的优势,极大地挤压冲击公募基金尤其是目标用户风险偏好较低的货币基金市场份额,进而缓解保本类银行理财产品退出带来的客户流失。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持相似的观点。他认为,银行理财在权益市场的配置占比相对较低,从而风险低于公募基金,发行规模预计将稳步增长,而且部分基金都是在银行代销,这部分客户预计会转换为银行理财的客户,整体也有助于理财规模增长。

不过,另有大型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则认为,“以前银行理财最大的优势是有银行的信用背书,能够享受准存款的客户规模。理财子公司成立后,相当于银行理财公募化,公募基金二三十万亿很多年了,几乎(在规模上)没有发展,在行业变化非常大的情况下指望(理财)规模增速和过去几年一样,是不现实的。”

上述分析师进一步指出,从具体操作层面看,理财子公司成立后,需要遵循投资者适当性,要对资金进行托管,定期披露产品净值,不能刚兑,理财赎回时也不能再用资金池去补贴。

“估计到时候理财亏损就是家常便饭。以前国内的理财产品和高息存款没有太多的差别,这之后把理财当储蓄的客户会变少,”他认为,“不少储户以后将会倾向于购买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风险层级更低的产品,相当于把以前理财的客户做到了表内。”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银行理财业务总体运行平稳,6月末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余额为21万亿元,7月末为21.97万亿元,8月末为22.32万亿元。

**非标投资边际放松**

根据征求意见稿,在非标债权投资限额管理方面,理财子公司独立经营理财业务后,根据理财子公司特点,仅要求非标债权类资产投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删除了不超过银行表内总资产4%的限制;同时,允许公募理财投资非标。

不过当下的一个事实是,银行对于非标资产的依赖程度已经在明显下降。一方面,较短期限的非标资产非常有限;另一方面,当前银行理财产品多在一年以下,投资者对长期限理财产品接受程度低,这使得理财产品投资非标难度仍然较大。

平安银行(000001.SZ)战略研究部资深研究员童文涛就指出,理论上提高了公募投非标的可能性,但公募投非标终究在估值和投后管理上不顺。一方面,与债券、股票不同,非标一般为成本法估值,这样净值型产品就需要采取综合估值的方法,能不能真实反映资产的价值波动是一个问题。

另一方面,债券等标准资产实际上是没有投后管理的,基本依靠信息披露和公开市场信息,而非标几乎没有信息披露,主要是靠类似银行贷后管理的信用风险防控,这些都对公募理财提出了较高的要求。

前述大型券商银行业分析师亦强调,公募理财投非标的前提要有充分的信息披露,“理财在银行体内的时候可以啥都不跟客户说,只说投资里含非标,占比0-85%,没有净值,三个月以后拿4%的年化利率就完了,客户也是把理财当做存款来买的。成立理财子公司后,就需要充分披露持仓的到底是什么,不能像过去刚兑一样。”

他认为,从银行角度看,非标投资在经济上行时的确是较好的投资品种,经济下行时则风险较大,在打破刚兑的情况下,即便非标违约也不能用资本金贴补,因此理财子公司在做的时候也会很谨慎。

杨荣则表示,银行理财非标的扩容将填补影子银行规模下降导致的非标下降,以满足实体的融资需求,解决融资供给方式和融资需求方式不匹配的问题。(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