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4, 2018 / 7:36 AM / 3 months ago

焦点:中国银保会摸底经营风险 地方坏账银行直面变局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7年3月,中国上海,浦东金融区概貌。REUTERS/Aly Song

路透上海4月24日 - 承担着化解地方金融风险重任的中国地方坏账银行,过去两年因政策松绑快速扩容,业务规模快速增长与发展隐忧并存。在金融监管部门补齐制度短板力防风险的政策背景下,地方坏账银行有望迎来统一监管。

接受路透采访的业内人士指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AMC)化解区域金融风险角色不可或缺,但由于缺乏统一的行业发展指引,加上受限于金融牌照、地域以及融资难度大、配套支持政策不够完善等问题,探索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挑战重重。

“银保会相关部门正在起草关于地方AMC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导规范业务发展,弥补制度短板。”一位监管官员透露。

他并对路透表示,监管对AMC发展一直是鼓励的态度,但AMC的牌照不在于多,而在于已经获得牌照的机构能否实质性参与化解区域金融风险,坚守主业。对AMC而言,重点并不是非理性购买资产包做大规模,要更加是注重平衡自身角色任务与利润诉求。

路透周一独家获悉,为全面深入摸清地方AMC经营的风险底数,研究制定有针对性的监管制度和标准,中国银保监会正在就地方AMC经营情况(包括但不限于不良资产处置、债务重组情况等),以及银行业金融机构与地方AMC业务开展情况进行专题调研。

银保会还向各地金融办发函,商请金融办就地方AMC在经营管理过程中的主要问题,特别是不规范或者高风险的情况,例如协助商业银行粉饰资产状况、投资贷款等业务规模明显大于主业规模、资金投向与宏观调控政策相悖等提供相关材料。

一位地方AMC高管对路透表示,专题调研“来得有点突然”,估计银保会合并后相关监管部门可能希望借此机会对AMC行业全局性摸底,也不排除前期有一些地方AMC已经暴露了潜在的风险监管需要全面摸清风险底数,比如开业以来没有作为,甚至出现潜在的股东纠纷以及流动性风险。

路透已就上述消息联系银保会,但暂未获得其评论。

去年底,彼时银监会印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对四大AMC的业务发展进行规范,引导资产公司进一步聚焦不良资产主业,但地方AMC的监管规则体系目前仍处于“空白期”。

银保会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71万亿元人民币,不良贷款率1.74%;关注类贷款余额3.41万亿元,关注类贷款率3.49%。

**行业发展待统一监管**

《中国地方资产管理行业白皮书(2017)》指出,地方AMC发展势头迅猛,但在经营管理、投融资等领域仍存在诸多问题,主要体现在:业务模式发展受限,盈利模式单一;融资渠道窄,融资成本高;客观条件上缺少针对地方AMC业务的税收优惠政策和司法部门政策协调;另外,不少地方AMC内部法人治理结构不够完善,权责利不统一。

另一位地方AMC人士谈到,除了几家地方AMC业务已形成一定的错位竞争优势,很多AMC缺乏开展批量业务能力等诸多问题。股东结构问题也值得关注,行业第一例吉林首家地方AMC被股东诉请解散,对行业发展而言未来是有必要对股东准入门槛进行规范与限制。

有AMC人士坦言,目前地方AMC没有金融许可证,合规压力相对四大AMC而言会轻一些,这的确是现状,给地方AMC在政策相对宽松期的环境中带来快速成长和发展的机会;但比如收购金融不良资产包带来的流动性问题,目前就无法比照四大AMC通过拆借市场解决。

“后续可能也会统一监管,但在行业成长期希望监管更多仍然是呵护和鼓励的态度,地方也要AMC抓住有利时机坚守主业,并开拓外源业务形成核心竞争优势。”他补充称。

值得一提的是,江西省金融办去年10月曾公布《江西省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管试行办法》,对银监会划定的地方AMC准入门槛进行了细化,包括但不限于地方AMC的股东资格、公司治理、高管任职、风险管控、资本充足性、财务稳健性、信息披露等。

不过,路透了解到,这一办法后来被中央相关部委叫停。实际上,包括广州市在内的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官员接受媒体采访也曾表示,未来加挂成金融监督管理局后,要加强对地方AMC的指导与监管。因此,地方AMC的监管权到底如何划分仍有待进一步明确。

中国于2014年7月落地首批五家地方AMC。2016年10月银监会允许符合条件的省级政府再增设一家地方AMC后,据公开信息统计,截至目前已有57家地方AMC获批成立,10个省级行政区至少已有两家地方AMC,而广东、福建、浙江、山东等省份则均已成立三家;注册资本金已增长到1,545亿元、总资产超过4,000亿元、净资产超过1,500亿元。

**直面变局形成核心优势考验从业者**

整体而言,一方面,围绕着不良资产处置这一基础业务,地方AMC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债转股和并购重组等多种方式对不良资产处置链进行了多种有益的突破与尝试;另一方面,从收购不良资产包来看,因大部分地方AMC成立时间较短,规模仍然比较小。

如何直面未来统一监管的变局,抓住比较优势走出差异化竞争道路,考验地方AMC的每一位从业者。与四大错位竞争便是所有AMC都要直面的一大问题。

在穗甬融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郝光辉看来,在每个省级区域,在充分利用地方资源方面,其实地方AMC较之四大AMC更有优势。四大AMC在各省的分支机构普遍只聚焦省会城市,着眼于和省级机构平台之间的联系与沟通,很少向下延伸。

相反,地方AMC则有非常便利的条件进行下沉,逐步向当地经济相对活跃的地市发展,下设地市级AMC。这一区别决定了地方AMC可以把不良资产业务做到更精、更细,而且可以延伸出更多的投资机会。

同时,地方AMC没有历史包袱。郝光辉指出,在过往业务开展过程中,四大累积了一定的历史包袱,特别是近几年,四大AMC为了争夺市场占有率不计成本地疯狂扫货,沉淀了以千亿计的高价资产,这都将成为四大前行道路上的负担;而地方AMC绝大多数都是新设主体,没有历史包袱,能够轻装前行。

他并表示,目前的监管制度和监管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地方AMC对于一级市场的参与,而对于地方AMC参与二级市场的监管则相对较少,更多是将其视为一个普通的市场投资主体,有更加自如的发展空间,应该抓住有利时机形成竞争优势。

《中国地方资产管理行业白皮书(2017)》也指出,在聚焦不良资产本源的基础上,地方AMC同样可以考虑开拓金融服务类和非金融服务类的多元化业务,比如联合地方政府、社会资本发起设立债转股专项基金、产业重整基金、特殊资产基金等;为银行向中小企业发放的贷款或债券提供远期收购承诺或提供担保。

尽管相比四大AMC,在牌照获取、金融服务范围等方面地方AMC目前均处于劣势,但诸如福建省闽投资管、北京市国通资管和川发资管等多家地方AMC已经开展了相关金融服务类业务,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重庆渝康资管和陕西金融资管也在积极参与地方债转股中形成优势。

郝光辉并谈到,地方AMC较之四大AMC而言,最大的短板在于人才,而不是资金。如何聚集优秀人才,并继而建立完善全流程的业务和内控体系,是地方AMC面临的最大难题。而机制优势是地方AMC解决这一问题的最重要手段。借助于这一优势,地方AMC可以吸引并招揽人才,从而为后续做大做强奠定基础。(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