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8, 2019 / 1:37 AM / in 4 months

《分析》中国银行业信贷投放的焦虑:还有什么可以投?

作者 马蓉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柜员使用点钞机清点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路透北京8月7日 -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及贸易战难言乐观,令决策层逆周期调节的力度与成效都面临考验。当继续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企业和制造业等信贷支持成为金融监管部门坚定又重要的政策选项,不少金融机构却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

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要义之一是通过扩大金融资源的有效供给支持实体企业,并利用金融本身的逐利特性筛选出优质企业;但眼下金融机构往往面对“好企业不缺钱,缺钱不是好企业”的现实,平衡风险与收益难度加大。金融工具的运用倚赖宏观经济形势和市场规律,也离不开监管机构和地方政府的支持。

“现在总体民营企业的投资欲望不是很强,没有投资需求,贷款贷给他无非是放在那里,”一国有大行沿海地区分行高管对路透表示,“现在真正要投资的,各家银行都是竞相扶持、全额保障的,但这样的企业实在是太少。”

他并指出,与去年同期相比,当前新增信贷虽并未出现大幅下降的情况,但是增长乏力,如该分行去年投放达到上百亿资金,但现在投放额度只有一半不到,而且主要是个人贷款的增长,对公信贷如果把票据除外,投向实体部门的就更少了。

“现在真正需要资金的多是央企和地方国企,但他们拿到钱后不是搞生产,而是做并购或者成立基金,这与国家政策导向相违背。”该人士称。

另一股份行东部省份分行高管亦指出,现在实体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两级分化严重,好的不缺资金,缺资金的多不是好企业。“(制造业和民营企业)需求是很旺盛,但是都没法投,投下去很可能就是不良。”

他直言,当地的制造业大多数是低端制造业,技术含量较低,这类企业多数杠杆很高、自有资金很少,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的情况下随时会倒闭。

“我们不缺钱,现金流非常充足,融资的话只有非常低成本的资金我们才会考虑。我们在民营企业里是比较稳健的,扛风险能力比较强,”某大型制造业民营企业财务部负责人对路透表示,现在不少银行竞相给该公司贷款,因为近年来暴雷、违约的民营企业较多,银行真正的价值客户数正在缩减。

不久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发展面临新的风险挑战,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求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民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中国央行此前在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结构调整优化座谈会上亦强调,要提高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和信用贷款占比。

**独木难支**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经济正处在结构转型调整期,这个阶段企业进行扩张、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的需求不会太大;而地方政府出于政绩压力要求企业扩大规模却未有相应政策配合,反而加重了企业的负担。这也是政治局会议所强调的“压实金融机构、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责任”的应有之义。

“现在不少企业正处于‘现金牛’时期,这个时期生产、销售和现金流保均持稳定,是回收现金的时期,不需要投资,”上述大行人士称,“而少数真正要投资的企业早已在转型途中,现在是最得利的时候,无论是银行还是政府都大力支持,贷款资金价格非常低。”

据其观察,一般企业转型一般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进行潜在布局,需要考虑的因素包括转型的方向、产品线如何调整、上下游和终端市场是否认同、研发团队能否适应、团队文化是否契合等;即便现在开始谋求转型,资金需求也是最外围的一道程序,一般都在三到五年后,而不是一说转型立马就有引进设备等投资需求。

前述股份行人士则指出,银行等金融机构在一过程中无法独挑大梁,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应该在企业投资方面提供更积极的配套措施。

“一些地方政府要求各大企业扩大生产规模,但是却没有给企业提供相应的工业用地指标,而是采取以租代征的方式把土地租给企业用。因为没有土地证,企业无法从银行获得长期项目贷款,只能借短期流动性资金。”他称。

他进一步表示,在这种“短贷长用”的情况下,只要企业稍微出点问题,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局面;而类似的情况在实际中并不少见。

该银行对公信贷中,民营企业贷款余额占全部贷款的比例已经接近50%,可以说是非常有力地支持当地民企的发展,但这些贷款大部分已经成为不良,与此同时打击逃废债却未得到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的有力支持。

此外,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战也增加了企业对未来前景的担忧。有沿海省份大行人士表示,受贸易战影响,当地企业经营下降的情况非常普遍,有的产能缩减达到30%以上。

“贸易摩擦下有很多不确定性,企业家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敢乱投资,要等局势明朗,现在不少民企就是持币观望。”该人士称。

**找寻发力点**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把信贷投给没有实际需求的企业,最可能的情况是转为企业的理财产品。目前一些银行的理财产品以及央企旗下的基金都在以较高的成本吸纳资金,利息高于贷款利率的不在少数,导致支持实体的贷款转变为企业的套利资金。

在这种情况下,与其发力凤毛麟角的优质大企业,不如服务“船小好调头”又急需资金的小企业。

“大的企业一旦有需求,所有银行都抢着去,稍微有点空间的也就是小微企业了,”前述大行分行高管称,“大企业转型要涉及到管理体系,时间比较长,小企业好转,金额不大,也就几十万。”

他进一步指出,该行小微企业活跃度较高,相关服务系统上线仅两个月就已经支持了150余户小微企业,完成年内计划的70%。不过他亦坦言,在监管层着力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背景下,这块业务的竞争压力已然越来越大。

“我们最开始做的时候利率是五点几,企业都抢着要,但因为政策支持所有银行都沉下来了,我们这个利率也没有了优势,现在已经降到4.6%附近。”他称。

此外,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城乡冷链物流设施建设等投向,也引起了不少企业的关注。

另一民营企业高管对路透表示,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可能是个上万亿元规模的市场,一方面确实有客观需求,另一方面,除了直接的经济拉动外,还会间接对室内装修、养老及停车等产业产生拉动作用。

华泰证券研报指出,预计在政策的推动下,全国范围老旧小区改造有望提速,在涵盖部分基础类项目情况下,全国范围改造投资有望超1.2万亿元人民币;若考虑电梯,全部管网改造等存在运营受益的项目,则整体市场空间有望再提升2万亿元以上。(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