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中国金融机构美元部位爆满 维稳人民币任务面临挑战

路透上海/新加坡6月1日 - 中国境内美元存款增长至巨大规模,银行业者目前烦恼如何将满手美元贷出,交易员指出,这对中国当局设法控制人民币急升走势的努力构成了威胁。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人民币和美元纸币。REUTERS/Jason Lee

官方数据显示,在出口收入和投资流量激增的推动下,中国金融机构外币存款在4月份首次跃升至1万亿美元以上。

外币存款前一次跳涨是在2017年底,之后出现大量美元抛盘,结果推动了人民币在2018年初急剧反弹。

市场人士称,这次外币存款激增规模更大,升高了历史重演的风险,中国当局抑制人民币的努力,很容易受到持有美元的出口商及外资影响。

“在我们看来,如果整体美元下跌趋势继续下去,这种仓位尤其容易遭遇认赔杀盘,”瑞银亚洲货币策略师Rohit Arora表示,特别是如果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破6.25或6.2。

“我们认为一旦突破这些水平....将会影响市场心理,”他称,因为6.25及6.2大约是人民币2018年及2015年汇改前的高位,尤其会引发中国本地企业的美元抛盘。

人民币兑美元正处于三年来的高位,已经升穿了6.4的主要阻力位,5月并创下去年11月以来单月最大涨幅。

由于担心人民币快速上涨可能引发大量外币存款转换为人民币,中国央行周一宣布,6月15日起,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5%提高到7%,以抑制外币存款进一步升高。

**政府克制**

在面对一种不断积聚动能的趋势时,中国央行的立场发生转变,至少在公开场合一直保持观望。

自2017年以来,中国央行在很大程度上将人民币走势留给市场力量决定,外汇储备保持在略高于3万亿美元的规模,而在幕后,国有银行和民间部门均有介入。

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在截至4月的16个月里,美元存款增加了2,422亿美元,这一增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8%左右,比中国债券市场的资金流入规模还要大。中国债市同期资金流入总额约为2,200亿美元。

尽管中国贸易顺差在大流行期间膨胀,而且银行系统为客户将2,540亿美元兑换成人民币,但中国央行在那几个月里仅从金融系统中抽出902亿美元。

“在吸收企业和外资流入产生的过剩美元流动性方面,民间部门的作用已经超过了央行,”汇丰银行由Paul Mackel领导的全球外汇策略师团队在周一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

他们补充说,这也可能反映出民间部门认为人民币已接近顶点,或正在为未来支付股息和海外投资等做准备。

**压力肯定有**

美元部位的积累过程可以通过原始经济学来解释:中国目前有着世界上最大的经常帐户盈余,而且政府数据显示大约一半的美元存款由本土公司持有,这些公司因出口需求而蓬勃发展。

同样的出色表现也吸引全球资本涌入随着大流行复苏之势走强的中国股市,以及因政策设定开始收紧而收益率高于其他大型经济体的信用市场。

然而,这些因素几乎不能保证资金涌入的持续性,特别是当美元/人民币汇率出现惊人变化时,该汇率一年内已经下跌了11%。

可以肯定的是,很多外汇交易员认为这会使美元不大可能进一步持续下跌。瑞银的Arora和汇丰的Mackel都认为,美元兑人民币有可能跌至6.25,但随后会回升--Arora认为到年底会回升至6.38左右的当前水平,Mackel认为到2021年底会回升至6.60左右。

大多数人还认为,央行不会容忍进一步的涨势,并称官员为冷却涨势而进行的口头干预、以及通过提高银行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来抑制美元流动性的举措证明了其决心。

国内银行业消息人士说,即使利率处于低位,但对新美元贷款的需求仍低迷--数据显示,12月份存款规模超过了贷款。

“在过去几年里,这种变化是相当明显的,”美国银行驻香港的北亚本地市场和亚洲无本金交割远期业务主管Patrick Law说。

“去年是十多年来第一次出现外币存款多于外币贷款的情况,这种不平衡现象在2021年有所加剧,”他说。

有一个警示信号阻止人们过于冒进--人民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仅有五年时间,这样的增长和政策组合之前只出现过一次。尽管如此,全球投资者仍保持警惕。

“压力是存在的,这一点毫无疑问,”野村驻伦敦的现汇交易主管Stuart Oakley说。“有大量的美元在国内市场聚集。”(完)

编译 蔡美珍/刘秀红/王灿;审校 戴素萍/张涛/李春喜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