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投资者担心疫情过后坏账增加 中资银行恐将面临融资之痛

路透北京12月28日 - 随着对获利敏感的投资者预期一波不良贷款将冲击银行业,并削弱已经低迷的利差,从而选择继续在场外观望,预计中资银行明年恐将面临融资压力。

2020年2月3日,上海浦东,一名男子路过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银行业将结束多年来表现最差的一年,此前他们因疫情计提了创纪录的拨备,而且中国政府敦促银行业牺牲获利来扶持经济。

明年疫情相关的贷款宽限措施结束后,银行必须针对之前未被列入不良贷款范畴的贷款充实资本。贷款宽限措施允许借款方暂停偿债或支付较少利息。

大中型银行也需要按照国际和国内监管要求改善其资本充足率。

惠誉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中国的银行共筹资1.2万亿元人民币,2019年全年为1.5万亿元人民币。

国盛证券估计,这26家上市银行可能需要在2021年补充至少1.25万亿元人民币的资本。

“整个银行业的筹资压力仍然很大,”惠誉中国银行业评级团队董事薛慧如表示,“未来几年,中国的大银行将需要筹集大量资本或发债吸收亏损。”

惠誉表示,到2024年底,要满足巴塞尔金融稳定委员会设定的要求,工行、建行、农行和中行这四大行面临4.7万亿元的吸收亏损债务缺口。

在这种情况下,惠誉认为包括贷款在内的风险加权资产每年将增长8%。

20国集团(G20)在2015年将“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作为一个标准,以帮助确保全球大型金融机构拥有任何重组所需的资源,同时将来自公共资金的支持降至最低。

图表:中国四大国有银行2025年之前面临资本缺口

**中小型银行**

但分析师称,中国4,000多家中小型及非上市银行的融资需求更为紧迫,尽管政府今年新增专项债额度2,000亿元,旨在帮助地方银行补充资本金。

“中小银行的资金缺口将更大,”国信证券的分析师王剑表示。

筹资工具包括二级资本债、大型银行的永续债、公开招股、引进战略资本、以及政府牵头投资中小银行。

图表:中国银行业者通过资本工具筹集更多资本图表

虽然有这么多选项,但银行业想获得投资者兴趣却面临挑战。

“小银行要赢得投资者认同将有困难。”光大证券分析师王一峰说。(完)

编译/审校 王灿/刘秀红/汪红英/李婷仪/李爽/戴素萍/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